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世嫁 >第二百二十七章 玩笑

第二百二十七章 玩笑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

這一天,天朗氣清,雲白無瑕,有徐徐清風。看小說到網

用了早飯,清韻便帶著青鶯去春暉院給老夫人請安。

越靠近春暉院,就越能聽見尚書府的鑼鼓喧鬧聲。

清韻進屋,剛走到屏風處就聽見孫媽媽怒道,「尚書府也太過份了,一大清早,天還沒亮,就鑼鼓敲的震天響,好像誰不知道堂姑娘要嫁人似地!」

老夫人坐在那裡,皺眉不悅道,「我昨兒拎著蛋糕去尚書府,讓她在安南侯和工部左侍郎夫人跟前丟了臉,心裡惱著呢,不想法子出了怒氣,只怕要氣壞身子。」

侯府和尚書府緊挨著,春暉院可以說是最靠近尚書府的地方了。

尚書府昨天丟了面子,氣不順,一大清早就讓尚書府下人站在靠近侯府的牆角下,一個勁的敲鑼打鼓,攪的老夫人沒法安歇。

周梓婷也被吵的不耐煩,「尚書府明顯是在得瑟,不就是染堂姐嫁的定國公府三少爺將來能繼承安定侯府,大表姐將來得仰著染堂姐的鼻息過日子嗎?」

尚書府就是故意的。

沐千染即將和沐清凌成為妯娌,她嫁人,侯府於情於理都得去幫忙,叫外人瞧瞧,兩府關係很融洽。

可尚書府這樣一鬧,老夫人肯定生氣,就不一定會去尚書府了,就不能當著一眾人的面,給沐千染送添妝,讓她將來多照應沐清凌一二。

老夫人和大夫人不當眾說那話,大家肯定會以為侯府不滿意尚書府把沐千染嫁給安定侯府三少爺,將來繼承本該屬於安定侯府大少爺的爵位。

老夫人哪裡不知道三老夫人心底的盤算,她心底很惱火呢,可是想到沐清凌。她終是嘆息一聲,望著清韻道,「你陪我一起去尚書府。」

清韻能覺察的出來老夫人的不情願,只是為了沐清凌,她只能伏小做低了。

可是老夫人願意,她還不願意呢。

她望著老夫人道,「祖母。其實不用我多說什麼。您心裡都清楚,尚書府不是那麼好說話的,更不會因為你和我去伏小做低。染堂姐將來就會對大姐姐好一些,要真那麼做了,反而會激起她們的怒火,助長她們的囂張氣焰。再者說了,我從來不認為。大姐姐需要仰仗染堂姐的鼻息過日子。」

老夫人望著清韻,「就不去了?」

清韻鄭重點頭,朱唇輕啟,擲地有聲的吐出來兩個字。「不去。」

周梓婷望著清韻,她覺得清韻過於衝動了些,只是她知道老夫人也不樂意去求尚書府。便道,「外祖母。梓婷也贊同三表妹的話,不應該助長尚書府的氣焰。」

正巧這時,侯爺進屋來。

老夫人望著他,問道,「去過尚書府了?」

侯爺搖頭,「沒去。」

「為什麼不去?」老夫人扭眉不解。

侯爺不著痕迹的看了清韻一眼,道,「沒那個必要。」

說著,侯爺坐了下來。

清韻和周梓婷上前給侯爺福身請安。

侯爺讓兩人起來,然後看著清韻道,「我和鎮南侯商議了下,你和楚大少爺的大喜之日往後挪了八天,從五月二十八號改成了六月六號,六六大順,大吉大利。」

清韻,「……。」

清韻囧了。

父親信誓旦旦的說要等楚北身上的毒解了再出嫁,她以為怎麼也能往後挪個三兩個月,結果去商議,就往後挪了八天?

那還不如不去呢。

老夫人望著侯爺,道,「好端端的,為何要改出嫁之日?」

侯爺輕咳一聲,道,「是我嫁女兒,總不能什麼事都鎮南侯府拿主意。」

老夫人失笑,她知道侯爺捨不得清韻出嫁,所以去找鎮南侯抗議,只是鎮南侯做的決定,極少有更改的時候。

也是六月六號這個日子實在是好,不然鎮南侯還真不一定會延期。

「只是,六月六號,不是東王府琳琅郡主嫁給興國公府大少爺的日子嗎?」老夫人問道。

侯爺端起茶盞,輕輕撥弄著,他又看了清韻一眼道,「昨兒,楚大少爺一腳將興國公府大少爺踹進了牛糞里,這一幕正巧叫東王府琳琅郡主瞧見了,她當時就吐了,回府之後,就要死要活的鬧退親……。」

清韻聽得撫額,那麼嘔心人的一幕,叫琳琅郡主瞧見了,她還願意嫁給興國公府大少爺才怪了。

指不定以後瞧見興國公府大少爺那張臉,就會想起那一幕,吐都吐不夠了,還怎麼夫妻恩愛,相敬如賓?

興國公府昨兒進宮告狀,沒能拿楚北怎麼樣,加上又要鬧退親,要是不退親還好,萬一真退親了,以後應該沒哪個大家閨秀願意嫁給興國公府大少爺了,興國公府不恨死楚北才怪了。

不用去尚書府送沐千染出嫁,清韻在春暉院沒待一會兒,就回了泠雪苑。

一個上午,她都在綉嫁衣。

沐清柔幾個去了棲霞寺,大夫人去尚書府幫忙,府里很安靜。

尚書府吹吹打打,歡歡喜喜的從沐千染出嫁。

十里紅妝,遠勝過當初沐清凌出嫁時的排場。

尤其那些嫁妝從侯府門前抬過去,尚書府下人一個個昂著脖子,尾巴都差點翹上天。

青鶯和綠兒愛熱鬧,兩人去前院瞧了,見了直在心底哼:現在是高興,回頭知道一切不過是竹籃打水一場空,現在的得瑟,就是將來甩在臉上的巴掌。

而這一天,來的很快。

沐千染拜堂成親之後,便被送進了洞房。

等她再出來時,已經是第二天敬茶的日子了。

她和顧一川去給定國公和定國公夫人還有一眾的長輩敬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