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世嫁 >第二百三十章 試探

第二百三十章 試探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

?

侯爺坐了下來,他讓丫鬟拿了碗筷來,親自幫大夫人擺上,幫她布菜。

神情前所未有的溫柔,遞上筷子,笑道,「吃吧。」

大夫人緩緩坐下,看著那筷子,她的心緊揪著,遲疑了半天,終是伸了出去。

只是筷子接了,卻遲遲不開吃。

侯爺望著她,問道,「為何不吃?」

他眸底的溫柔散去七分,多了一層冰冷。

大夫人頭皮一緊,趕緊把筷子放下,道,「侯爺,你不用試探我,是我吩咐丫鬟在三姑娘的飯菜里動了些手腳,我並非有意要害她,只是試探她一番,想逼她承認她醫術高超之事。」

大夫人承認了,可是侯爺的臉色沒有絲毫的好轉,反而更冷了三分。

他把手裡的筷子一丟。

那筷子一隻在桌子上,另外一隻則掉在了地上。

他冷笑道,「試探?到底是試探還是有意謀害?!要真的是試探,清韻屋子裡有你的丫鬟在嗎,萬一她辨認不出飯菜里的毒,要吃進腹中,有人能阻止她嗎?!」

大夫人臉一白,她想好的理由,根本騙不過侯爺。

侯爺站起身來道,「清韻會醫術的事,我很早就知道了,我不反對她學醫,內宅陰私手段,害人於無形,我只求她能自保,不至於被人毒害,她會醫術的事,不容你再多問半句!」

大夫人臉白如紙,她咬破唇瓣,雙手攢的緊緊的,塗著丹蔻的指甲掐進肉里,她都沒察覺。

她望著侯爺。傷心道,「也不怪清柔幾個氣憤了,侯爺實在偏疼清韻,府里那麼多的姑娘,侯爺卻只讓清韻學醫,還將我們瞞的死死的,今兒要不是尚書府鬧上門來。我們還都蒙在鼓裡。什麼內宅陰私手段,害人於無形,侯爺防著我直說便說。何必如此拐著彎的傷我!」

說著,大夫人竟哭了起來。

侯爺眉頭皺緊了,有些不耐煩,他最嫌棄的就是女人哭了。哭的人頭大。

侯爺想轉身走了。

可是看著一桌子的菜,再想著他出屋子前。清韻癟癟的望著他,「爹爹,不會大夫人一哭,你就撒手不管了吧?」

侯爺怕女人哭的事。府里人盡皆知。

清韻怕大夫人捏准了侯爺的死穴,借哭逃脫,所以給侯爺打了預防針。

如清韻所料。大夫人哭一半是因為傷心侯爺偏袒清韻,心底只有過世的江氏。另外一半,就是希望侯爺走。

可是清韻有言在先,侯爺便是忍不住想走,也得忍著不動,把事情解決了才行。

可是大夫人一直哭,侯爺就不耐煩了,他猛然起身道,「夠了!別哭了!」

大夫人嚇了一跳,哭的越發傷心,「侯爺心裡只有過世的姐姐,何曾有過我,什麼事都先緊著清韻姐妹,哪裡把清柔放在心上過。」

侯爺就知道她會怪他偏袒清韻,他望著大夫人道,「你是怪我讓清韻學醫,沒讓清柔學了?」

大夫人沒有說話,算是默認了。

侯爺笑了,「要是清柔願意學醫,我也不反對。」

大夫人嗓子一噎,因為侯爺不僅不反對沐清柔幾個學醫,他甚至還可以幫她們找大夫來教她們,而不是跟清韻那樣,買幾本醫書給她,讓她自己看,自己摸索。

侯爺這樣說了,疼沐清柔幾個遠勝過清韻,要是大夫人還揪著他偏袒清韻不放,那就是大夫人胡攪蠻纏了。

大夫人一時間找不到話反駁侯爺,可要她讓沐清柔學醫,大夫人想都沒想過。

大家閨秀重要的是琴棋書畫詩詞歌賦,學醫做什麼,難不成開藥鋪去給人搭脈看病嗎?

大夫人歇了眼淚,又要坐回位置,可是還沒坐下,她想到一件事,望著侯爺道,「藥膏是清韻調製的,侯爺知道,還由著她漫天開價。」

侯爺眉頭挑了下,望著大夫人道,「誰說藥膏是清韻調製的?」

「難道不是嗎?」大夫人雖然在反問,但語氣篤定。

侯爺笑了,「她承認了?」

「清韻若不承認,我敢這樣質問侯爺嗎?」大夫人道。

侯爺眼神瞬間冷了下去,要不是他知道清韻擔心大夫人拿藥膏的事為難她,所以要他幫著擺平,還真的被大夫人如此斬釘截鐵的態度給糊弄了過去。

她沒法從清韻口中逼問出藥膏的事,就來他這裡拐彎抹角?!

侯爺站了起身,他望著大夫人道,「做買賣,從來都是願買願賣的事,誰也強迫不了誰。」

藥膏是清韻調製的,可她不是以賣葯為生的藥鋪商人,只是些興趣而已,她要開什麼價還不是隨她高興,就是她一瓶子賣十萬兩,要是不滿意,不買便是了,沒有人強迫她買。

大夫人聽懂了侯爺話里的言外之意,氣的大夫人胸口直起伏,幾欲暈厥過去,她咬緊牙關道,「清柔和清韻是姐妹,我承認她們的關係並不那麼融洽,要清韻心甘情願的給藥膏給清柔,她是一百個不願意,清韻年紀小不懂事,我不怪她,可是侯爺呢,清柔和清韻都是你的女兒,她們姐妹不合,侯爺不想著要她們姐妹重歸於好,反倒幫著清韻說話,侯爺如此偏袒,實在是傷人心。」

她越說越激動,最後一句傷人心,更是說的大聲。

可是說完,再看侯爺鐵青的臉色,大夫人心咯噔一下跳了。

她忘記了,侯府辦宴會的事,侯爺作為父親,低三下四的去讓沐清柔幾個繼續籌辦宴會,她們幾個端著架子,口口聲聲把家規放在嘴邊,硬生生的落了侯爺的面子,是清韻懂事乖巧,不忍侯爺沒了做父親的尊嚴,挺身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