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世嫁 >第二百四十章 離開

第二百四十章 離開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

清韻聽得一愣,有些摸不著頭腦。

上回父親找鎮南侯要延遲婚期,楚北還不高興的找上門來,怎麼鎮南侯府又主動要延期了?

父親上回要求延期,鎮南侯都不怎麼樂意,最後還是父親一再強求,才勉強把婚期從五月二十八挪到了六月初六,這一回鎮南侯府主動提延期,只怕要延遲個一年半載的了。

只是她出嫁延期,父親不應該高興嗎,怎麼一臉生氣模樣?

清韻正要問呢,老夫人先她一步問道,「延遲到哪一天了?」

侯爺沒好氣道,「六月初八。」

清韻沒差點被自己的口水噎死,一臉凌亂的問,「就延遲了兩天?」

「可不就是兩天,」侯爺語氣憋悶。

想到鎮南侯今兒早朝之後,把他叫住,一臉正經的跟他道,「上回你說三姑娘年紀還小,想多留她在身邊一段日子,我想了想,決定把婚期再往後挪一挪,六月初八讓他們成親。」

鎮南侯很忙,說了這一句,他就被公公請到御書房商議事情去了。

侯爺很高興,他沒想到鎮南侯這一回這樣的通情達理,不過想到女大不中留,留來留去留成仇,不但女兒怨他,更重要的是女婿惱他啊。

鎮南侯走了,鎮南侯府大老爺還在呢,他是楚大少爺的親爹,原本親事就該他和楚大老爺兩個商議才對。

侯爺笑道,「老侯爺如此體諒我,我都覺得之前要更改婚期有些不該,其實也不用往後挪一年,三五個月就可以了。」

楚大老爺當時就笑了,笑的歡暢肆意,笑的侯爺一頭霧水。

正納悶呢,楚大老爺就拍著他肩膀,語重心長道,「老侯爺說的不是明年的六月初八。是今年的六月初八,你不要想太多,他沒那麼好說話。」

侯爺,「……。」

當時。侯爺的臉就漲紅的發紫了,他咬了牙道,「就延遲兩天,有意義嗎?!」

楚大老爺輕嘆道,「我也覺得沒什麼意義。可老侯爺說那一天好像不合適三姑娘和北兒成親,有預感要下暴雨,要往後挪兩日他才安心,我就想不明白了,現在距離六月初八還有小一個月呢,他怎麼就預料到那一天可能會下雨,不過話說回來,他也是為了北兒和三姑娘好,才要往後挪兩天,他老人家高興。還不就隨他的意了。」

不過,老侯爺昨兒去了棲霞寺一趟,今兒就提延期的事,指不定是慧凈大師說了什麼,才延期的。

侯爺那叫一個憋悶,直說覺得六月初六不合適他們成親就行了,為什麼要打著他想多留女兒在身邊的幌子?!

楚大老爺見侯爺憋屈,寬慰他道,「不要和他一般見識,否則會被氣死的。看開點。」

「怎麼看開點?上回我要延期,老侯爺死活不同意,還是楚大少爺幫著說了句話,他才答應的。現在他要延期,說延就延,什麼預感下暴雨,成親大事,不是兒戲,一旦定下。風雨無阻,豈能隨意更改?」侯爺不滿道。

楚大老爺又拍了拍侯爺的肩膀,朝他投去欽佩的目光,「說的好,一會兒老侯爺出來,你就這樣跟他說。」

他說完,一旁楚二老爺過來了,道,「安定侯,你可別上我大哥的當,他是想你惹毛了老侯爺,半個月之內就把三姑娘迎娶進門呢。」

一群狐狸。

侯爺可鬥不過鎮南侯府這些老爺,這不,帶著一肚子邪火回府了。

老夫人聽得直搖頭,笑道,「鎮南侯是大忙人,不至於閑的無聊,無緣無故的就要把清韻和楚大少爺的婚期往後延兩天,許是真擔心成親那一天會下大雨,楚大少爺的身子骨畢竟不大好,受不得涼,這麼點小事,就別放在心上了。」

說著,她望著侯爺,說起另外一件事,轉移話題道,「瑾淑郡主好像要不了幾天就回京了,她離京六年才回來,侯府要不要送份禮去道賀一番?」

瑾淑郡主觸怒太后才會被貶,這一次能回京,完全是她病重,恐有失明的危險,不然太后也不會鬆口讓瑾淑郡主回京治病。

太后對瑾淑郡主態度不好,可皇上對瑾淑郡主卻是極好,之前,忠義侯府大少爺和明郡王打架,皇上可是貶了忠義侯府為伯府,還貶了其他幾位大臣的官爵為明郡王立威,告訴大家,明郡王和瑾淑郡主在他心底的分量很重,不是太后貶了瑾淑郡主,就能被慢待的。

明郡王回京的這一個多月來,皇上隔三差五的就獎賞明郡王一番,留明郡王在御書房用膳更是家常便飯。

這一切的種種,都是在給明郡王造勢啊。

皇上為誰造勢,誰的勢力就會跟雨後春筍一般飛漲。

老夫人有預感,皇上很後悔六年前讓太后貶了長公主,還被貶去封地。

此番瑾淑郡主回京,皇上肯定會儘力彌補她,十有八九常留京都了。

侯爺若有所思,他未說話,大夫人便道,「上回侯府辦宴會,明郡王幫了我侯府不小的忙,我侯府也算是和瑾淑郡主府交好了,於情於理都應該去道賀一番。」

大夫人語氣有些急,好像有些怕侯府不願意給瑾淑郡主送賀禮似地。

老夫人眉頭皺緊了下,她知道大夫人這麼心急是為了什麼。

忠義侯府是因為大少爺和明郡王打架才被貶的,要是有瑾淑郡主幫著忠義伯府在皇上跟前說好話,皇上肯定會恢復忠義伯府的爵位的。

大夫人去送賀禮,肯定會求瑾淑郡主的。

她才回京,一堆事忙著呢,加上眼睛還不適,她這時候求瑾淑郡主,不是上門招人嫌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