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世嫁 >第二百五十章 隱忍

第二百五十章 隱忍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

她聲音輕柔,如薔薇花般嬌艷欲滴的唇瓣,微微上揚,勾起一抹溫柔淺笑,就像是荷塘里,一朵含苞待放的荷花,似乎在人眨眼間,就要清艷綻放。?.?`

那雙漂亮眸子,清潤泛著光澤,就那麼望著他,若非他定力深厚,怕是要被她吸進那一汪清泉中。

兩人就那麼你望著我,我望著你。

丫鬟站在一旁,大氣都不敢出,生怕打擾了他們,只是一雙眼睛就滴溜溜亂轉了。

最後還是清韻先出聲,她咦了一聲,道,「你身上的毒像是又去了一些,你提前解毒了?」

楚北輕點了下頭,證實清韻所言。

清韻沒有說什麼,楚北的身子骨比她預想的要好,提前幾天解毒並無妨礙。

可是衛風跳進來,望著清韻道,「三姑娘,提前解毒對爺身子有沒有什麼影響?」

清韻好笑,擅自提前解了毒,事後再來問她,有這樣遵醫囑的嗎?

不過見衛風略帶擔憂的臉色,好像是出了什麼問題的樣子,只是她看不見楚北的臉色,只能憑直覺判斷他身子骨又好了些,便問道,「有話直說。」

衛風就道,「爺昨晚讓錢太醫幫忙施針,也吐了不少毒血出來,只是今兒早上練劍時還很精神,之後便昏昏欲睡,做什麼都沒法集中精神,就方才,爺還在樹上睡著了……。」

說著,衛風看了楚北一眼,見他腦袋上有綠葉,有些猶豫要不要過去取下來。

還沒等衛風做決定,楚北已經走到清韻身側坐下了。

清韻伸了手,道,「我看看你脈象。」

楚北把手伸了,清韻握著他的手,纖弱的指尖搭在楚北的脈搏上,神情認真的幫著診脈。

見她眉頭有些皺隴。衛風心都提了起來,等清韻收了手,他連忙問道,「有問題嗎?」

清韻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望著楚北道,「不是什麼大問題,是錢太醫幫你施針時,施針手法有些不到位導致的。?.?`他應該是有一瞬間走神了。」

索性他反應及時,不然後果不堪設想。

衛風聽著,眼睛瞪的圓圓的,點頭如搗蒜,有些激動道,「三姑娘真是神了,爺昨晚葯浴時,睡著了,錢太醫幫他取下針時,他喊了一句『不。不要』,錢太醫就不敢動了,後來才反應過來,趕緊把銀針取下。」

「我喊了嗎?」楚北望著衛風問道。

衛風鄭重的點頭,「爺喊了,屬下幾個聽得真真切切的。」

應該是睡著了,還做了什麼噩夢。

「沒想到你還有說夢話的習慣,」清韻捂嘴笑。

「我有嗎?」楚北神情冷肅。

說夢話,可不是什麼好習慣。

衛風搖頭,「昨晚是第一次聽爺說夢話。」

清韻想了想。給了個解釋,「應該是半睡半醒間,被銀針扎疼了,才說的。」

楚北臉黑了。衛風有些抖肩膀。

三姑娘倒是和錢太醫想的一樣了,錢太醫聽楚北說不要,回過神來,失笑道,「扎針是有些疼,可是不要也得要啊。你且忍忍,毒解了就好了。」

可事實上,爺是那種被刀砍了脖子都不會哼一聲疼的人,尤其被毒折磨了六年之久,他們從未聽爺叫過半句疼,怎麼可能被銀針扎一下,就說不要的人呢。

不過,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衛風望著清韻,問道,「那爺怎麼辦?能治嗎?」

清韻聳肩,搖頭,「沒辦法治,只能等它自己好了。」

「需要多久?」楚北問道。

「大約三五天。」

衛風大鬆一口氣,三五天而已,不妨事。

清韻一個姿勢坐久了,有些僵硬,她動了下,不小心碰到了受傷的腳腕,有些呲疼。

楚北望著她,眉頭皺著,問道,「你腳怎麼了?」

方才就覺得她一直坐著,有些不對勁,沒想到卻是腳受傷了。.?`c?om

清韻聽著,多看了楚北一眼,嘴角輕抽了下,她今天好像格外的自作多情。

父親來,她以為是擔心她受傷的,結果他說對她醫術放心,來是跟她說馬車的事。

她以為楚北來,也是因為她腳受傷,結果他根本不知道這事。

好吧,崴腳這樣的事,在身為暗衛的衛馳眼中看來,那是小的不能再小的事了,就跟喝水不小心嗆了下似地。

再者,清韻不是被刺殺崴腳的,是自己走路失神才傷了自己,而且,對清韻的醫術,他比侯爺更放心,那還有告訴爺的必要嗎,爺又不是大夫。

所以,楚北才對清韻把腳崴了這事一無所知。

清韻有些內傷,回道,「只是走路時,有些走神,不小心把腳崴了下,沒什麼大礙。」

楚北聽著,道,「以後走路不要想事情。」

清韻輕撅了下嘴,誰走路不想事情,只是她比較倒霉罷了。

楚北不知道忠義伯府的事,他以為清韻走神是因為馬車的事,喜鵲也是這樣認為的。

想到清韻受了委屈,她就憤憤不平,道,「雖然姑娘今兒沒受什麼傷害,可興國公府如此羞辱人,實在叫人氣憤,偏偏事情做得滴水不漏,侯爺想給姑娘討個公道都做不到。」

要是喜鵲再大膽一點,她就會直接說了:興國公府是把對楚大少爺你的怒氣撒在了姑娘頭上,你可不能坐視不管啊。

楚北眸底流出一抹冷芒,不過,很快就消散了,他望著清韻道,「馬車的事,我知道,只是沒有證據,就指責興國公府,反倒成了污衊。」

清韻聽著,眉頭上揚了下,「你要來暗的?」

明的不行,那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