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世嫁 >第二百五十三章 內傷(二更)

第二百五十三章 內傷(二更)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

旁人不知道,侯爺是知道清韻幫寧王妃保胎的事,連太醫都保不住的胎兒,她能保住,與其讓秋姨娘吃那些尋常大夫的葯,不如吃清韻開的。要??看書w?ww?·1?k?anshu·cc

只是當著這麼多人的面,他實在不好張那個口。

清韻懂侯爺的意思,她也是萬分希望秋姨娘這一胎能保住的,她正要說話呢。

外面,喜鵲跑進來,拽了拽清韻的袖子。

她神情有些焦急,都快哭了。

清韻心也跟著提了起來,隨著喜鵲出了門,然後問道,「出什麼事了?」

喜鵲湊到清韻身邊,嘀咕了幾句。

清韻眼睛睜圓,她邁步便往外走,一邊不信的問道,「沒騙我?」

喜鵲都跺腳了,急的眼淚都要掉出來了,恨不得誓道,「那麼大的事,奴婢怎麼敢騙姑娘你呢。」

清韻也知道喜鵲不會騙她,更不會沒分寸的亂開玩笑,可是喜鵲說的事,叫她不敢相信啊。

楚北來了。

喜鵲給他泡了最好的茶,可是他才喝了一口,就猛的吐了一口血,然後暈倒了。

難道有人在她喝的茶水裡下毒了?

可府里上下都知道她會醫術,能辨識毒藥啊,便是下了毒,也是白下,有人那麼傻嗎?

清韻匆匆忙出了碧月居,她走的極快,幾乎可以說是三步並兩步了。

周梓婷站在內屋門前瞧著,眉頭皺的緊緊的,忍不住道,「三表妹怎麼走的那麼急,出什麼事了?」

她剛說完,青鶯和綠兒就出來了。

青鶯有些抱怨道,「喜鵲也真是了,只顧著叫姑娘,也不告訴我們一聲!」

說著,兩丫鬟更是走的飛快。

周梓婷瞧著。眸底閃過一抹光芒。

再說清韻,急急忙回了泠雪苑,她臉有些紅,額頭還有些汗珠。一顆心跳的很快,不知道是急的,還是累的。

喜鵲走之前,吩咐紫箋在門口守著,不許人進屋。

這會兒見清韻回來。她大鬆了一口氣,再不回來,她真是憋不住了。

清韻推門進屋,站在珠簾外,就瞧見衛風道,「三姑娘,你可算是回來了。壹看書·1?k?an?s?h?u?·c?c?」

清韻打了帘子進去,眼睛一掃,就瞧見桌子旁有一灘血跡。

那血跡鮮紅,不像是中毒。

楚北昏睡在小榻上。衛風一臉焦急的站在一旁。

清韻走過去,喜鵲趕緊搬來凳子。

清韻坐下,抓了楚北的手幫忙把脈,一邊問道,「他又施針了?」

衛風連忙搖頭,「沒有,爺打算等三姑娘進門再幫他施針。」

清韻瞭然。

可是越把脈,清韻眉頭越皺緊,衛風和衛馳心都提緊了,那樣子。好像下一刻就會說,「沒治了。」

正怕著呢,就聽清韻問道,「他和人打架了?」

衛馳就望著衛風了。他沒有隨身跟著楚北,不知道他有沒有打架。

可是衛風一臉茫然道,「沒有啊。」

清韻有些不悅,「果真沒有?」

衛風不懂清韻怎麼生氣了,但是他很肯定道,「真的沒有。」

「沒打架。那他怎麼會受這麼重的內傷呢?」清韻不信。

證據擺在這裡呢,有必要撒謊嗎?

衛風一臉驚呆,望著清韻道,「三姑娘是說爺吐血,是因為內傷?」

他以為是中毒所致。

清韻點了下頭。

然後衛風就搖頭道,「不可能,屬下一直跟著爺,寸步不離,爺最近一次和人動手,還是五天前和江大少爺切磋拳腳啊。」

江遠,遠遠不是楚北的對手啊,和爺打架,一直是江大少爺被虐。

見衛風一臉不信,清韻眉頭扭緊了,難道是她心急把錯脈了?

這不可能啊。

清韻又幫楚北把了回脈,很確定道,「絕對是內傷。」

「可爺沒有打過架啊。」

「難道是練功走火入魔了?」

「……爺是坐在這裡喝茶,忽然吐血的。」

衛風哭笑不得,他還從未聽說過誰一邊喝茶,一邊練功的,就算有,爺也不是那麼勤奮的人啊。??要看??書?ww?w?·1·cc

清韻不知道楚北是怎麼受的內傷,現在當務之急是幫楚北治內傷。

她要幫楚北施針,外面青鶯進來,道,「姑娘,表姑娘來了,方才你走的急,她怕出了什麼事,過來看看。」

清韻斂眉了,她現在正忙著呢,沒時間招呼她。

「請她去正堂喝茶,告訴她,我現在有事,等忙完了再見她,」清韻吩咐道。

青鶯就去稟告周梓婷了。

周梓婷看著內屋,心道,果然有問題。

她很想進去瞧瞧,可是她還不敢硬闖,只能去正堂等了。

內屋,清韻剛要幫楚北施針,銀針還沒紮下去呢,楚北又吐了一口血。

衛風一臉驚滯。

爺莫名其妙的受內傷就算了,還忽然內傷加重?

「這也太邪門了吧?」清韻幫楚北把脈,一臉無語道。

這絕對是她見過的最奇葩的病人,沒有之一。

晃晃腦袋,清韻趕緊幫楚北醫治,要是再晚一點,楚北的命都不一定能保得住了。

喜鵲站在一旁,手攢的緊緊的。

本以為治好楚大少爺身上的毒,他就無性命之憂了,可以和姑娘夫妻恩愛,琴瑟和諧的安穩幸福的過一輩子。

可誰想到楚大少爺還會忽然內傷,這是姑娘在身邊,能及時救他。

可要是姑娘不在呢,姑娘豈不是隨時都有可能要做寡婦了?

喜鵲在走神,清韻喊她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