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世嫁 >第二百五十六章 教訓(君若無言和

第二百五十六章 教訓(君若無言和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

清韻應了一聲,便放下手中的活,去了春暉院。?.?`

屋子裡,除了老夫人和周梓婷外,還有大夫人。

老夫人神情慈藹,面色溫和透著寵愛,大夫人神情則是疏遠和淡漠。

清韻上前,福身請安,然後問道,「祖母和母親找清韻來可是有什麼事?」

老夫人見了清韻,長滿褶子的臉上就忍不住綻放出笑來。

以前,清韻就乖巧懂事,經過秋姨娘一番調教,學了規矩禮儀後,越加的端莊有禮,進退有據了。

只可惜秋姨娘懷了身孕,又有些反應,不然清韻還能在出嫁前把規矩學全了。

「還有什麼規矩禮儀,秋姨娘沒有教你?」老夫人淡笑問道。

清韻還未說話,周梓婷就笑道,「祖母,三表妹聰慧異常,要不是我拖累,秋姨娘早教會她了,昨兒秋姨娘原打算教我們皇家祭祀和帝王典禮,今兒教什麼,倒是沒說。」

「皇家祭祀?帝王典禮?」大夫人聽得怔了下,「她怎麼連這個都教?」

清韻要嫁的不過是鎮南侯府外室所出庶子,以他的身份,能參加皇家祭祀和帝王典禮?

就算他能參加,還能帶著女眷一起?

便是連她都不一定能參加好么!

想著,大夫人就笑了,「連這些不必要的東西都教,也難怪秋姨娘勞心傷神了。」

話里話外,都是怪秋姨娘是自找的。

老夫人也不知道說什麼好了,其實秋姨娘只要教清韻一些尋常的,比如迎來送往,再就是和權貴夫人之間如何相處就行了,沒想到秋姨娘教的這麼全面。

清韻站在一旁,道,「當初,秋姨娘教我們這些的時候,清韻也很詫異。覺得沒必要,但是秋姨娘說,她是奉命教清韻,只要她會的知道的都教。否則就是違抗聖命。」

人家不嫌麻煩教她,她就得學啊。

不過,她對皇家祭祀和帝王典禮更加感興趣些,畢竟她不知道。

老夫人聽得一笑,道。「多知道些,總不會壞事。」

老夫人說完,大夫人就望著她,笑道,「秋姨娘懷了身孕,請大夫來幫她診了脈,和清韻說的一般無二,甚至清韻說的還更細緻些,我見她也是會開藥方的,所幸離出嫁還有幾天。不妨給秋

姨娘制些養身保胎之葯,幫她穩胎。」

聽大夫人說這話,那叫一個賢惠,簡直叫人刮目相看啊。

她不是最希望秋姨娘保不住胎的嗎,怎麼還會讓她幫忙?

清韻心中一轉,就明白她為什麼這麼說了,侯府上下都知道她會醫術的事,而且醫術不凡,侯爺昨天還去了泠雪苑,大夫人猜也猜的出來是為了秋姨娘去的。

既然知道侯爺會要清韻幫秋姨娘穩胎。?.??`c?om她說不說都改變不了什麼。

不說,沒人會怪她。

但是說了,就能彰顯她賢惠大度了,她看重侯府子嗣。絕不是跟大家想的那樣,希望秋姨娘肚子里的孩子保不住。

原本老夫人對大夫人還存了三分戒心,聽她這麼說,她心略寬了幾分。

望著清韻,老夫人有些懷疑道,「你會制安胎養身的藥丸嗎?」

清韻還未答應。大夫人就笑道,「怎麼可能不會呢,之前我還納悶,若瑤郡主怎麼就和清韻走的那麼近呢,到昨兒我才反應過來,寧王妃懷了身孕,定是清韻幫著治了,寧王府欠著清韻的恩

情,才會一再送錢來。」

聽大夫人的話,清韻眉頭皺了下,她幫不幫寧王妃保胎,關她什麼事,她要這樣猜測,對她沒好處啊。

不過,寧王妃的事,確實叫人起疑。

寧王妃為了保住腹中胎兒,是遍請大夫,現在知道她會醫術,卻沒有人來請過她幫忙,尤其她和若瑤郡主還走的很近,就更應該請她了。

只怕,寧王妃腹中胎兒保住的事,寧王府不少人都知道了。

寧王妃的事,清韻不願多談,她只站在那裡,笑道,「母親放心,秋姨娘教我規矩禮儀,腹中懷的又是我的弟弟妹妹,我一定會幫她的。」

大夫人的臉就隱隱難看了,她放心,她放哪門子的心,這小賤人故意戳她傷口!

清韻就是故意的,誰讓她口是心非了。

那邊,孫媽媽端了個匣子過來,放在老夫人身邊的小几上。

老夫人摸著匣子,望著清韻道,「這是你娘留下的陪嫁,你和清凌兩個平分,清凌早早的出嫁了,你的一半,當初賠染姐兒用了一萬兩,餘下的都在這裡了,給你做壓箱底。」

聞言,大夫人眉頭皺了下,她沒想到老夫人會把江氏留下的東西都給清韻做壓箱底。

壓箱底,除了那些教女兒行房之物外,就是私房錢了,不放在明面上給人知道。

江氏一半的陪嫁有多少,大夫人心底清楚,她原打算把這些放在陪嫁里,那樣公中就少掏一部分。

現在做了壓箱底,那公中不就得多掏了?

這一點,大夫人絕不允許。

她站起來道,「老夫人這樣做不妥,當初清凌出嫁,姐姐留下的一半陪嫁給她做了嫁妝,大家都知道,現在輪到清韻卻做了壓箱底,外人問起來,還以為老夫人你偏私清凌,把姐姐的陪嫁全

給了她,輪到清韻就沒了呢。」

偏私沐清凌?

偏私她,會把她嫁給中風偏癱的定國公府大少爺?

清韻只覺得譏諷,她想諷刺大夫人兩句,又怕老夫人聽了心裡不舒坦,再者,現在顧明川身子漸好,沒必要再提以前那些事了。`

見老夫人眉頭微皺,有些不悅,有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