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世嫁 >第二百六十六章 命苦

第二百六十六章 命苦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

雲貴妃笑了笑,邁步出大殿,去永寧宮。?.??`c?o?m

只是還沒走到永寧宮前,就遇到了坐著肩輿而來的寧太妃,雲貴妃福身笑道,「見過太妃娘娘。」

寧太妃坐在肩輿上,居高臨下的看著她,眸底閃過一抹冷芒,笑道,「貴妃今兒容光煥,是人逢喜事精神爽嗎?」

這話聽著有些陰陽怪氣,而且雲貴妃也不喜歡被人居高臨下的看著。

太后那麼看,也就算了,誰讓她是皇上的親娘了。

她寧太妃,充其量不過就是太后一手養大的狗,自己都搖尾乞憐,憑什麼在她面前耀武揚威,她算哪根蔥啊?

心裡這樣想,雲貴妃自己都有些驚訝了。

以前,雖然對寧太妃有些不滿,卻從未這樣抱怨過,今兒她這是怎麼了?

是因為知道皇上要給她和二皇子做靠山,所以急於和寧太妃撇清關係了嗎?

現在還摸不透皇上的態度,還有江老太傅,她不能這樣操之過急,急於求成。

別到時候竹籃打水一場空,平白被皇上算計了,到時候左右不是人。

雲貴妃連忙調整心態,笑道,「太妃娘娘說的哪裡話,我不是一直這樣嗎,要說喜事,倒也有一件,二皇子一直不成氣候,如今皇上總算想起來他了,要給他找個先生好好教導他,我倒是省心了。」

「省心?」寧太妃笑了,「怕是以後要操心的地方更多了吧?」

「怎麼會呢,皇上親自給二皇子挑的師父,只有把二皇子教的越來越好,哪有越教越差的道理?」雲貴妃笑道。

寧太妃知道雲貴妃是聰明人,她一點就通,誰想到雲貴妃居然跟她揣著明白裝糊塗。

不用說,寧太妃也知道雲貴妃是有奪嫡之心了。

想不到她和太后一手培養出來的人,最後會成為皇上手裡的刀,狠狠的捅向她們。??.??`c?o?m?

真是關門養虎。虎大傷人。

寧太妃不願與雲貴妃多說什麼,讓下人抬著她走。

雲貴妃倒沒和她爭搶,蓮步款款,心情甚好的往前面走。

等她進大殿時。正好聽到寧太妃和太后說話,「太后,皇上這是存了心的要跟你作對啊,他明知道太后你一心扶持安郡王,卻偏偏要扶持二皇子。哪怕明知道二皇子也是您看著長大,捧在手心裡疼的,左右不想如了你的願。」

雲貴妃邁步上前,她笑道,「太妃娘娘這話,我就不贊同了,你也說了,皇上知道太后不喜歡大皇子,喜歡安郡王和二皇子,現在大皇子生死未卜。是死是活還不知道,皇上這時候表明態度,不顯然是有向太后服軟的跡象,難不成一定要答應立安郡王為太子才行?」

「知兒莫若母,皇上性子執拗,能服這麼點軟已經不容易了,他退一小步,太后跟著退一步,母子才有回緩的餘地,否則真的要不死不休了。」

雲貴妃陪伴太后多年。她知道太后厭惡的只是皇后,對皇上更多的是失望。

只要皇上知道錯了,太后和皇上雖然關係不一定能回到皇上登基之前,卻也不會像現在這般生硬。

畢竟是親母子。又不是仇深似海的敵人。

寧太妃暗暗捏拳,她望著雲貴妃道,「安郡王比二皇子更合適做儲君,我也是為了大錦江山考慮!」

為大錦江山考慮?

理由倒是冠冕堂皇,為了立儲一事,朝堂上爭了多少次。若真是為了大錦江山考慮,怎麼不見他們退一步?

說白了,不過是私心作祟罷了,卻偏偏要說的那麼嘔心人。

她捧著安郡王倒也罷了,還要踩著她的皇兒。

她倒是想問一句了,她的皇兒哪裡比不上安郡王了?!

是手段比不得安郡王狠辣嗎?!

知道寧太妃是太后的心腹,哪怕她****侍奉在太后跟前都比不過,雲貴妃不打算與她硬碰硬。.??`

她望著太后道,「太后,之前我是從未想過讓皇兒去奪嫡,一心扶持安郡王,將來皇兒能不做個閑散王爺就好,只是現在皇上要江老太傅教他學識,縱然我和皇兒不願意,卻也不敢抗旨不尊,聽到這消息,我是手足無措,不知道怎麼辦好了,特來找太后幫我定主意。」

太后知道雲貴妃的難處,沒人能抗拒了儲君之位的誘惑,皇上這是鐵了心,要跟她一爭高低了。

太后輕嘆一聲道,「哀家知道皇上是在拿你和二皇子做伐子,存心的寒磣我,他有心扶持二皇子,哀家若是讓你們放棄,對你們不公,你們也不會甘心,可安郡王和二皇子都是我看著長大的,難道真的要為了一個儲君之位,兄弟相殘嗎?」

說到最後,太后聲音都哽咽了。

像是瞬間蒼老了幾歲一般。

她知道,她說服不了雲貴妃放棄奪儲,也勸不了安郡王放棄。

那時,必定會兄弟相殘。

這是太后沒想過,也不敢想的事。

可是她那好兒子,那個計謀無雙,曾經讓她無比驕傲的好兒子卻把算計用在了她的身上。

他甚至都沒有直接面對她,只用了一道聖旨,就可以讓整個朝廷雞犬不寧數年之久,讓她夾在安郡王和二皇子中左右為難,讓雲貴妃和她離心,皇上這是要逼她做孤家寡人啊。

太后很疲乏,她想起了先皇在世時說的話,「三皇兒面容溫朗,俊逸洒脫,但性子委實霸道,擅弄權術,卻偏偏無心於皇位,不然就是十個太子加上朕也不是他的對手……。」

當時,她還不贊同道,「我也知道三皇子心智謀略勝過太子,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