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世嫁 >第二百七十五章 奏摺

第二百七十五章 奏摺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

?read_content_up

思︿路︿客siluke〞info網,無彈窗!

清晨,朝霞升起,泠雪苑籠罩在柔和的光暈中。

花葉上還有露珠,晶瑩明亮,在縷縷清風中,像一顆顆渾圓的珍珠,閃爍著璀璨奪目的光芒。

一縷陽光透過窗柩,射進屋內,照yào在床邊高几上的蘭花上。

風吹進來,拂過花枝,去掀紗帳。

清韻醒來了,她掀開帳篷,伸著懶腰,笑看向窗外。

雖然看不見,但是她聽到樹上有鳥兒在歡叫。

吱嘎一聲傳來,喜鵲進屋來。

見清韻已經坐了起來,她趕緊打了珠簾過來道,「姑娘什麼時候醒的,這就起了嗎?」

「睡不著了,」清韻揉著脖子道。

昨晚睡得早,睡得她骨頭都酥軟了。

穿好衣裳,清韻拿竹鹽漱口,洗過臉,便坐到梳妝台前,讓秋荷幫她梳頭髮。

秋荷一手拿著象牙梳,梳著清韻柔滑的青絲,問道,「姑娘,今兒梳流雲髻吧?」

清韻看著鏡中的自己,但眸光還是落在手鐲玉簪上,她笑的隨意,「就流雲髻吧。」

自從秋荷傷愈之後,她的髮髻就一直是她幫著梳的,她手法迅速,一樣的髮髻,喜鵲要一刻鐘,她大約半刻鐘就梳完了。

這不,很快就給她梳了個流雲髻。

打開梳妝盒,秋荷挑了支靈芝竹節玉簪幫清韻戴上,耳朵上墜著碧玉竹枝耳墜,和玉簪遙相呼應。

再加上她今兒穿的是鵝黃色裙裳,碧色束腰。臉上只淡淡的抹了些胭脂,整個人看起來清麗無比。

秋荷看著鏡子中的清韻,笑道。「姑娘這樣就很美了,只是稍微素雅了些,再添一支……」

話還沒說完,外面綠兒跑進來,老遠就道,「姑娘,皇上給五姑娘賜婚了!」

清韻正在梳妝盒裡挑頭飾呢。聽綠兒說這話,她扭過頭來,笑問道。「賜婚給誰了?」

綠兒連忙道,「皇上把二皇子賜婚給五姑娘,不對,是把五姑娘賜婚給二皇子了。」

一著急。就容易說錯話。綠兒俏皮的吐了下舌頭,然後道,「這事已經傳遍侯府了,不過賜婚聖旨還沒到,但也快了。」

青鶯撇了撇嘴,「慧凈大師說話還真靈驗,昨兒才知道五姑娘將來會做皇后,今兒就賜婚給了皇子做皇子妃。那二皇子豈不就是將來的……?」

綠兒點頭如搗蒜,不用說了。二皇子肯定就是將來的太子,未來的皇上了啊。

可惜,三姑娘和五姑娘關係並不融洽,而且五姑娘的肚量還很小。

綠兒想不明白,同樣都是府里的姑娘,為什麼五姑娘就能做皇后呢,二姑娘她們是庶出就算了,可三姑娘是嫡出啊,容貌比五姑娘漂亮,比她有才華,就連身份都比她高貴三分。

雖然楚大少爺很好,可他外室所出庶子的身份,比二皇子差太遠了,根本就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

綠兒望向清韻,卻見她神情溫和,正拿了一個花鈿遞給秋荷。

秋荷幫清韻戴上花鈿,清韻便起了身,見她們一個個的都看著她,不由得好笑,「一個個的都看著我做什麼,我臉上有髒東西嗎?」

說著,她去摸自己的臉,她起身時,還看了眼銅鏡,臉很乾凈好吧。

丫鬟們有些心酸,清韻知道她們在想什麼,她走過去,拍了站的最近的綠兒額頭一下,道,「我的早飯呢?」

綠兒呀的一聲叫了,臉大紅道,「奴婢聽到這消息,就連忙跑回來了……。」

說著,她趕緊道,「奴婢這就去大廚房取飯。」

話音未落,人已經消失在了屋子裡,只餘下珠簾晃動。

她坐下來,給自己倒了杯茶,一邊啜著一邊道,「不要胡思亂想,二皇子想要勝過安郡王,奪得儲君之位,需要江家鼎力支持,在二皇子登基之前,他們都要巴結我。」

聽清韻這麼說,幾個丫鬟仔細一想,還真是這樣,不由的臉色好轉了許多,但很快又擔心了,「可是二皇子登基之後呢?」

「皇上身體健朗,二皇子登基至少是二三十年以後的事,想那麼遠做什麼?難道你們不相信楚大少爺能護住我?」清韻笑容清淡,如一朵盛開的山茶花。

衛馳躺在屋頂曬太陽,聽屋子裡的傳話,他忍不住發笑。

沐五姑娘會是將來的皇后,這不是在逗他玩嗎?

慧凈大師只說安定侯府會出一位皇后,為什麼大家就自動自覺的認定是沐五姑娘呢,就因為她未嫁,還是嫡女?

還有二皇子,他這麼心急的求皇上賜婚,實在是草率。

不過,二皇子這會兒應該沾沾自喜,畢竟他如此神速,勝過了安郡王啊。

別說,衛馳猜的還真對。

二皇子很高興,高興的一宿都沒睡,慧凈大師都說安定侯府五姑娘將來會是皇后,現在皇上把沐五姑娘賜婚給了他,還有什麼好說的,之前幾位大臣,他讓他們表態,是支持安郡王,還是支持他,一個個的都含糊其詞。

他今兒再問一回,看他們到底站在那邊!

二皇子心情很燦爛的騎著馬出宮,剛出宮,就見到騎馬要進宮的安郡王。

見安郡王臉色有些難看,二皇子的好心情瞬間又燦爛了三分,他笑道,「安郡王心情不好?」

安郡王眸光冷淡的瞥著他,「二皇子心情這麼好,本郡王心情怎麼好的起來,說來二皇子還住在皇宮,沒想到消息竟是這般靈通,以前我當真是小覷你了。」

二皇子微微擰眉,他是高興糊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