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世嫁 >第二百七十六章 道賀

第二百七十六章 道賀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

?清韻出的主意切實可行,且不宜耽擱,侯爺便忙去了。XshuOTXt

侯爺走後,周梓婷幾個就進來了,見老夫人精神奕奕,面容慈藹,像是之前的煩心事一掃而空了。

周梓婷請過安後,就站在清韻身邊,她輕推了清韻一下,壓低聲音道,「三表妹,你本事可真不小,外祖母之前憂心忡忡,你進來沒一會兒,外祖母就心情愉悅了,你是怎麼勸外祖母的?」

清韻側過臉,看著周梓婷一臉關心和好奇的模樣,清韻笑了,這是拐著彎的套她的話呢。

不過也確實夠好奇的,想她聽到侯爺和老夫人在商議事情,她也好奇他們在說什麼。

只是,她能泄密嗎?

要是叫大夫人知道是她幫著出了個主意,讓秋姨娘扶正,在她興頭上潑冷水,估計半夜去泠雪苑掐死她的心都有了。

只是周梓婷都問了,她要是不回答,她會更好奇,所以清韻笑道,「皇上讓外祖父教二皇子學識,還把五妹妹賜婚給了二皇子,可你也知道,大夫人對江家的態度,祖母怕外祖父性子執拗,就算他願意幫二皇子,有大夫人和五妹妹在,外祖父也提不起精神了,我說會幫著勸勸外祖父,祖母就心情好轉了。」

清韻說著,周梓婷連連點頭。

她在侯府待了三年,她知道大夫人有多不喜歡江家,甚至為了離間侯府和江家,不惜讓方媽媽做那樣的噁心事,現在想起來,還雞皮疙瘩亂飛了。

平心而論,要換做她是江老太爺,她也不甘心,辛辛苦苦,嘔心瀝血幫二皇子打江山,最後全便宜了大夫人母女,還不得氣吐血啊。

可誰讓人家命好呢。周梓婷嫉妒的想。

幾人在屋子裡說笑了會兒,外面,有丫鬟跑進來,道。「老夫人,聖旨到了!」

聖旨賜婚的事,大家已經知道了,可乍一聽聖旨來了,還是抑制不住激動。笑意爬上臉頰,老夫人站了起來,顫了聲音道,「快,快去請五姑娘去前院接旨!」

丫鬟連忙笑道,「老夫人放心,周總管已經派人去請了。」

公公來宣旨,老夫人不敢耽擱,讓孫媽媽扶著她去前院。

清韻幾個尾隨其後。

到了正院,見守門丫鬟。老夫人問道,「五姑娘來了?」

丫鬟連忙搖頭,「五姑娘還沒來,大夫人也沒來。」

老夫人眉頭皺了下,沒有說什麼,邁步往前走。

屋子裡,周總管在陪宣旨公公說話。

今兒來宣旨的公公面孔很生,既不是孫公公,也不是孫公公的心腹公公。

老夫人進去時,周總管就笑道。「老夫人,這位是雲貴妃身邊最得力的公公,徐公公。」

徐公公笑著給老夫人見禮,「見過老夫人。老夫人面色紅潤,身子硬朗呢。」

老夫人搖頭笑著,「一把年紀了,骨頭哪裡還硬朗的起來,倒是勞煩公公久等了。」

徐公公連忙搖頭,這門親事可是宣王妃保媒。貴妃娘娘親自求來的,未來的皇后娘娘啊,他能來宣讀賜婚的聖旨已經是榮幸至極了,哪敢嫌等久了?

老夫人坐下來,請徐公公喝茶。

喝了半盞茶,大夫人才來。

她是兩個丫鬟扶著進來的,臉色還有些蒼白,老夫人見了眉頭蹙了下。

徐公公見了詫異,「安定侯夫人這是怎麼了?」

大夫人苦笑一聲道,「讓公公見笑了,前兩日侯府受流言所累,不少刁民來侯府跟前鬧事,我前去勸說,被刁民用石頭給砸了,躲閃之間,不小心閃了腰。」

被臭雞蛋砸中腦門,還摔了一跤,這麼丟臉的事,大夫人說不出口。

還是被石頭砸傷,閃的腰,面子上好看一些。

這些事,徐公公也是有所耳聞的,他有些同情侯府,明明道士說的是對的,可偏偏被人說成是弄虛作假,這不是遭受了無妄之災嗎?

大夫人坐下,發現侯爺不在,問道,「侯爺人呢?」

周總管回道,「侯爺有事進宮了。」

話音剛落,外面就傳來一陣叮鈴悅耳之聲。

眾人尋聲望去,只見一女子款款走來,她穿著一襲裙裳,長及拽地,腰束雲帶,襯的她纖細柳腰,不盈一握,雲帶上面嵌著寶石,在陽光下,閃耀著光芒。

她梳著驚鴻髻,髻戴著綠雪含芳簪,耳朵上掛著赤金纏珍珠耳墜,映她的膚如白雪,面似芙蓉,嬌艷無比。

她手上還拿了美人扇,見眾人望著她,有些含羞帶怯的拿著扇子遮住了臉頰。

清韻見了,忍不住打了個哆嗦。

這樣打扮和舉止,簡直和之前的沐清柔判若兩人啊,要是在大街上遇到,她估計會以為是林妹妹轉世了。

還有那美人扇,清韻絕對相信,她不是拿來遮羞,而是遮笑的。

徐公公見了連忙恭維道,「這位就是五姑娘了吧,只聽貴妃娘娘說你長的漂亮,性情好,今兒一見,當真是百聞不如一見,名媛淑女,姑射神人,傾國傾城啊。」

聽著徐公公拍沐清柔的馬屁,周梓婷碰了下耳朵。

不愧是宮裡出來的,這馬屁拍的比誰都溜。

他長沒長眼睛啊,沐清柔雖然漂亮,可比三表妹差遠了好么,就連她都比不過,還傾國傾城。

不過,徐公公的奉承,沐清柔很是受用,然後用一種大家從來沒聽過的嬌羞語氣道,「清柔蒲柳之姿,實難當公公謬讚,姍姍來遲,還望公公見諒。」

這柔弱裝的,清韻覺得可以打九十九分了。

至於另外一分,不給她,不是怕她驕傲,而是她沒弄清楚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