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世嫁 >第二百七十九章 計謀

第二百七十九章 計謀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

?眾人無語,郡王爺,勾肩搭背這個詞是貶義好么,你這樣貶義褒用不合適吧。XshuOTXt

可逸郡王說的不錯,論對大皇子的熟悉,逸郡王確實比安郡王要熟悉的多,可他們對大皇子再熟悉,也比不過皇上和皇后啊,一個假冒的大皇子,還曾有流言說他已經死了的大皇子,能蒙蔽的過皇上皇后?

雖然逸郡王做事少分寸,可這樣的玩笑,卻是不敢開的,畢竟這玩笑之大,形同謀反,罪不容赦,連獻老王爺都護不住他。

逸郡王見安郡王和二皇子依舊不信,他兩眼一翻,道,「都說了他就是真的大皇子,怎麼就不信呢,要不你們過來看看大皇子的臉,看看能不能揭下來一層面具,想我們小時候還在一起泡過溫泉,身上有什麼胎記,都一清二楚,要不要讓大皇子當眾脫下襪子讓你檢查下他腳底的北斗七星痣,還是脫下褲子讓……。」

安郡王說著,大皇子嘴角一抽,抬手把安郡王的啞穴給點住了。

瞬間,安靜了。

只留下逸郡王瞪圓了眼睛,像是在罵:我在幫你啊,你怎麼能敵我不分呢,快給我解穴!

大皇子掃了安郡王和二皇子一眼,騎馬往前走。

文武百官自動把路讓開。

但是心底都掀起驚濤駭浪來。

腳底有北斗七星痣,是帝王之相啊,主天下太平。

大家面面相覷。

人群里,有兩個纖弱的身影,正被人推來擠去,苦不堪言。

正是青鶯和綠兒。

青鶯眼睛橫掃,眸光落在騎在馬背上。穿著黑衣勁裝的男子身上,她歪著頭道,「衛風大哥寸步不離楚大少爺,為何他騎在馬背上,卻不見楚大少爺人呢?」

綠兒有些呲牙咧嘴,她快被人擠扁了,她抓著青鶯。生怕被衝散了。一邊喊著別擠我啊,一邊道,「實在是太擠了。咱們還是回府吧,大皇子還活著的消息,姑娘知道了,肯定會高興壞了。」

青鶯也有些扛不住了。點點頭,兩人往外擠。

短短几米的路走想來。整個人都像是瘦了一圈似地,太兇殘了。

等走到人群外,綠兒有些撅嘴道,「想我們之前那麼辛苦的擠到最前面。就這樣出來的,真是不甘心啊。」

青鶯白了綠兒一眼,道。「你再擠進去吧,我知道這難不住你。」

要不是綠兒開道。僅憑她還真不一定能擠進去。

綠兒有些得意,她道,「前面看的清楚些,你方才瞧見沒有,大皇子長的可真是好看,比我見過的所有男人加起來都好看。」

青鶯撲哧一笑,抬手戳綠兒的腦門道,「你見過幾個男人啊,除了侯爺就是府里的小廝,你……。」

綠兒呲牙,拔高了聲音道,「侯府辦過宴會,世家少爺我每個都仔細看了!」

青鶯臉一紅,她怎麼把這事給忘記了,說話太快,果然容易出差錯,然後青鶯就瞥了綠兒道了,「讓你幹活,你卻偷偷看那些世家少爺,羞不羞?!」

綠兒臉騰地大紅,她跳腳道,「說不過我,你就故意找我茬,哪有你這樣的,再不理你了!」

青鶯輕輕一笑,拉著綠兒的手道,「是我說錯了,我也覺得大皇子長的好看,我以前覺得世上只有姑娘最美,好像大皇子比姑娘還要美一點。」

雖然,她不是第一次見大皇子了。

早在宣王府桃林里,她就見過大皇子,當時就驚為天人,覺得世上怎麼會有這麼好看的人,他真的是人嗎?

要不是後來楚大少爺來,她估計真的以為是遇到了桃仙呢,府里那些媽媽們,說的神話故事裡,就有桃仙,不過都是女的,但是有女的,自然就有男的啊。

以前的大皇子給人的感覺是慵懶隨意,但是現在再看,好像多了一分沉穩冷冽,還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感覺,好像什麼事都難不住他的感覺,這樣的感覺,她只在楚大少爺身上感到過,姑娘有什麼麻煩,找他就一定能解決。

綠兒捂嘴笑,「美是形容姑娘的,哪能形容男子啊,我只覺得大皇子好看,我要再去看一看。」

說著,拉著青鶯往前走。

可是看著滿天飄灑的紙錢,綠兒腳步頓了頓,好奇道,「那棺材裡裝的是誰啊?」

那麼好的棺材,可不是一般人能用的起的。

青鶯踮起腳尖,也看不到什麼,只見到隨風飄揚的白鍛,她拉著綠兒往前走,一邊道,「先前你要回去,現在出來了,反倒不走了,那棺材裡躺著的是誰,有那麼好奇嗎,你要真想知道,回頭問問衛風大哥不就知道了?」

楚大少爺自從離京,就沒在泠雪苑出現過了,開始她都有些不適應。

那天,他當眾丟下姑娘騎馬跑了,姑娘見了他,肯定沒好果子給他吃。

姑娘說過,若是楚大少爺不給她一個說的過去的解釋,她會用銀針扎的他哭爹喊娘。

姑娘可是說得出便做得到的人啊,她得回去勸著點才放心。

青鶯和綠兒坐馬車趕緊回侯府。

她們從後門進的府,守門小廝見了她們,先是巴結,然後道,「你們聽說了沒有,大皇子他沒死,他還活著。」

綠兒脖子一昂,笑道,「不止聽說了,我們還見到了呢,大皇子沒死是好事啊,怎麼你嘆氣?」

小廝知道清韻是希望大皇子活著,因為大皇子是鎮南侯的外孫,說來,她還算是大皇子的表嫂呢。

可是大皇子還活著……

他嘆氣,是憂國憂民。

「你們說,五姑娘是命定皇后,皇上把她賜婚給了二皇子,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