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世嫁 >第二百九十二章 心眼(兩更合一)

第二百九十二章 心眼(兩更合一)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

等楚大老爺走遠了,楚北方才收回眸光,邁步朝前走去。

孫公公遠遠的瞧見楚北,等他近前,便迎上去,請安道,「見過大皇子。」

楚北輕點了下頭,沒有說什麼,邁步上台階。

孫公公亦步亦趨的緊隨其後。

等見到皇上鼻青臉腫的,嘴角還有血,孫公公驚呆了。

他方才見到楚大老爺嘴角有傷,還覺得皇上下手太重,就算在氣頭上,也不應該對楚大老爺出手,誰想到皇上傷的更重啊?!

孫公公趕緊去扶著皇上,問道,「皇上,奴才叫太醫來。」

皇上呲了一聲,因為孫公公不小心碰到他傷口了,他道,「不必了。」

還說不必,都傷成這樣了,楚大老爺出手也太沒分寸了吧,這哪裡是切磋啊,他分明就是揍了皇上一頓。

孫公公懷疑楚大老爺是受了獻老王爺的教唆。

不過揍皇上一頓,皇上確實老實了許多,之前只喝酒,爛醉如泥,這幾天滴米未進,現在好多了。

皇上身子有些不穩,他望著楚北,道,「你來找朕有事?」

皇上的聲音沙啞暗沉,眼神疲憊,精神不濟。

楚北輕點了下頭,道,「兒臣懇請父皇收回之前的兩道賜婚聖旨。」

皇上就猜到他來是為了退婚的事,那些人的手段,當真不值一提,就算要做什麼,一定要這麼急不可耐的寫在臉上嗎?

他權當做是對宸兒的考驗了,若是這麼點小困難都解決不了,將來的路,只會更艱難。

皇上輕咳了兩聲,咳嗽時牽動胸口和嘴角。疼的皇上直呲牙,他望著楚北道,「周二姑娘聰穎過人。嫻雅端莊,朕和你母后才挑選她做兒媳婦。她並無過錯,貿然退親,有毀人家周二姑娘的閨譽,絕非君子所為,皇兒不能因為一己之私,就傷及她人,人生在世,但求一個坦蕩。無愧於心。」

說到最後時,皇上的聲音有些起伏,眼神晦暗不明。

楚北也知道退親傷人,可他必須退親。

「世上兩全其美的事少,但不是沒有,只要皇兒找到兩全之法,朕一定收回賜婚聖旨。」

說完,又是一陣咳。

孫公公見了心疼,「皇上,奴才扶你回宮歇著。」

看著皇上走遠。楚北眉頭皺的快沒邊了。

他求皇上收回賜婚聖旨,皇上答應了一半,搪塞了一半。

只要他有兩全之法。他就能娶清韻,如果不能,那就是他無能,怨不得旁人。

「兩全之法,不能損毀周二姑娘的閨譽,那不是只能右相提出退親了?」衛風啞然。

用膝蓋想,也知道右相不可能提出退親的啊,爺一表人才,人中龍鳳。周二姑娘退親,現在退的只是一個皇子妃的位置。將來沒準兒就是帝後之位了。

這樁親事,多少人做夢都夢不到。她怎麼可能會答應退親呢?

除非周二姑娘有了意中人,只羨鴛鴦不羨仙,可一個大家閨秀,還是聖旨賜婚的未來皇子妃,卻有意中人,這不是打皇上的臉嗎,更是把大皇子的面子往地上狠狠的蹂躪,跟戴綠帽子也沒什麼區別了。

想退掉周二姑娘的親事,已經這麼難了,還有三姑娘呢。

楚大少爺死了,皇上收回賜婚聖旨容易,可三姑娘另嫁他人就難了。

誰讓爺當眾揚言,此生有三姑娘足矣,絕不納妾了。

爺對三姑娘情深意重,三姑娘不為爺守節,還嫁給大皇子,指不定大家在背後就會說三姑娘朝三暮四,楊花心性了。

好像思來想去,只有爺是楚大少爺的事大白於天下,才能平息流言蜚語,有情人終成眷屬。

可真相大白也沒用啊,爺才是真正的大皇子……他還是得依照賜婚聖旨迎娶周二姑娘。

最多娶三姑娘為側妃,大家不會說她水性楊花,甚至還會羨慕她,畢竟從外室所出庶子少奶奶搖身一變,成了皇子側妃,也算是飛上枝頭變鳳凰了,然而,三姑娘並不稀罕。

這分明就是一個死結啊。

衛風都頭疼了,眸帶同情的看著邊走邊揉太陽穴的某爺,小心翼翼道,「爺,或許三姑娘有辦法呢,咱們去問問她吧?」

問清韻?

楚北想都沒想就否決了。

不用想也知道他會得到怎樣一個答覆。

自己挖的坑,自己填。

這爛攤子,她是不會管的,她沒因為他欺瞞和丟下她匆忙離京而落井下石就不錯了。

楚北往前走,沒多久,就見安郡王迎面走過來。

相比於楚北的眉頭微隴,安郡王神情要從容愉悅的多。

見到楚北,他身為郡王,是要請安見禮的,他笑道,「大皇子臉色有些差,心情不好嗎?」

有些人,天生容易挑起人怒氣,以戳人傷口取樂。

楚北望著他,眸光帶笑,笑意淺薄,未帶眼底,「托安郡王洪福,本皇子還有十八天便要娶皇子妃了。」

安郡王笑意更深,「娶妻生子乃人生大事,該高興才對,何必這樣愁眉苦臉,難不成大皇子不想娶周二姑娘?」

他話音剛落,一襲錦袍從樹上一躍而下。

啪的一聲,玉扇打開,隨即是逸郡王爽朗飄逸的笑聲。

逸郡王走到楚北身側,輕搖玉扇,笑道,「安郡王,本郡王對你是越來越佩服了,明知道他看你不順眼,想滅了你,還在眼前晃,你就不擔心,他哪一天一個沒憋住,扭了你脖子?」

逸郡王是拍著楚北的胸口說的,一臉做人要有自知之明,你不是大皇子的對手,還派人去殺人家的弟弟,咋不知道收斂,夾著尾巴做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