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世嫁 >第三百零一章 毒殺(二更)

第三百零一章 毒殺(二更)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

沈側妃死了?之前見她還好好的,怎麼忽然就死了呢,清韻有些不解,更讓她不解的還是寧王府派人來告訴侯府沈側妃死了,一般府里死了人,只告知親屬,侯府和沈側妃沒什麼關係吧?

「沈側妃死了,寧王府為什麼派人來告訴侯府?」清韻忍不住問道。

周梓婷嘴角輕扯,望著清韻道,「三表妹,你不知道嗎,昨兒寧太妃派馮太醫來侯府請你去給沈側妃治病……。」

周梓婷說了一句就停了,因為清韻眉頭蹙緊了,她知道,清韻聽懂了她話里的意思。

寧王府派人來告訴侯府沈側妃死了,這是怪侯府,怪三表妹見死不救啊!

清韻心微微沉,「沒人告訴我沈側妃病了,也沒人告訴我寧王府請我去治病啊?」

雖然告訴了她,她也不一定會去,但什麼都不知道就背負一個見死不救的罵名,也太冤枉了吧?

周梓婷默然,昨兒天氣那麼差,她也不知道這事,一早上丫鬟跟她說,她才知道。

「大夫人說三表妹你連五表妹的臉傷都沒治,不給外人治病,就打發馮太醫走了。」

要說三表妹也真是倒霉,她什麼都不知道,就要背負一個見死不救的名聲了。

老夫人望著清韻,有些後悔道,「昨兒我應該讓你去的。」

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總比現在寧王府派人來告訴沈側妃死了好。

現在人死了,說這些也沒用了,清韻坐下來道,「祖母別太自責,不是每一個太醫們醫治不好的病,我都能醫治。」

話雖這樣說,可人家不會這麼想,不然也不會上門告知沈側妃死了,老夫人嘆氣。

清韻好奇道,「沈側妃得了什麼病?」

周梓婷搖頭。「不知道呢,說是鼻尖起了紅疹,越長越多,最後奇癢難耐。昨兒半夜活活痛死的,死狀很是凄慘。」

青鶯聽得直捂嘴,她望著清韻道,「姑娘,你昨兒說右相夫人的病和沈側妃很像。她會不會也?」

老夫人望著清韻,問道,「右相夫人也和沈側妃得了一樣的病?」

清韻沒有點頭,也沒有搖頭,只道,「我看著有點像,但不確定。」

不過很快就能確定了。

沈側妃死了,這麼大的事,很快就會傳遍京都,右相夫人不可能沒有耳聞。到時候她肯定會找太醫求證,太醫們醫治不了沈側妃,就醫治不了他,她要不想死,怎麼也會來她這裡碰碰運氣,雖然她也不一定就能醫治,但她是最後的希望。

她就想不通了,沈側妃和右相夫人怎麼會得一樣的病呢?

話說這會兒,右相夫人急的亂跳了,一大清早起來。她就發現自己臉上多了五顆小紅疹,脖子上也多了好幾顆,再加上沈側妃病死的消息,右相夫人聽後沒差點暈厥過去。

右相起的早。上早朝去了,右相夫人是翹首以盼。

左等右等,才把右相給盼回來,右相夫人都急哭了,「相爺,沈側妃死了。我怎麼辦?」

右相能有什麼辦法,他又不會醫術,他也找太醫們問過,沈側妃的病他們都沒辦法醫治,只有沐三姑娘還有幾分希望,只是她沒有醫治沈側妃……

右相瞥了右相夫人道,「現在的大皇子是楚大少爺,是她未婚夫,你一定要瑜兒做大皇子妃,你覺得沐三姑娘會醫治你嗎?」

右相夫人面如死灰,心底後悔不已,她昨天就應該對臉上的紅疹上心,讓沐三姑娘先給她醫治啊。

右相往前走了幾步,想到什麼,他望著右相夫人道,「聽太醫們說沈側妃起紅疹有可能是中毒,找到中毒原因,或許能解毒,你把慣常吃的東西拿出來,一會兒讓太醫們檢查。」

右相夫人擰眉,「可我並未和沈側妃接觸過,怎麼會中一樣的毒呢?」

右相有些疲憊道,「等太醫查出來,不就知道了。」

很快,就來了四名太醫,因為知道臉上的紅疹會致命,一個個都格外嚴謹。

把右相夫人平常吃食,來回的檢查兩遍,什麼都沒發現,只道,「這些吃食都沒問題。」

其實,右相夫人也知道這些吃了沒問題,她平常的菜吃不完,都是丫鬟分食的,要是有問題,丫鬟也該臉上起紅疹才對。

「不是吃的,那就該是用的,」錢太醫猜測道,「右相夫人用的胭脂水米分能不能拿出來讓我等檢查一番?」

右相夫人忙讓丫鬟去拿胭脂水米分來。

太醫們一一檢查,都沒有問題。

一桌子糕點茶水還有胭脂水米分,太醫們看了又看,忍不住道,「右相夫人最近半個月用過的胭脂水米分都在這裡了?」

丫鬟連忙點頭,「都在這裡了。」

另外一個嬤嬤道,「我那天早上見夫人吃了粒藥丸,會不會是藥丸有問題?」

右相夫人看著嬤嬤,「什麼藥丸?最近一個月我都沒吃過藥丸。」

丫鬟恍然大悟道,「嬤嬤說的是冰顏丸。」

幾位太醫互望一眼,眸底都詫異,右相夫人也吃過冰顏丸。

看幾位太醫面面相覷,右相問道,「怎麼了?」

錢太醫就道,「沈側妃也曾吃過冰顏丸,只是她吃完了,我們想查也查不了,不知道右相夫人可還有?」

右相夫人就道,「我手裡沒了,前幾****把剩餘的十五粒冰顏丸送給了楚大太太,不會是冰顏丸有問題吧?」

右相瞥了右相夫人問道,「你哪來的冰顏丸?」

冰顏丸是貢品,都不夠太后每日服用,旁人哪有啊。

「是成國公府大太太送我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