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世嫁 >第三百零八章 稀罕

第三百零八章 稀罕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

?

那聲音十分焦灼,不少人聽到聲音,圍了上去看熱鬧。

很快,就裡三層外三層,圍的有些水泄不通了。

清韻騎在馬背上,勉強能看清有個男子倒在地上,有個姑娘跪在地上,方才那焦灼急切的呼喚應該是她。

見清韻看著前面,楚北就騎馬走了過去。

離的不遠處就是個藥鋪子,坐堂大夫聽到有人叫救命,趕緊跑了過來。

見有人要搬動病人,他連忙道,「別動!」

幾個好心人見是大夫,連忙把手收了回來,那姑娘忙道,「周大夫,求你救救我爹!」

躺在地上的是那姑娘的親爹,他們經常在這條街賣藝,賣藝就難免有些磕磕碰碰,她經常去周大夫的鋪子買葯,認得周大夫,周大夫也認得她。

「你先別急,讓我看看你爹,」周大夫蹲下來,抓過男子的手,幫他把脈。

清韻騎在馬背上,看著倒在地上的男子,他左胸和肩膀間,有一鐵索,應該是賣藝時,失手傷了自己,而且傷的不輕。

只是鐵索怎麼會插進左肩呢?

清韻不解,她顧目四望,見幾米遠處,有個大火爐,裡面還有一鐵索,鐵索兩端是鋒利的箭頭,像是官兵常用的矛,此刻燒的發紅。

這年頭,賣藝也不容易,尋常的耍刀弄槍,大家興緻缺缺。

越有難度的賣藝,越有看頭。

可是越難,就代表著危險程度越大,這不,一失手。就傷了自己。

周大夫把脈之後,又看了看男子的肩膀,無能為力道,「姑娘,準備後事吧。」

那姑娘原本還抱了幾分希望,可是聽周大夫讓她準備後事,她當即跪了下來。拽著周大夫的肩膀道。「周大夫,你行行好,救救我爹吧。我當牛做馬也會報答你。」

周大夫嘆息一聲,「不是我不救你爹,只是你爹傷的太重了……。」

那姑娘連連磕頭,哭的肝腸寸斷。「求求你了,周大夫。我和爹爹相依為命,他若是死了,我也活不成了,你就當是救我們父女兩個吧。求求你了。」

周大夫哀嘆一聲,道,「我儘力醫治。你先起來吧。」

那姑娘怕耽誤周大夫醫治她爹,趕緊爬了起來。

周大夫擼起長袖。從小夥計背來的藥箱里,拿了紗布和葯,然後要去拔那插在男子肩膀上的箭頭。

清韻眉頭一皺,想也不想,就道,「慢著!」

周大夫愣了一下,他回頭,就見到騎在馬背上的清韻。

陽光之下,清韻雪白的皮膚,隱隱有光澤流動,秀麗之極,有種明珠生暈的瀲灧,美玉無瑕。

周大夫不是沒有見識的人,要說之前他不認得清韻和楚北,方才周二姑娘那一跪,他坐堂時,也瞄了一眼。

想右相府周二姑娘都當街跪請她救命,可見醫術之高了,尤其定國公府大少爺和寧王妃,他也曾被請去給他們兩人診治過。

兩個在他眼裡,已經被判了無治徒刑的人,一個能站起來,一個能保住胎兒,他聽著都有些不信。

對清韻的醫術,他是敬畏的。

現在清韻叫他慢著,他連忙站了起來,給清韻和楚北見禮,然後道,「沐三姑娘醫術超群,在下早有所聞,如雷貫耳,對於這傷者,在下實在是束手無策,只能死馬當成活馬醫,還請沐三姑娘指教。」

清韻要下馬,楚北摟著她,顯然是不許她下去。

清韻皺眉了,「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不能見死不救啊。」

楚北不反對清韻救人,只是方才周大夫都說了,不能搬動男子,否則傷勢加重,死的更快,也就是必須在大街上給人治病了,想到清韻給他治病,楚北壓低聲音道,「不許大庭廣眾之下脫人衣服,給人施針。」

清韻,「……。」

這男人,能不能別無時無刻這麼小心眼啊,她難不成能看上一個都能做她爹的中年男子?

你小心眼,可是我不瞎啊。

清韻無語的點頭。

楚北這才摟著清韻,躍身從馬背上落地。

落地之後,清韻便朝男子走了過去,楚北瞧見那邊有一男子,他道,「趙院使也在呢。」

被楚北點名,趙院使身子一凜,連忙過來請安,然後解釋道,「大皇子,微臣只是路過,路堵了,加上有人叫救命,臣就過來看看。」

楚北輕點了下頭,見清韻幫人把脈,他抬頭看了眼天,然後問道,「趙院使可有把握醫治傷者?」

要是趙院使能救病人,他就帶清韻走。

趙院使是明白人,楚北望天,他就知道他趕時間,而且病人傷的那麼重,要治好,可不是一時半會兒,大皇子不想沐三姑娘插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就是他,都不許女兒學醫術,哪個男人又甘願自己的女人給別的男人治病呢?

他接手治療病人,大皇子會承他的情,畢竟他堂堂太醫院院使,怎麼可能給街頭賣藝的人治病呢,就是他賣一輩子的藝,也付不起醫藥費啊。

大皇子極有可能會被立為太子,會是將來的九五之尊,能得他看重,太醫院院使的位置,他就坐的穩如磐石。

但是,趙院使搖頭了,不是他端著架子,不願意幫大皇子,而是他無能為力啊。

他望著大皇子道,「方才我也瞧了傷者,他傷的不輕,那矛頭沒入體內,若是拔出來,臣只有一成把握能止血,何況後背還有……。」

一成把握,其實跟直接說沒把握沒什麼區別,只是說法比周大夫直接叫人準備後事要好聽些,不管怎麼說,人家好歹也是太醫院院使,是太醫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