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世嫁 >第三百一十一章 雙生

第三百一十一章 雙生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

?和楚北在侯府門前分別後,楚北騎馬回宮,清韻則去了春暉院。

一路上,不少丫鬟小廝看著她,偷偷捂嘴笑。

清韻隱約聽見,他們在議論大皇子帶著她遊街示威的事,還有周二姑娘當街跪求她給右相夫人治病的事。

清韻聽得一臉羞赫,連侯府的丫鬟小廝都如此議論她了,還不知道侯府之外的人是怎麼想她的。

她腳步比尋常快了三分,她去了春暉院,老夫人看她的眼神慈藹溫和。

清韻還以為她會提她遊街的事,誰想老夫人一句話沒說,只笑道,「累了一天了,回去歇著吧。」

清韻便福身告退了。

等她走後,老夫人端了茶水,輕輕啜了一口,二夫人就笑道,「除重症,用猛葯,大皇子為了迎娶三姑娘,這一劑葯下的不輕,估摸著這一兩天,侯府就該著手準備三姑娘出嫁事宜了。」

老夫人聽得一笑,「這事也該有個結果了。」

雖然京都一直有流言說現在的大皇子就是楚大少爺,但朝廷一日沒有承認,大皇子就始終是大皇子,今兒大皇子帶清韻先遊街,後游湖,極盡寵溺,大皇子是楚大少爺的事,也算是公諸於眾了。

想到清韻,老夫人老懷安慰,說實話,她也不知道清韻是一直倒霉,還是一直幸運,好像兩者參半。

福兮禍所依,禍兮福所倚,不到最後,還真不知道是福還是禍。

只希望這一次,清韻能安然出嫁,別再跟上回似地了。

老夫人盼著第二天的早朝,可惜皇上誤食河豚魚,本來沒事,但是喝香皂水還有服藥,導致上吐下瀉。身子虛脫,告假一日。

皇上喝香皂水催吐時,太后就知道了,她當即趕到御書房。找太醫詢問皇上的病情。

太醫們並不了解河豚魚,他們也沒有從皇上的脈象中看出皇上中毒了,但是衛國公和左相確實有問題,他們醫術淺薄,看不出來他們是中了什麼毒。但是說致命,過於誇張了些。

尤其是喝侍衛用香皂洗手水,實在是折騰皇上的胃。

太后呵斥皇上過於信任清韻和楚北了,她篤定河豚魚的毒性沒有清韻說的那麼誇張。

皇上知道太后想什麼,她是怕清韻對逸郡王和明郡王,還有衛國公以及左相有救命之恩,就當說逸郡王,他是獻王府獨苗,獻老王爺的命根子,清韻救了逸郡王。獻老王爺必定承清韻和楚北的情。

皇上吐的頭暈,他沒有理會太后,只吩咐孫公公道,「找人驗證河豚魚是不是真的會致命。」

孫公公不敢耽擱,當即找了三個犯了錯正在受罰的丫鬟。

三人當著太后和太醫們的面吃下相同分量的河豚魚。

過了大約兩刻鐘,三個丫鬟就開始口唇發麻,過不多久就嘔吐腹瀉了。

丫鬟們毒發時間短很多,應該跟她們體質差有關。

其中一丫鬟服用香皂水,另外一個丫鬟不做治療,剩下一個由太醫們合力醫治。

不做治療的丫鬟。很快就四肢麻木無力,然後陷入昏迷,然後呼吸急促困難,再然後。便死了。

前後時間勉強不過一個時辰。

由太醫們合力醫治的丫鬟,比沒有醫治的丫鬟多活了兩刻鐘,最終沒能逃過一死。

倒是在嘔吐腹瀉時,就及時喝香皂水催吐的丫鬟,雖然受盡折磨,但是其他兩個丫鬟死後。她雖然渾身無力,但是還活著,甚至還能說話,求皇上饒命。

皇上看著她,道,「只要你能挺過去,朕就恕你無罪,放你出宮。」

丫鬟喜極而泣,連連道謝。

皇上看著她,眸光挪到幾位太醫身上,幾位太醫瑟瑟發抖,因為衛風磨香皂水的時候,他們都看著,他們還阻止皇上和左相他們服用。

是皇上對清韻和楚北信任,才會喝那髒兮兮的香皂水催吐,他們的阻止差點害了皇上,害了左相和衛國公啊。

幾位太醫趕緊跪下來俯首認罪,皇上譏諷一笑,望著太后,問道,「朕連自己的兒子都不信任,太后告訴朕,朕應該相信誰?相信這群庸醫嗎?」

太后崩著一張臉,沒有說話。

皇上緩緩把眼睛閉上了,「宸兒特地派了近身侍衛進宮告訴朕,河豚魚有毒勿食,是一片孝心,知道朕吃了河豚魚,及時醫治,他若是有心害朕,會派近身侍衛來嗎,害死了朕,他能得到這大錦江山?不要把宸兒想的那麼愚不可及!」

皇上驗證了河豚魚真的能吃死人,就坐實了清韻和楚北對他們有救命之恩。

第二天,上門道謝的是一撥接一撥。

先是瑾淑縣主,再是左相夫人,之後是衛國公府,獻老王爺沒有親自來跟清韻當面致謝,他碰到了侯爺,說了一句話,「沐三姑娘救了逸兒一命,對我獻王府恩重於天,以後三姑娘有什麼需要之處,只管開口,只要我獻王府能的上忙,必赴湯蹈火,在所不辭。」

這樣的承諾,侯爺承受不起,連忙道,「舉手之勞,老王爺言重了。」

哪裡言重了,根本就不重。

逸郡王就是獻老王爺活下去的動力,要是孫兒沒了,獻王府就算是垮了,哪怕逸郡王上吐下瀉,被人送回獻王府時,已經奄奄一息了,得知逸郡王是蹭飯蹭出來一身的毒,獻老王爺忍著,等逸郡王病情好轉了一些,獻老王爺是把孫兒掉在樹上毒打了一頓,然後才來道謝的。

罷朝一日,第二天,皇上就上朝了。

皇上臉色還有些蒼白,但是沒什麼大礙了。

上朝之後,江老太爺便站了出來,彈劾大皇子和鎮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