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世嫁 >第三百一十四章 必須

第三百一十四章 必須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

?「你!」右相夫人氣的胸口一疼。

她看清韻的眼神,就像是冰刀一般凌厲。

清韻只覺得好笑,「魚與熊掌,不可兼得,既然選擇了讓我救你一命,就別一副我欠了你女兒的神情,沒人能逼我救你,也沒人能逼右相府放棄大皇子妃的位置,既然選擇了,就坦然接受,不要想好事佔全。」

右相夫人氣的嘴皮都哆嗦。

周二姑娘有些不悅了,她丫鬟綠屏就道,「我家夫人會這麼倒霉,還不是府上大夫人偷梁換柱造成的嗎?!」

青鶯也忍不住了,她冷笑道,「大夫人是偷梁換柱了,她也自食惡果了,但她沒有給你家夫人送冰顏丸吧,要冰顏丸真是大夫人送的,你家姑娘會當街跪求我家姑娘給你家夫人治病嗎?只怕早尋上門來,要侯府賠償了吧,你家夫人要覺得委屈,可以去找成國公府大太太啊,把錯算在我家姑娘頭上,你怎麼不怪在冰顏丸里下毒之人呢,真是好賴不分。」

丫鬟氣的臉都紅了,右相夫人冷笑,「不當是主子,連丫鬟都嘴皮這麼麻溜。」

青鶯膽子很大,「我不是嘴皮麻溜,我是講道理。」

她昂著脖子,像是一隻鬥勝的孔雀,傲嬌的抖著羽毛。

這回,連清韻都忍不住笑了。

這丫鬟的嘴皮真不是一般的溜,不但謙虛了,還踩了右相夫人一腳。

青鶯站在清韻身邊,道,「姑娘,我看右相府,從咱們進來,就沒歡迎過,咱們還是走吧,皇上雖然讓姑娘給右相夫人治病,但是人家不願意,咱們也不能硬要給人看病不是。咱們腦子又沒病。」

清韻聽得一笑。

周二姑娘有些急了,連忙道,「沐三姑娘見諒,娘親只是覺得有些愧對我。所以才言語過激,並非是有心的,沐三姑娘醫術高超,應該知道病人情緒容易激動,望體諒一二。」

她已經放棄大皇子妃的位置了。指不定現在重新賜婚的聖旨都寫好了,沐三姑娘這時候走了,相府真的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了。

跟清韻賠不是之後,周二姑娘走到右相夫人身邊,道,「娘,我是甘願放棄大皇子妃的位置的,強扭的瓜不甜,楚大少爺對沐三姑娘情深意重,甘願為了她。此生都不納妾,女兒不想插足在他們之間。」

青鶯聽著,用手掏了下耳朵,嘴撇了下。

嘴上說的再好聽都沒用,關鍵是得真心這麼想,方才丫鬟多嘴時,她怎麼不阻止,現在她勸姑娘走了,她就通情達理了,這不明顯是被逼出來。哪有半點真心?

這些話,清韻壓根就沒聽進心裡去,她知道大皇子妃的事,右相夫人和周二姑娘這輩子都難以釋懷了。

她今天是來給右相夫人治病的。治好了她,從此和右相府井水不犯河水。

周二姑娘見清韻不動,忍不住拉清韻坐下了,賠笑道,「有勞沐三姑娘了。」

清韻看了右相夫人一眼,伸手道。「診脈。」

右相夫人還有些倔強,周二姑娘幫她把雲袖擄起來,抬起她的手搭在桌子上,讓清韻診脈。

清韻靜心凝神,纖弱無骨的手搭在右相夫人脈搏上。

周二姑娘看著,眸底流露出一抹妒忌來,她和清韻年紀相仿,為何她就學的一身讓人驚嘆的醫術,她是從何處學來的?

見清韻把脈,連把了兩回脈,而且臉色很難看,就跟太醫們的神情一樣,束手無策。

周二姑娘手就攢緊了,等清韻收回手,她就問道,「能不能醫治?」

清韻輕搖了下頭。

周二姑娘的臉唰的一下就沉了。

為了給右相夫人治病,她已經放棄大皇子妃的位置了,她已經很不甘心了,要是救不活她娘,那她的放棄意義何在?

周二姑娘給丫鬟綠屏使了個眼色,綠屏咬了下唇瓣,連忙出去了。

很快,右相就來了。

他臉色也有些難看,他望著清韻,努力緩和臉色,道,「沐三姑娘,內子體內的毒,當真解不了?」

「解倒是能解,不過……。」

說著,清韻便停了。

右相連忙問道,「不過什麼?」

「就怕右相夫人挨不到我研製出解藥來,」清韻回道。

右相身子一晃,臉色有些蒼白。

右相夫人的臉更是難看的要命,從她臉上,看到了對死亡的恐懼和害怕。

周二姑娘眼眶通紅,她急道,「求沐三姑娘儘力醫治我娘!」

右相也望著清韻了,求清韻儘力搭救。

清韻看著右相夫人的臉,她望著青鶯道,「讓衛馳找大皇子來。」

青鶯有些懵,下意識的問道,「找大皇子來做什麼?」

他又不會醫術,來了也沒用啊。

「快去,」清韻催道。

青鶯點點頭,趕緊跑了出去。

右相也望著清韻,「三姑娘,你找大皇子來是?」

清韻笑道,「右相應該知道,現在的大皇子是楚大少爺,他身上還帶著毒,我需要他身體里的毒來以毒攻毒,好控制右相夫人的體內的毒,至少在我研製出解藥前,她別再抓臉了。」

以毒攻毒這四個字,大家都不陌生,右相則道,「切莫傷了大皇子。」

說完,右相就覺得他多言了,大皇子是她未來夫婿,她總不會為了救一個外人,傷自己夫君的性命。

正想著呢,就聽清韻笑道,「不會,只是要大皇子半碗血而已。」

清韻說的雲淡風輕,右相眼皮都跳了下。

要皇子半碗血,這不是小事啊。

過了約莫半個時辰,楚北就來了。

這期間,右相夫人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