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世嫁 >第三百一十七章 賢良

第三百一十七章 賢良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

readx清韻的確收過一回納采禮了,不過那是鎮南侯府抬來的,有三十六抬。

但現在楚北不是楚大少爺,而是大錦朝大皇子,嫡長子娶媳婦,要是從宮裡不抬點聘禮出來,回頭二皇子三皇子他們娶皇子妃該怎麼辦?

讓外祖父掏聘禮幫外孫娶媳婦,皇上面子上也不好看啊,又不是窮的連聘禮都拿不出來的人家,需要外祖幫襯。

這不,讓欽天監把日子算算,今兒合適送納采禮,趕緊把納采禮送來了。

足足四十八抬,沒一抬都足夠分量。

周總管看了眼禮單,就倒抽了一口氣。

之前鎮南侯府送來的納采禮,就讓他大吃一驚了,宮裡送來的足足有鎮南侯府的兩倍不止。

光是珍珠,就不知道多少了,大東珠,小東珠,還有霸王珠……

就那麼多珍珠,就足夠清韻衣食無憂一輩子了。

清韻在侯府門前幫人診脈,臉頰緋紅,沒辦法,一堆人跟她道喜呢,說她菩薩心腸,救死扶傷,菩薩一定會保佑她和大皇子幸福一輩子,還有生一堆的兒女……

清韻臉皮不薄,也紅的能滴血了。

幾個丫鬟看著那些納采禮,雙眸泛光,嘴彎彎的,怎麼憋都憋不下去。

這還只是納采禮呢,回頭的禮只會重不會輕,鎮南侯府送來的聘禮,侯爺問過鎮南侯了,說不用送回鎮南侯府,侯府也不會落下半點,全給姑娘做陪嫁,再加上宮裡送的,回頭出嫁,得有多少陪嫁啊?

之前姑娘出嫁,顧及郡主公主,所以兩抬並著走,現在是大皇子娶媳婦,皇家最愛的就排場了啊。

四十八抬納采禮抬進侯府。清韻沒有進府,依然在外面幫人看病。

約莫小半個時辰,侯爺親自送禮部官員出府。

他看著清韻道,「太后找你。你進宮一趟。」

清韻眼睛眨了兩下,心下有些瞭然,應該是她不給右相夫人祛傷疤的葯,右相找了寧太妃,寧太妃覺得委屈了。找太后告狀?

要說清韻也納悶,寧太妃雖然是太后的表妹,可到底是堂堂太妃,還是寧王的親娘,為什麼要事事以太后馬首是瞻呢?

安心的頤養天年不好嗎,非得要參與立儲,她是不是吃飽了撐著啊?!

太后都沒說要毒殺她,她卻擅自做主,在太后送她的冰顏丸里下毒,還說是為太后排憂解難。太后是誰,她要殺人,需要她偷偷動手嗎?

她擅自毒殺她,如果不是事情敗露了,太后都不知道。

尤其是若瑤郡主不喜歡寧太妃,那種不喜歡很明顯,甚至可以用厭惡兩個字來形容了。

太后也是,壓制皇上,這兩表姐妹是不是變態啊,母慈子孝不好嗎。非得要弄得跟仇人似的才開心?

清韻壓根就不願意進宮,可是太后傳召,連馬車都一併帶來了,她不去不行。

看著排的老長的隊伍。清韻眼睛微微眯起,道,「我還要給他們治病呢,能否改日再去見太后?」

禮部官員還有宮裡的公公也有些為難,沐三姑娘贈醫施藥是善舉,多少人等著她看病呢。這時候太后找她,不是招人嫌嗎?

可是,他們是奉命行事啊,太后還等著見她呢。

公公望著清韻道,「太后傳召,三姑娘還是隨我們進宮一趟吧,快去快回,耽誤不了多少時間。」

侯爺也知道太后找清韻沒好事,可是太后傳召,不去便是抗旨,乃大罪,他道,「我讓周總管將周大夫請來,代替你贈醫施藥半天,尋常的病,周大夫看足夠了。」

說著,侯爺還看著那些等著清韻治病的窮苦百姓,道,「諸位如果病情緊急,或是一些小病小痛,就先讓周大夫先幫你們診治,如果是陳年舊疾,不妨多等些時候。」

這些病人,大多都是沒錢看病抓藥,那種陳年舊疾的很少。

清韻贈醫施藥,他們才會來,現在有周大夫幫他們治病,他們哪裡會反對。

再說了,他們又沒有聾,人家沐三姑娘不是不給他們看病,是沒時間,太后傳召她呢,她都想改日再去,以他們病情為先,只是太后不許啊。

他們還從未遇到過把他們這些人的賤命放在心上的人,沐三姑娘是唯一一個。

那些人也通情達理,連忙道,「沐三姑娘,你先忙吧,我們多等一會兒不妨事,等不及的,還有周大夫呢。」

清韻聽得動容,她點頭道,「我會儘快回來的,只是天氣炎熱,你們小心中了暑氣,口渴了一定要喝水,不要強忍著。」

說完,清韻吩咐周總管道,「無限量供應茶水。」

周總管連忙點頭,心中忍不住感慨,像三姑娘這樣善良的姑娘,真的不多見了。

在無數雙眼睛的注目下,清韻坐上馬車,朝前走去。

知道清韻忙,所以馬車跑的很快。

不一會兒,便進了皇宮。

有公公領路,帶著清韻直奔永寧宮。

清韻還以為永寧宮,只有太后和寧太妃,沒想到皇上、皇后、雲貴妃都在。

濟濟一堂,見她進來,都看著她,看的清韻有些心底發毛,她怎麼覺得,她要被人審問一般?

清韻有些緊張,但看到皇后一張美的天怒人怨的臉,好看的唇瓣,有一抹輕淺笑容,如一朵淡雅的梨花,她的心,忽然就安定了下來。

楚北就在宮裡,要是真有人刁難她,他肯定會出現的。

再說了,她也沒做什麼有違大錦律法的事,身正不怕影子斜,她怕個毛線啊?

心中安定,腳步就沉穩,連背脊都不自覺挺直了三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