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世嫁 >第三百二十二章 重任

第三百二十二章 重任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

?

琳琅郡主拿著荷包,朝清韻這邊望了一眼,便轉身離開了。

她的丫鬟還努了努嘴,有些不高興,覺得清韻駁了她家郡主的面子。

但是更多的人卻是高興,看清韻的眼神帶著感激和欽佩,他們出身貧窮,平常得病,基本靠忍,扛過去算命大,扛不過去,不過是一張草席草草了事。

他們能活到今天,算是命大了,只是常年辛苦勞作,外加忍飢挨餓,身上一堆的毛病,不是這裡痛,就是那裡痛,苦不堪言。

安定侯府三姑娘的醫術,連太醫院的太醫們都比不過,卻能慷慨贈醫施藥,成親在即,紆尊降貴給他們治病,這已經很是難得了,現在還為了照顧他們,連東王府郡主都要依照規矩來,在她眼裡,他們這些衣衫襤褸的窮苦人和高高在上錦衣華服的郡主是一樣的啊。

他們生活在最底層,何曾受到過這樣的對待,好像一下子有了尊嚴一般。

那邊,清韻在給人把脈,她能清楚的感覺到那些射在她身上的眸光有變化,她微微一笑。

然後,抬眸看著眼前坐著的中年男子,男子身子很虛,氣色很差,一看就像是得了重病一般,見清韻蹙眉,男子就有些擔心了,問道,「我是不是沒治了?」

清韻搖了下頭。

男子一顆心就掉進了谷底,他早知道自己沒治了,吃了好些葯,一直不見好,總覺得大限快到了。

清韻望著他,問道,「你家幾口人。平常做些什麼?」

男子心底悲傷,乍一聽清韻這麼問,他還以為清韻要他立遺囑了,一個大男人,眸底竟有了些淚花,他哽咽道,「我家中有六十六歲老母。還有妻子和兩雙兒女。還有一個從軍斷了胳膊回家的弟弟,我家中有四畝地,我會些手工……。」

男子說著。清韻有些驚呆,他一個人要養活多少人啊,光孩子都有四個了,難怪要夜以繼日的幹活了。

不幹活。哪裡弄吃的啊。

養不了,就別生那麼多啊。清韻忍不住唏噓。

見男子眸光帶了絕望,清韻笑道,「不是什麼絕症,我給你開些葯。吃幾天就沒事了。」

男子先是一怔,隨即狂喜。

清韻無奈搖頭,提筆沾墨。在紙上寫起來。

青鶯站在一旁,看清韻寫了幾個字就停了筆。不由得睜大雙眼,有些不敢置信。

這男子都病的快要斷氣了,姑娘居然只給他開了一味葯,還是害人用的巴豆,這也太兒戲了吧?

尤其是巴豆下面還有一百個銅板……

巴豆和錢也能治病嗎?

好吧,錢能治病,可是錢都是用來買葯和找大夫用的,哪有從藥鋪里給他抓一百個銅錢的啊?

青鶯直勾勾的望著清韻,她有些擔心,清韻是昨晚沒休息好,有些頭昏了。

清韻把藥方遞給男子,笑道,「放心吧,這藥方服用三天,我保管你有精神。」

青鶯,「……。」

吃三天的巴豆,拉都能把人拉死了,還精神?

看著男子雙手碰過藥方,千恩萬謝,青鶯都有些同情他了,她也拉過肚子,那滋味可不好受呢。

等男子走了,青鶯忍不住低聲道,「姑娘,你怎麼給他開巴豆啊?」

清韻輕輕一笑,「巴豆是葯,怎麼不能治病?」

青鶯啞然。

清韻繼續給人治病開藥方,青鶯幫著研磨。

天氣炎熱,硯台里的墨乾的很快。

又看了兩個病人,侯府門前又來了客人。

這一回,還不是別人,是江老太爺,還有江筱姑娘,她也來了。

看見江老太爺,清韻忙起身給他見禮,「見過外祖父。」

江老太爺看著她,輕點了下頭,然後笑道,「聽說你贈醫施藥,你江筱表姐要來瞧瞧,順帶看有沒有幫得上忙的地方,我正好沒事,就過來看看。」

清韻連連點頭,然後望著剛坐下,等著她看病的老嫗,笑道,「請大娘等我半盞茶功夫。」

那老嫗連連笑道,「三姑娘先忙,我多等一會兒沒事。」

清韻朝她一笑,然後扶著江老太爺進侯府。

其實,昨天從皇宮出來,她就想找江老太爺,問問他舉薦她幫琳琅郡主退婚一事,只是侯府門前還有一堆人等著她看病,她只能忍下了。

沒想到江老太爺卻來了,真是磕碎了就有人送枕頭來啊。

進了侯府,江老太爺就望著江筱道,「你去給沐老夫人請安。」

江筱知道江老太爺有話要單獨和清韻說,她忍不住輕撅了下嘴,她可是祖父嫡親的孫女啊,有什麼話,不能當著她的面說的?

江筱一步三回頭的走遠了。

清韻都有些不好意思了,青鶯和綠兒自動自覺的退後十步。

清韻望著江老太爺道,「外祖父,你支開表姐,是要和我說什麼事?」

江老太爺看著清韻道,「方才來的路上,聽四下都在議論東王府琳琅郡主找你看病,被你回絕的事?」

清韻點頭,「倒算不上回絕,只是讓她過幾天再來。」

江老太爺眉頭不期然皺了下,清韻忍不住問道,「外祖父跟皇上舉薦我幫琳琅郡主退掉興國公府大少爺的親事,這是為何?」

江老太爺聽得一笑,他就猜到昨天清韻進宮,皇上會忍不住跟她提這事,他笑道,「皇上登基快二十年了,朝廷兵權大體上都沒有什麼變動,你可知道原因何在?」

清韻嘴角有些抽,朝廷兵權變動,跟她沒什麼關係啊,她沒事瞎捉摸這些幹什麼?

可是外祖父在她說東王府的事時,提起這事,很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