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世嫁 >第三百二十三章 沖喜

第三百二十三章 沖喜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

?琳琅郡主不但死了,而且興國公府大少爺成了殺人兇手。

事情是這樣的。

琳琅郡主從一開始就沒想過嫁給興國公府大少爺,只是迫於太后賜婚,不敢不嫁。

後來,楚北一腳將興國公府大少爺踹進了牛糞里,琳琅郡主有了退親的理由,雖然很傷人,但她不想委屈自己。

只是她和興國公府大少爺的親事是太后賜婚的,想退親可沒那麼容易,這不,糾糾纏纏到如今,也沒糾纏出個結果來。

琳琅郡主很上火,然後她送了信給興國公府大少爺,邀請他赴花亭湖之約。

興國公府大少爺知道琳琅郡主想退親,他也不是非琳琅郡主不娶,只是東王府對興國公府來說很重要,娶她只是為了興國公府招兵買馬,擴充兵權。

要是能選擇,他或許都懶得看一眼,尤其這個女人對他百般嫌棄,死活不願意嫁給他,他就更不稀罕了,就算娶回來,他也沒打算好好待她,他都想好了,琳琅郡主將來要是不服軟,他就干晾她一輩子。

本來,琳琅郡主邀請興國公府大少爺昨天游花亭湖的。

但是興國公府大少爺存心氣琳琅郡主,說他沒空,往後挪了一日。

就是今天赴約,興國公府大少爺也是姍姍來遲,還帶著一身的酒氣來,把琳琅郡主氣的夠嗆。

看著興國公府大少爺,琳琅郡主俏臉帶怒,「你知不知道你遲到了多久?整整一個時辰!」

興國公府大少爺打著酒嗝,不在意道,「我很忙,能忙裡抽閑來赴你的約,是給你面子了,不要得寸進尺。」

琳琅郡主當時就恨不得一腳將他踹飛。

她氣紅了,胸口直起伏。

臉紅如霞,胸前**隨著呼吸微微顫抖。有些閃興國公府大少爺的眼睛,他兩隻眼睛都泛綠光了,加上喝了不少酒,就更容易衝動了。

這不**上腦。興國公府大少爺就開始調戲琳琅郡主了。

琳琅郡主哪會讓他得逞,她掙扎著,把興國公府大少爺給惹毛了,他一把抓了她的胳膊道,「不從我?要不是楚大少爺。你早就是我嫡妻了!我想怎麼玩你,就怎麼玩你,就你這貞潔烈女的模樣,我見多了,爺沒別的愛好,就喜歡看貞潔烈女變蕩婦,等爺把你弄舒服了,你會求著爺疼你的!」

說著,他就抓緊琳琅郡主要來硬的,想生米煮成熟飯。省的東王府嘰嘰歪歪鬧退親,然後祖父和父親整天的罵他不成器。

琳琅郡主抵死不從,她怒道,「我就是死,我也不會嫁給你!」

這話,對一個男人來說,那殺傷力跟戴綠帽子沒兩樣了。

都說好死不如賴活著,他得差到什麼境地,有多麼的招人嫌,才會讓琳琅郡主寧願死。也不願意嫁給他?

這話,要是傳揚出去,他會跟當初被楚大少爺一腳踹進牛糞里一樣,淪為整個京都的笑柄!

興國公府大少爺瞬間興緻全無。他狠狠的抓著琳琅郡主的手,冷笑反問,「你寧願死,也不願意嫁給我?」

琳琅郡主被握的手腕生疼,她咬了牙道,「是。我寧願死,也不願意嫁給你!」

興國公府大少爺恨不得掐死琳琅郡主了,他鬆了手,道,「我倒要看看,你有沒有膽量死!爺告訴你,你要真死了,爺就娶你屍體為妻,****摟在懷裡!」

琳琅郡主氣的臉又紅又白,這不,氣頭上,她直接跳湖了。

性子剛烈,興國公府大少爺當時就嚇懵了。

等回過神來,趕緊叫人下去救琳琅郡主。

等把人救上來,琳琅郡主已經沒氣了。

興國公府大少爺當時就嚇癱軟在地。

跟隨琳琅郡主來的丫鬟哭的是呼天搶地,哭聲之大,引得花亭湖上其他游湖的人紛紛側目。

這一下,琳琅郡主跳湖自盡,興國公府大少爺在場的事,就為大家所知。

不然興國公府大少爺還可以殺人滅口,來個死無對證。

畫舫划到岸邊,趕緊送琳琅郡主去找大夫,大夫把脈過後,都搖頭道,「沒有呼吸,也沒有了脈搏,沒得救了。」

興國公府大少爺是習武之人,從琳琅郡主被托上船,他就可以斷定琳琅郡主死了。

只是他不敢相信罷了,東王府就一個郡主啊,東王捧在手心裡疼的,她死了,東王府會放過他嗎?

而且,琳琅郡主就死在他面前,還是因為他欲來硬的,可以說是他活活把琳琅郡主逼的自盡的。

興國公府和東王府不僅結親不成,只怕還會結仇啊!

東王府掌握大錦朝兵器鍛造,要是在供應給興國公府兵馬的兵器上動手腳,一旦上了戰場,定會潰不成軍……那時候,興國公府還怎麼掌握兵權?

只怕太后也難犯眾怒,偏袒興國公府啊。

琳琅郡主跳湖自盡的事,在她屍體還沒有送回東王府時,就已經傳遍整個京都了。

這麼大的事,連太后都震驚了。

興國公得知琳琅郡主跳湖自盡的經過,手中一根結實藤條打在興國公府大少爺身上,生生給打斷了。

可是琳琅郡主死了,就是將興國公府大少爺活活打死也救不回來她了。

興國公頭疼,加上太后傳召,他趕緊進宮了。

太后詢問琳琅郡主跳湖自盡一事,興國公不敢隱瞞,因為也隱瞞不了。

當時畫舫上,有琳琅郡主兩個丫鬟,還有畫舫上的船工們,他們都知道實情,本來興國公府大少爺就犯了錯,若是再撒謊,那是罪加一等。

而且,在太后面前,興國公極少撒謊。

太后的性子孤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