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世嫁 >第三百三十七章 肉香

第三百三十七章 肉香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

聽到聲音,清韻身子一凜,恨不得把舌頭給咬斷。)

他是什麼時候進屋的,她怎麼都不知道,喜鵲她們出去怎麼也不說一聲!

在浴桶里,轉了身,便瞧見楚北站在屏風處。

他俊逸絕倫的臉上,似笑非笑,像是在生氣,又不像是。

清韻故作鎮定道,「那些蚊子太狠了,昨晚咬的包到現在還沒有消退,我怕熏香奈何它們不得,打算抹些迷藥。」

反正她沒有直說迷暈他,之前說是蚊子咬的,迷暈蚊子完全可以啊!

楚北氣笑了,笑聲猶如遠山晨鐘暮鼓,穿破雲霧而來,笑的清韻臉皮都發燙。

她這是自欺欺人啊,都有一種睜著眼睛說瞎話,掩耳盜鈴的感覺了。

清韻泡在浴桶里,水淹到她頸脖子處,還有嬌艷花瓣沾染在她脖子上,更添誘人風情。

多看兩眼,楚北眼神都凝了起來。

清韻還以為他會過來,誰想到他竟然轉了身。

她大鬆了一口氣,到底是皇家,注重規矩,不會做出白日宣淫的事來。

清韻就放心的沐浴了。

不過很快,她就打消念頭了。

平常有丫鬟添水,保持水溫,現在青鶯和喜鵲都走了,不過一刻鐘,水就涼了。

清韻泡不下去,就要起來。

然後,她發現丫鬟沒有給她拿衣服來……

就連方才換下的臟衣服,也被丫鬟抱走了。

清韻望向屏風,隱約可見楚北坐在那裡喝茶。

她輕咳了一聲,道,「喂。幫我拿件衣服來。」

不是清韻不喊楚北夫君或者相公,實在是喊不出口,覺得怪怪的,可是當著外人的面,她喊起來又格外的溜。

只是她這樣喊,楚北瞥了屏風一眼,道。「你方才喊我什麼。我沒聽清楚?」

清韻一聽,就知道這廝不滿意她那麼喊他,她只能認命道。「相公,幫我拿件衣服。」

楚北挑了下眉頭,把手中茶盞放下,起了身。朝偏閣走去。

很快,楚北就回來。給清韻拿了衣服回來。

他很聽話,幫忙拿了一件衣服!

他就拿了一件小肚兜……

上面綉著石榴花!

看著那肚兜,清韻一張臉都漲紅的發紫了,渾身散發著一股濃濃的無力。這廝心眼大到她都無話可說了,她就想問一句,就他幫忙拿的這一件衣服。她穿了跟沒穿有區別嗎?有嗎?

不想跟楚北說話了,清韻把頭扭向別處。猶豫著要不要扯著嗓子把丫鬟喊進來。

正醞釀著,忽然胳膊被人抓住,然後就被拉了起來。

猝不及防之下,嚇的清韻尖叫出聲。

外面,青鶯和喜鵲都守在門外呢,忽然聽清韻驚叫,兩人趕緊起了身。

兩人是打算進屋的,結果手才碰到門呢,就聽楚北道,「沒有吩咐,不許進來。」

兩丫鬟互望一眼,默默的把手收了回去。

屋內,楚北將清韻從浴桶里抱起來,清韻整個人差點炸開。

雪白如凝脂的肌膚像是打了一層胭脂一般。

她捶打著楚北道,「快放我下來!」

楚北沒有理她,她那點米分拳在楚北眼裡根本就不夠瞧,他只道,「方才母后將我找了去。」

說了一句,然後就沒了。

弄的清韻又羞又惱,偏心底還痒痒,想知道皇后找他去幹嘛。

她忍住沒問,很快,楚北就將她放在了床上。

剛放下,她隨手就把疊好的被子拉過來,要將自己遮住,可是楚北彎著腰,她根本蓋不住,只能勉強遮住胸前,她臉燙的都能烙餅了,她連忙道,「皇后找你肯定還是有事,你去忙正事吧。」

楚北看著她,抬起手,撫摸著她光潔的額頭還有耳際,眼神炙熱,嗓音也帶了些沙啞道,「母后說明日祭天、祭祖會很累,讓你我晚間一定要歇息好。」

清韻,「……。」

祭天、祭祖一定要在她圓房之後,明天之前一定要圓房。

可是皇后又說祭天很累,讓他們一定要歇息好。

這不是明擺著催他們有空就趕緊圓房,晚上安安靜靜的睡覺,別瞎鬧騰睡不安穩嗎?

可是現在是大白天啊!

清韻臉上一陣一陣的紅暈,就像是一望無際的碧空上飄蕩的晚霞,美的叫人驚嘆。

可清韻卻很不適應,因為她感覺到有東西抵著她。

她很清楚那是什麼。

她忍不住挪動了下,結果被楚北壓的更緊了,壓的她都有些透不過氣了。

她覺得她要不掙扎,早晚要被他給壓死,她努力推他,可是推不開,只道,「你壓疼我了!」

「你別亂動,」楚北呼吸粗重,聲音沙啞。

他摸著清韻的耳朵和頸脖,看著清韻嬌艷欲滴,像是水洗的櫻桃,泛著誘人的光澤。

清韻的耳朵很敏感,楚北帶著重繭的指腹摸著,叫她忍不住顫慄。

她想扭頭,躲開楚北的手,卻感覺到炙熱的氣息更近了。

那雙攝人心魄的眼睛,帶著絢麗邪魅的光芒,越靠越近,深邃的眸底倒映著自己的嬌容,那迷離的眼神,叫她恍惚。

唇瓣被噙住,柔軟而炙熱的觸感,讓她腦袋瞬間空白,只覺得頭暈目眩。

好像一下子,就呼吸困難了。

她下意識的張大了嘴,正巧讓楚北的舌頭鑽了進來。

本來清韻還能反抗,可是楚北的舌頭一碰到她的舌尖,那一瞬間,清韻就好像軟了下,失去了反抗力。

整個人依偎在楚北的懷中,任他欲與欲求。

楚北一直覺得清韻的唇瓣美的像櫻桃,可是這會兒他只覺得,櫻桃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