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世嫁 >第三百三十八章 奢華

第三百三十八章 奢華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

readx天漸破曉,雲霧朦朧,如同輕紗籠罩著金碧輝煌的皇宮。

本該熟睡的時辰,清韻卻早早的就醒了。

她睡的太久,實在睡不著了。

她被楚北抱在懷中,想掙扎著起來,卻又怕驚醒了他。

她微微抬頭,就見到楚北精緻的下顎,唇若朱丹,鼻樑高挺,雙眼闔緊,睫毛修長的叫人妒忌,還有眉毛……

無一處不精緻,她想雞蛋裡挑骨頭都找不到瑕疵。

真是得天獨厚,上天的寵兒啊。

想到這樣風姿卓絕的男子是她的夫君,清韻心底就像是抹了蜜一般,甜的膩人。

她忍不住伸手,摸著楚北好看的眉毛。

摸了一遍又一遍。

還有耳垂,輕輕的揉捏著來打發時間。

想到楚北說她肉香,清韻眸光閃了閃,嘴角一抹笑,燦若朝霞。

她湊上去,狠狠的嗅著,只嗅到一股淡淡的葯香,像是從骨子裡散發出來的一般。

因為中毒,楚北服用了六年的葯,受了多少折磨和痛苦,要不是他心性堅韌,換做常人,早忍不住了。

拋開這些想法,清韻輕喚了楚北一聲。

聲音很輕,就像是在楚北的耳畔呢喃,溫柔的像是湖畔扶柳清風。

見楚北沒有動靜,清韻膽子就大了,她伸手掀開楚北的衣襟,露出雪白而強健的胸膛。

挑了塊好位置,清韻又看了楚北一眼,確定他睡的熟,清韻狠狠的啃了上去。

起先,她沒敢用大力氣,怕把楚北給啃醒了,可是不用力,好不容易吸出來的草莓又消退了。

清韻那個火大,在心底罵了楚北兩句皮厚,然後就開始琢磨了。

楚北是習武之人。他對疼痛的承受力是她的百倍不止。

用一般的力道,肯定沒法留下印記,只能下狠口。

打定主意,清韻就用力吸了。

種完一顆草莓。接著挑地方趕緊種第二顆。

很快,就種了七八顆草莓了。

就在她準備種第九顆的時候,她嘴剛剛碰到楚北,就聽腦袋上有說話聲傳來,「背上要不要也種兩顆?」

清韻腦袋有一瞬間當機。

等她反應過來時。已經被楚北欺身壓住了。

清韻一張臉,紅的跟天邊一縷朝霞一般,尤其楚北的眼神清明,沒有才睡醒的慵懶,顯然是醒了很久了,她問道,「你什麼時候醒的?」

楚北沒有回她,只是抬手摸著清韻的如煙柳眉。

很顯然,在清韻摸他眉毛的時候,他就已經醒了。

他裝睡裝到現在!

「方才我喊你。你為什麼不應我?」清韻推攘著楚北,臉微微紅。

她不是很喜歡這個姿勢聊天,總覺得很危險,而且說話都沒什麼氣勢。

楚北摸著清韻的耳垂,低笑一聲。

他裝睡,就是想看看清韻睡不著時會做些什麼,他沒想到,她居然偷偷摸摸的種草莓,也太記仇了些吧?

她以為偷偷摸摸的,他就不會發現了?

習武之人。若是連這點警惕都沒有,還談什麼習武?

他俯身而下,噙住清韻的唇瓣,一通親吻。

清韻有些怕了。在楚北親她脖子的時候,清韻趕緊推開他,道,「別……。」

楚北望著她,摸著她嬌嫩唇瓣,道。「一大清早就撩撥我,現在說別,不晚嗎?」

清韻臉燥紅,眼神躲閃,有些心虛道,「誰撩撥你了,我只是以牙還牙罷了,一會兒就要起床了,今兒要祭天和祭祖呢,你別害我出醜。」

聽清韻這麼說,楚北狠狠的捏了下清韻的鼻子,道,「我看你就是晾准了我今兒不敢把你怎麼樣,才敢這樣胡作非為。」

被楚北猜中心思,清韻也不辯駁,確實如楚北猜的那樣,她就是晾准了今兒怎麼種草莓,楚北都不敢再碰她,她才敢這麼做,做人識時務很重要。

楚北奈何她不得,他狠狠的在清韻唇瓣上應下一吻,撂下狠話道,「等祭天、祭祖回來,我再好好收拾你。」

說完,楚北就起了身,徑直朝屏風走去。

很快,就聽見了嘩嘩水聲傳來。

清韻輕呲牙,說的好像她不胡作非為,他就會饒過她似地。

她稍稍起身,望向窗外,只見天際,霞光旖旎,燦若錦繡。

她有些驚訝,她還以為只是過了一會兒,沒想到過去這麼久了,至少有一刻鐘了。

好一會兒,楚北才用冷水把渾身的浴火熄滅。

他走出來,看見清韻一臉無辜的神情,還有微露的****,剛熄滅的浴火好像又有了騰起之勢。

他定了定神,沒有朝清韻走去,而是走向小榻,拿起小几上的書,看起來。

清韻看著,既無語,又慚愧,明明過目不忘就佔盡了優勢,再加上勤奮刻苦,還讓不讓旁人活了?

要換做她也是皇子,有這樣的皇兄,她估計也特別的想弄死他。

清韻仰躺在床上,看著錦繡紗帳走神。

過了沒多久,就有丫鬟推門進來了。

除了青鶯和喜鵲外,還有丁香和百合。

看到楚北在看書,清韻躺在床上發獃,幾個丫鬟俱是一怔,她們還以為清韻和楚北都睡著呢,沒想到都起床了。

主子醒了,丫鬟還睡著,沒來伺候是罪啊。

丁香和百合有些害怕被責罰,但是兩丫鬟聰慧,什麼都沒說。

青鶯和喜鵲朝床榻走去,道,「皇子妃怎麼這麼早就醒了?」

清韻掀開被子,就要下床道,「睡太久了,睡不著了。」

丫鬟趕緊把銅盆放下,過來幫清韻更衣。

因為今兒要祭天、祭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