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世嫁 >第三百三十九章 驚艷(二更)

第三百三十九章 驚艷(二更)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

?換衣裳,梳妝洗漱後,便是用早膳。

早膳剛剛吃完,便有公公過來催了,說皇上散朝了,快要出發去祭天了。

清韻便放下筷子,凈手之後,便和楚北去了長信宮。

一路上,清韻那一身衣裳不知道驚艷了多少人。

進了長信宮,雲貴妃見到清韻,眸底忍不住流露出一抹妒忌來。

正巧皇上也在皇后這裡,她就忍不住道,「這件衣裳,莫不就是昨兒皇上賞賜給大皇子妃的貢品見面禮?」

皇后上下看了清韻兩遍,嘖嘖點頭道,「望州蒙家的織造和刺繡手藝當真是舉世無雙,遠非宮裡的綉娘能比的。」

雲貴妃看著清韻,又望向皇上,道,「昨兒臣妾還以為皇上真的送兩大缸的醋和醬油給大皇子妃呢,原來皇上給大皇子妃精心準備了這樣一份重禮,這件衣裳,要準備好,少說也要半年吧?」

半年前,她還不認得清韻呢,皇上那時候就精心準備這樣一份重禮給大皇子妃了?

雲貴妃怎麼也不信的,若是她沒有記錯的話,皇上和大皇子妃第一回見面,應該是在宣王府桃花宴上。

所以這件衣裳肯定不是給大皇子妃準備的,就是不知道給誰準備的,又為何穿在她身上,這般的合適。

雲貴妃在猜測,只聽皇上笑道,「兩年前,南楚公主來給朕賀壽,她身上穿的衣裳,讓我大錦黯然失色,朕就下令讓蒙家精心綉制了這件衣裳,兩年過去,朕都忘記這件事了,蒙家卻把衣裳送了來,送來的倒也及時,朕正為送什麼給清韻頭疼,就索性將它賞賜給了清韻。穿著還挺不錯。」

聽皇上這麼說,雲貴妃也想起了兩年前,才十三歲的南楚公主來大錦朝,當時她身上穿的衣裳。當真是美到極致。

皇上讓蒙家準備的衣裳,確實可以與南楚公主一爭高下。

只是兩年才綉好的衣裳,還不是為她準備的,卻到了她的手裡,清韻的好運氣。叫雲貴妃妒忌的有些咬牙了。

清韻站在那裡,聽皇上這樣說,她都懷疑她之前是多心了,這件衣裳應該只是湊巧到了她手裡,而不是和什麼獻舞有關。

不然兩年前開始綉制的衣裳,為何能剛剛好穿在她身上,兩年前她才十三歲啊,身子都還未展開,誰又知道她兩年後是胖是瘦,是高是矮?

衣裳的事。就這樣過去了。

清韻跟隨楚北給皇上皇后還有雲貴妃請安。

小坐了片刻,外面就有公公來請,說可以出發了。

皇上起身,邁步下台階,皇后緊隨其後,雲貴妃慢皇后半步,再後面是楚北和清韻。

清韻和楚北是並肩走的,要依照規矩,她也要慢楚北半步,這事不僅二夫人說過。嬤嬤也說過,清韻知道,但做不到,她喜歡和楚北並肩走。因為側過頭,就可以看見楚北的眼神,可是慢半步,就什麼都看不到了。

跟著皇上,到了議政殿前。

瞧見皇上來,文武百官跪下給皇上行禮。

皇上抬手讓他們起來。

今兒先祭天。再祭祖。

這一回祭天和祭祖和尋常不同,尋常時候要先齋戒三天,焚香沐浴,再去祭天、祭祖。

這一回是因為大錦朝皇長子娶妻,延續大錦朝血脈的祭天。

讓新婚燕爾,正是你儂我儂的新婚夫妻齋戒,顯然不合適啊,因為求的就是子嗣綿延。

因為沒有齋戒,所以要清韻獻舞,以示崇敬。

祭天之後,皇上和文武百官們齋戒三天,清韻和楚北也要吃素,但是其他就不用齋戒了,比如造人……要更努力才是。

讓文武百官為了她和楚北齋戒,清韻實在不好意思啊。

不過這是大錦朝規矩,她和還有楚北並沒有什麼太大的關係,不論誰是大皇子,只要他迎娶皇子妃,都要舉行祭禮。

祭祀講究虔誠,所以皇上是徒步去向祭壇的。

連皇上都走了,其他人肯定不用說了,竟然有序的跟著皇上往前走。

除了文武百官之外,還有十歲以上的皇子公主都要參加,聲勢浩大,浩浩湯湯。

走了約莫半個時辰,才到祭壇。

祭壇依山而建,是偌大皇宮裡最大的山,青山濃郁,生機勃勃。

到了祭壇,皇上和皇后去沐浴更衣。

雲貴妃站在一旁,有些扭帕子,只有皇后能陪伴在皇上身邊走上祭壇最高處,她只能在下面離的最近的台階上。

至於太后,她沒有來。

很快,皇上就換了祭服。

在禮樂聲中,和皇后一步步走向祭壇。

清韻和楚北緊隨其後。

上了祭壇之後,就開始祭奠了,先是迎帝神,再奠玉帛、進俎、行初獻禮、行亞獻禮、行終獻禮、撤饌、送帝神、望燎……

這是一般的程序。

還是那話,這一回祭祀特殊些,皇上初獻禮之後,楚北和清韻行亞獻禮。

進香什麼的都好說,就是那冗長,辭藻堆砌,叫人聽都聽不明白的祭詞,清韻努力聽,都沒聽明白。

皇上獻禮,就獻了半天。

皇上站起來後,孫公公端了托盤,上面有瓷盆,皇上用手沾染了水,撒在清韻和楚北的身上。

好吧,清韻沒明白這麼做是什麼意思,反正撒就撒吧,這麼大的太陽,就是一盆水淋頭澆,一會兒就干透了。

皇上獻禮之後,就輪到楚北了。

和皇上獻禮沒什麼區別,就是祭詞略微少了點,畢竟楚北不像皇上,登基快二十年了,沒什麼政績可以寫。

皇上,乃是天子,是上天的兒子。

做爹的派兒子下來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