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世嫁 >第三百四十七章 阻攔(一更)

第三百四十七章 阻攔(一更)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

清韻和楚北邁步進屋。

瞧見他們兩個進來,老夫人坐著沒動,她面色慈藹,眼神溫和的能掐出水來。

二夫人坐在她右下手,趕緊起了身,給兩人見禮。

清韻扶二夫人起來,然後上前給老夫人和侯爺請安。

然後,便是敬茶了。

要是清韻嫁給的是鎮南侯府楚大少爺,她和楚北都要跪下來給侯爺和老夫人敬茶。

但是現在,孫媽媽連蒲團都沒有拿來,只雙手端著托盤,讓清韻和楚北敬茶。

清韻敬老夫人,楚北敬侯爺。

老夫人和侯爺爽快的接過茶盞,喝了一口,然後放下。

至於二夫人,雖然她是侯夫人,也有誥命封號在身,但是清韻和楚北並沒有給她敬茶。

敬茶之後,楚北和清韻便坐下了。

坐下之後,得聊天啊,要是不說話,冷了場面,就顯得楚北是外人,他們說話有所避諱,以至於放不開。

清韻坐下後,就問道,「祖母,方才我進屋,聽你說還趙院使一份救命之恩,我怎麼都不知道趙院使救過祖父?」

聽清韻這麼問,老夫人搖頭一笑,道,「這是三十多年前的往事了,那時候你父親都還小,你又怎麼會知道呢,而且救你祖父的也不是趙院使。」

清韻聽著,眼睛睜大了三分。

老夫人娓娓道來,「救你祖父的是趙院使的大舅子,也就是趙院使那犯了錯的侄孫兒的親祖父程大夫,程大夫為人宅心仁厚,經常贈醫施藥,救濟貧苦,他醫術高超,被太醫院前前任院使看中,特招入太醫院,只是沒過兩年,他便辭了官職。繼續經營程家藥鋪,而且程家藥鋪生意極好,朝廷用的葯,大多都是從程家藥鋪購買。」

「你祖父是將軍。上了戰場,難免會被敵人刺傷,有一回,程大夫親自運送藥物去邊關,被獻老王爺摁在那裡。醫治受傷的將士,半年沒許他回京,就是那一回,你祖父中了一箭,若非程大夫醫治,他早沒命了,這份恩情,你祖父生前一直謹記於心,只是三十多年前,程大夫突然暴斃身亡了。程家藥鋪一夜之間破敗,程夫人和尚在襁褓中的孩子也沒了音訊,卻沒想到,時隔這麼久,竟然又有了他們的消息,更沒想到程大夫那麼醫德高尚的人,竟然有一個小小年紀就學會尋花問柳的孫兒。」

「祖母也知道,程家少爺在青樓和人爭風吃醋殺了人,哪怕是誤殺,朝廷律法也不會輕饒了他。這樣的紈絝子弟,祖母也唾棄,只是趙院使尋上門來,程家少爺是程家唯一的血脈。程大夫與你祖父有恩,我侯府若是沒有那個能力倒也罷了,偏偏就有,又怎麼能不搭把手?」

安定侯府,原本在遍布權貴的京都,根本算不上顯赫兩個字。尤其是江老太爺被貶的這兩年,更是如履薄冰。

可是現在不同了,江老太爺官復原職,清韻又嫁給了大皇子,成了大皇子妃,大皇子是嫡長子,背後又有鎮南侯府,清韻還與獻老王爺唯一的嫡孫有救命之恩。

最最重要的是,清韻還在祭天、祭祖時獻舞,獻出了鳳凰異象。

侯爺有九成希望是未來的國丈,這樣的身份,誰敢小覷了?

侯爺若是幫誰說兩句好話,誰會不給面子?

可程家少爺誤殺了誰不好,偏偏殺得是安懷侯府二太太的娘家侄兒,刑部左侍郎正是安懷侯府大老爺啊……

刑部右侍郎又是興國公的心腹,興國公對鎮南侯府和大皇子一脈是恨得牙根痒痒,求他,只會讓程家少爺死的更快。

好像只有刑部尚書能求了……

可偏偏,刑部尚書奉旨離京了,他離京,必定是查案子,還不知道什麼時候回來呢。

不然,侯爺也不會說想判處程家少爺流放千里都不容易了。

聽這一番話,清韻只有一個想法,程家少爺這一劫怕是難熬過去了啊。

如果父親去求安懷侯府大老爺,他可能會賣父親面子,這可能,全看他對權利有多渴望了。

他若是個爭權奪利的人,父親有求與他,這樣的機會可不多見,他肯定會賣父親一個人情的。

可要是安懷侯府大老爺是個對權利不甚看重的人,那父親求他只會碰一鼻子灰。

而且,以她對父親的了解,他根本就不會去求安懷侯府大老爺,這不是存心給他添困擾嗎,不好答應幫忙,也不好拒絕不幫忙,只怕還會左右為難的寢食難安。

父親不是那樣的人。

讓他去求刑部右侍郎,那是想都不用想。

看著侯爺斂眉為難的神情,清韻眉頭輕動,道,「趙院使怎麼不直接去求刑部右侍郎?」

侯爺抬眸看了清韻一眼。

楚北也望著她。

清韻一臉茫然,「怎麼了?」

二夫人笑道,「刑部右侍郎原配夫人的娘家弟妹就是太醫院吳太醫的女兒,八年前,趙院使就是贏了吳太醫才坐上的院使之位,就是現在,吳太醫和趙院使也勢同水火。」

清韻,「……。」

嘴角亂抽,清韻滿臉黑線了。

這官場上的關係,真是饒的人頭暈眼花了。

見清韻那一臉無語的神情,侯爺看了楚北一眼,神情頗有些慚愧。

沒把女兒教好啊。

她現在是大皇子妃了,將來是要扶助大皇子爭奪皇儲之位的,卻連最基本的大臣裙帶關係都不知道,這怎麼能行呢?

就剛剛她問的這話,哪裡是幫忙啊,簡直就是幫倒忙了。

清韻恨不得說她什麼都沒說了,只是說出口的話,哪有收回來的可能,只能硬著頭皮,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