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世嫁 >第三百四十九章 仁慈 (兩更合一

第三百四十九章 仁慈 (兩更合一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

?出嫁那天,沐清柔借陽哥兒之手弄髒她的嫁衣,清韻對她的怒氣就忍無可忍了。△,x.

加上那天,綠兒無意中發現大夫人從後門溜進侯府,還說讓她淪為整個京都的笑柄,顯然這事她們母子三人都知道。

侯府顧忌沐清柔是將來的二皇子妃,她做什麼,侯府都忍讓三分。

清韻不想讓侯府太難堪,但是這口氣不報,她做不到,只能暫時拿大夫人開刀了。

她都已經被休了,還不知道長進點,連她都奈何不了她,她以為她女兒就可以?

看來忠義伯府對她太好了,好的她還有閑工夫來算計她。

清韻就找了暗衛,她就說了一句話,讓大夫人在忠義伯府待不下去。

這事說著簡單,但是做起來不容易呢,畢竟沐清柔是將來的二皇子妃,忠義伯府被貶了,還指望恢復侯爵呢,大夫人過的那麼滋潤,明顯是忠義伯府巴著她。

卻沒想到,昨兒吩咐的,今兒就看到效果了。

這辦事效率杠杠的啊。

不過,這事說來也是湊巧。

暗衛得了吩咐後,就去了忠義伯府,就非禮勿視了。

忠義伯府大少爺和一個模樣嫵媚的女子勾勾搭搭,眉來眼去。

暗衛當時就不忍直視了,覺得王大少爺腦子有病,和自己的通房小妾不在房間里你儂我儂,卻在炎炎烈日,跑外面來勾搭。都不嫌熱嗎?

暗衛是帶著任務來的,當下沒有理會,就走了。

結果在忠義伯府轉了一圈。然後暗衛震驚了。

那女子不是忠義伯府大少爺的妾,而是他爹兩個月前納的小妾,忠義伯對那小妾是寵溺有加,要什麼給什麼,忠義伯府大太太對她極其厭惡,恨不得弄死她。

暗衛知道後,當時就計上心來。

第二天。忠義伯府大少爺和那嬌妾又在耳鬢廝磨。

大夫人正好和丫鬟逛花園,賞花,無意中。大夫人瞧見花盆處有二兩銀子。

她被休了,當初她陪嫁進侯府的東西,沒有用完的,侯府都還給她了。可是抬進忠義伯府之後。就被忠義伯府大太太安置了,並沒有給她,而且不給的理由很充分。

大夫人現在把東西抬回了忠義伯府,將來肯定是要回安定侯府做回大夫人的,她回娘家,不愁吃不愁喝,這些東西還是伯府保管比較好,萬一將來再抬回去。少了什麼,不好跟安定侯府交代。

忠義伯府老夫人知道忠義伯府大太太打的小算盤。現在忠義伯府為了恢復侯爵,花了不少銀子,要是將來大夫人能坐回侯夫人,東西還給她,還落個保管周全的好名聲,如果回不了,那東西自然就歸忠義伯府了。

所以,大夫人手頭並不寬裕,小小的二兩銀子就讓她喜上眉梢。

何況,還有好多個二兩銀子。

她身邊是跟了丫鬟的,大夫人眼尖瞧見了銀子,她也看見了,不過是五錢碎銀子。

丫鬟也機靈,借口肚子疼,要去方便,然後撿了五錢銀子,就朝另一條路走了。

沒錯,那條路有好多個五錢碎銀子,還有銅板。

丫鬟懷疑是忠義伯府哪個少爺的錢袋子被劃破了,便宜了她。

就這樣,大夫人主僕就走散了。

大夫人一路往前走,因為只有她一個人,所以沒有說話,這不就被一兩二兩的碎銀子帶到了忠義伯府大少爺和小妾通姦的假山裡。

因為偷情,忠義伯府大少爺和那小妾都很刺激,怕惹人注意,所以粗喘聲都壓抑著。

大夫人到了假山處,並沒有察覺。

只是假山口,光線最亮,大夫人走到假山口,就把光線給擋住了。

當時就嚇得忠義伯府大少爺手足無措了。

一受驚,忠義伯府大少爺就踩到了地上的木棍,發出了響動。

大夫人瞥頭,就和他還有光著身子的小妾迎面對上……

起初,大夫人只是有些臉紅,她沒有瞧見小妾的臉,只當是他喜歡在外面弄丫鬟,她還以長輩的身份,教訓了忠義伯府大少爺兩句,便打算走了。

只是轉身時,她無意中瞥見地上的衣裳,她眼睛當時一凝。

那衣裳,她認得!

大夫人不想多事,她現在是寄人籬下,忠義伯府大少爺又年紀不小,忠義伯府大太太正為她的親事著急,方才還請了貴夫人來賞花,求她幫忙保媒。

要是這醜事鬧大了,忠義伯府顏面掃地不說,還會恨死她。

倒不如捏了這把柄,將來忠義伯府大少爺和那小妾都得聽她的。

大夫人不動聲色的轉了身。

然後,一條青色小蛇游進洞口,正望著她吐著蛇信子。

大夫人背脊一涼,就驚叫出聲了。

假山不遠處,有三位姑娘走過來,她們也是被銀子帶過來的,其中兩位是伯府姑娘,餘下一位則是客人。

聽到有驚叫聲,還是大夫人的,她們怕大夫人出什麼意外,當時就跑了過來。

那時候,小蛇已經被大夫人的驚叫聲嚇得鑽著石頭縫逃了。

王大姑娘她們不知情,就進了假山。

正好瞧見光著身子的王大少爺和小妾,兩個姑娘當時也嚇得直尖叫。

王大少爺和小妾偷情的事就瞞不住了。

可憐忠義伯府大太太費盡唇舌,送了一套精美的頭飾出去,才求得安陽伯夫人幫著保媒。

結果就出了這樣的意外。

尤其是安陽伯府三姑娘不小心看到王大少爺的果體,羞的她恨不得撞牆死了算了。

安陽伯府三姑娘看了不該看的,當時臉一白。就轉身跑了。

她認得路,直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