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世嫁 >第三百五十一章 爭執(兩更合一)

第三百五十一章 爭執(兩更合一)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

見他走,清韻忙喊道,「你不先吃早膳?」

可是楚北腳步太快,她說話時,人早走遠了。

清韻忍不住咕嚕道,「就算心急,也不急於這一時半會兒吧?」

聽到清韻呢喃,喜鵲捂嘴笑道,「皇子妃起太晚,大皇子已經吃過早膳了。」

清韻,「……。」

不說話,她默默的坐到桌子前,端起粥碗吃起來。

吃完了早膳,清韻便起身去永寧宮給太后請安。

雖然太后不一定會見她,但她還是得去,不然一個沒規矩的帽子扣下來,壓得人脖子不好受啊。

每每這個時候,清韻就迫切的想搬出皇宮住,好在她的那些陪嫁都送出宮了,有季嬤嬤她們幫著收拾,應該要不了幾日就可以搬離皇宮了。

看著清韻擦額頭上的汗珠,青鶯忍不住道,「要是有兩件冰綢衣裳就好了,可以換著穿。」

她也希望有兩件啊,可那怎麼可能呢,那一件要不是太后不喜歡大紅色,還輪不到她呢,她應該知足才是,可偏叫她習慣了冰綢,一旦脫下來,只覺得天能把人熱暈。

一路都盡量從樹蔭下走,而且走的不快。

剛走到一棵老槐樹下,就和二皇子迎面碰上了。

他也從樹蔭下走。

清韻默默往右走了幾步,把路讓開。

誰想二皇子也讓道了……

而且步調驚人的一致,讓過路的人都懂。

站在太陽底下,清韻笑道,「二皇子請。」

二皇子看著她,搖頭道。「怎敢勞煩大皇嫂給我讓路?」

清韻傾然一笑,也不推辭,就走到樹蔭底下了。

只是她是要路過的,誰想二皇子朝她作揖了,倒是把清韻給怔住了,她雙眸詫異的望著二皇子。

二皇子有些尷尬道,「有件事。需要麻煩下皇嫂。」

清韻就知道他作揖是有事相求。就是不知道是什麼事,她問道,「我有什麼事能幫二皇子的?」

二皇子看著清韻。道,「父皇賜婚我與沐五姑娘,只是她臉上有傷疤,宮裡還不知道什麼時候進貢養顏膏。我希望皇嫂能賣兩瓶子藥膏給我。」

聽聽,要不是知道他和雲貴妃一心想皇上收回賜婚聖旨。皇上不答應,他們就另闢奇徑,還真的要為二皇子的柔情似水給感動了。

清韻沒有說話。

二皇子又問了一句,「皇嫂能否賣我這個薄面?」

清韻聽得一笑。道,「怎敢不賣?只是我昨兒聽宮裡下人碎嘴,說貴妃娘娘求皇上收回給二皇子和五妹妹賜婚的聖旨。現在二皇子你又找我買藥膏醫治五妹妹臉上的傷疤,我一時間腦袋有些轉不過彎來。」

二皇子沒想到清韻會這麼直接了當的問。她和沐五姑娘關係並不好,要是好的話,不可能不醫治沐五姑娘,她沒有皇子妃的位置,她不應該高興嗎,怎麼瞧著像是替沐五姑娘擔憂似地?

不確定清韻擔憂是真,還是假,他半真半假的回道,「母妃確實求過父皇,希望他能收回賜婚的聖旨,只是聖旨賜婚,又是母后親自求回來的,父皇怎麼會答應,其實母妃也不是真的想退親,只是想早些拿到養顏膏,幫沐五姑娘醫治臉上的傷疤,好了卻一樁心思,只是養顏膏珍貴,父皇也沒輒,我不知道皇嫂和沐五姑娘有什麼恩怨,只希望皇嫂能幫我這一回。」

他態度誠懇,語氣真切,清韻覺得她要是不答應,良心都過意不去啊。

她點頭答應了。

怕她反悔似地,二皇子趕緊把兩萬兩銀票送上。

清韻很爽快的接了。

把銀票疊好,她笑道,「二皇子放心,等我給太后和皇后請了早安,便讓丫鬟把藥膏給你送去。」

「有勞皇嫂了,」二皇子再次作揖道謝。

道謝完,兩人都各自朝前走。

青鶯回頭看了好幾眼,確定二皇子走遠了,才望著清韻道,「皇子妃,你不是說不賣藥膏給五姑娘嗎,怎麼又……?」

青鶯覺得不應該,她們和二皇子又不熟,當初拒絕了雲貴妃,現在拒絕二皇子完全可以啊。

但是清韻不這麼想,當初她回絕雲貴妃,那是因為她沒有想過退掉沐清柔的親事,現在不同了,雲貴妃和二皇子都想退親,她若是再不鬆口,不是她尖酸刻薄,就是沐清柔品性惡劣叫她深惡痛絕。

這不正好給了二皇子退親的理由嗎?

連自家姐妹都不願意幫她,她何德何能做他的皇子妃?

況且,楚北也撂了話,二皇子娶定沐清柔了,但是皇家愛臉面,皇上和太后不可能任由沐清柔臉上帶著傷疤嫁給二皇子,現在二皇子求她,她何不做個順水人情,免得到時候皇上和太后拉下臉面求她,心裡膈應。

她可是有任務在身的,要博得太后的好感啊啊啊!

二皇子想借買藥膏告訴她,他和雲貴妃沒有退親的想法。

她正好藉此回二皇子,她很樂意看見他們感情深厚,而不是退親。

邁步往前走,很快,就到永寧宮了。

清韻還以為她會碰壁,太后不見她,誰想到太后竟然見她,清韻有些受寵若驚啊。

跟著丫鬟,清韻進了大殿。

殿內,太后坐在鳳椅上,正端茶輕啜,丫鬟在一旁打扇子,季嬤嬤伺候在一旁,除此之外,就沒有旁人了。

清韻上前,福身給太后請安。

聲音清脆悅耳,在大殿內回蕩,很是動聽。

太后看著她,態度前所未有的好,笑道,「起來吧。」

清韻就起身了,她有些忐忑,太后怎麼今天對她格外的和顏悅色啊。叫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