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世嫁 >第三百五十二章 兵權

第三百五十二章 兵權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

距離二皇子迎娶沐清柔,雖然還有二十多天,但真比起來,比當初楚北迎娶清韻,時間上還要匆忙些。)

畢竟當初大皇子定親的是右相府周二姑娘,她已經及笄了,大家都有那個心裡準備。

沐清柔距離及笄還有六七個月,大家都不疾不徐,這會兒成親的日子定下了,宮裡宮外都忙壞了。

尤其是侯府,什麼都沒有準備呢。

二夫人和老夫人,還有侯爺坐在一起商議,決定沐清柔的陪嫁就依照當初侯府給清韻準備的陪嫁的八成來籌備。

天氣熱,加上懷孕,二夫人受了不少累。

怕她累壞了,老夫人把籌備喜宴的事交給周總管辦,結果累的周總管中暑。

就是這樣,沐清柔還諸多挑剔,覺得她的陪嫁沒有清韻的多,甚至連一半都不到。

也不想想,她憑什麼跟清韻比?

清韻的陪嫁多,除了宮裡的聘禮外,還有鎮南侯府抬來的聘禮和江家送給她的添妝,除此之外,還有皇上和太后賞的,寧王府送的,她自己掙得……

可以說,就是公主出嫁,也不及清韻陪嫁的一半。

被鬧得煩了,老夫人乾脆吩咐大廚房,餓沐清柔幾頓。

餓了兩天,沐清柔就乖了。

相比侯府和宮裡忙的腳不沾地,清韻則清閑的很。

皇上敕封楚北為宸王,賞賜了親王府,那些陪嫁也都抬進王府了,楚北找欽天監挑了個良成吉日,然後搬家。

依照皇上和皇后的意思,搬出皇宮,另闢府邸,應該要大擺筵席,好好熱鬧一番。

知道清韻擅長辦宴會,兩人就詢問清韻的意思。

誰想到。清韻說不辦了。

而且理由格外的善解人意,天氣太熱了,已經好多天沒有下雨了,太陽毒辣的都能把人給曬暈了。

若是要辦宴席。文武百官肯定要來送賀禮,自己累不說,還給人添麻煩,何必呢。

尤其她和楚北成親,兩回啊。那些大臣都送了賀禮,當然了,她很清楚,那些賀禮多是看在鎮南侯和皇上的面子上,以及楚北將來極有可能是儲君的面子上送的,可不管看誰的面子,那些賀禮總是她和楚北收的,而且一回比一回貴重,收的她都心底有愧,因為有一大半的禮不用回……

雖說送禮講究個禮尚往來。但是你看皇上過壽,哪個大臣不費盡心思的送賀禮,力求別出心裁,討得皇上的歡心,可要是臣子過壽,皇上賞一碗長壽麵,那就是祖墳冒青煙的事了。

就算楚北不是儲君,他也是皇長子,那些送賀禮的大臣家辦喜事,他們都親自去送賀禮。可能么?

怕是連喜帖都不敢送上門來。

清韻不辦喜宴的理由,聽得皇后直笑。

皇上坐在那裡,卻是哭笑不得,瞥了清韻道。「朕不知道該說財大氣粗不缺錢,還是說你天真好?」

清韻,「……。」

凌亂了有沒有,她不想辦喬遷新居宴,可以說她偷懶,但是不能說她天真吧。有這樣侮辱人的嗎?

清韻有些憋氣,她扭頭望著楚北,想他好好管管他爹,別以為是皇帝,就可以這樣隨便欺負人,她也是有尊嚴的!

誰想楚北坐在那裡,也是忍俊不禁。

清韻都有些磨牙了,當著皇上和皇后的面,她還不敢瞪楚北,只能憋著。

那邊皇上道,「大皇子妃善解人意是好事,但我皇家素來重規矩,便是尋常百姓家,喬遷之喜也會擺上兩桌,何況是皇家了,從古至今,還沒有哪位皇子另闢府邸不大擺筵席的,這喬遷新居宴不但要辦,還要大辦。」

皇上都這樣說了,清韻還有什麼話好說的,乖乖的籌辦宴會唄。

出了長信宮,清韻就扭頭看向楚北,問道,「為什麼我說不辦宴會,你們一個個表情那麼怪異?」

楚北深邃的雙眸,含著笑意道,「辦宴會,圖熱鬧只是其一,最重要的目的是就是為了收賀禮,你卻因此不想辦宴會,怎麼叫人不怪異?」

自古帝王就不喜歡臣子結黨營私,私下收受賄賂,可辦喜宴,卻是給他們一個正大光明的送禮收禮的機會。

這也是為什麼經常有大臣辦壽宴,辦喜宴的原因。

人家只會嫌棄送的賀禮不夠分量,卻鮮少有人嫌賀禮太貴重的,這樣兩袖清風的清廉官員,如同鳳毛麟角,皇家那更是沒有了,結果卻偏偏出了一位,能不驚詫嗎?

還有,他現在是大皇子了,雖然有鎮南侯府和江家扶持他,但是他需要用錢的地方很多,那些大臣為什麼扶持你,不就是因為能從你這裡得到權勢地位嗎?

至於跟著他,扶持他,是為了實現理想抱負,扶住明君創太平盛世的,這樣的人不是沒有,但少之又少,比鳳毛麟角還稀罕。

聽楚北一番解釋,清韻覺得,她方才說那話,在皇上心底,肯定認為她是奇葩了。

她一直以為世家望族辦宴會,只是為了炫富,她還極其鄙夷這樣的做法,誰想到炫富的目的是為了斂財啊。

她果然涉世未深,太嫩了。

她望著楚北,道,「方才我說不辦宴會,你為什麼不阻止我?」

「因為我贊同你的做法,」楚北笑道。

清韻朝他呲牙,凈會說好聽的哄她高興,她又不是三歲小孩,他要是贊同,會那麼笑嗎?!

她拆台道,「我一時偷懶,卻害你失去一次拉攏文武百官的機會,還有至少幾萬兩銀子的收入,我這也算是敗家子了吧,你還贊同我?」

楚北悶笑一聲。

清韻望著他,「你笑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