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世嫁 >第三百七十五章 待見

第三百七十五章 待見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

一轉眼半個月過去了。)

這半個月,寧王府很安靜,安靜的清韻有些浮躁。

以前興國公是三天兩頭往寧王府跑,一天去幾回都正常,可是這半個月卻只去了一回,還是找寧王的!

不用說,肯定是秋霜發現他和寧太妃私會,打草驚蛇了,再加上皇上又派了暗衛進寧王府,還被寧王逮了個正著,興國公哪還敢有事沒事去找寧太妃?

可他要是不去找寧太妃,皇上又怎麼會發現他們兩個有姦情?

而且從楚北告訴皇上這猜測以來,半個月了,一米米的進長都沒有,人的耐心是有限的,隨著時間推移,以前就算有些相信,也會慢慢的變成懷疑,不是懷疑寧太妃,是懷疑他們!

還有不到半個月的時間,他們就要搬去封地住了,到時候可就鞭長莫及了啊啊啊!

坐在臨窗小榻上,清韻手托著下顎,看著窗外陽光穿透樹葉,在地上投下的斑駁碎金。

風拂過,樹葉颯颯作響,地上的碎金像是長了腳一般左右躲閃。

身後,秋荷端了冰塊進屋,將冰爐里熱化了的冰水倒掉,把冰塊放進去。

知道清韻在想事情,丫鬟們都很自覺地不去打擾她,動作都輕手輕腳。

外面,綠兒快步進屋來,她打了珠簾走上前,站在小榻邊道,「王妃,北晉有消息傳來了。」

清韻瞥頭看著她,「什麼消息?」

綠兒忙回道,「寧王親自帶夜明珠去北晉賠禮道歉,可是到了邊關,北晉根本就不開城門,直接放話,說寧王去賠禮不行,夜明珠是逸郡王偷的,好好一個壽宴,北晉皇帝的好心情都被逸郡王給攪合沒了。不是夜明珠找到了,雙手奉上就算了的。」

聽綠兒說,香蘭拔高了聲音道,「北晉真的要逸郡王去賠禮道歉?」

逸郡王到現在都沒有承認夜明珠是他偷的。誰逼他承認,他就跟誰翻臉,皇上也不例外,他怎麼可能去北晉賠禮道歉呢?

綠兒看著香蘭,覺得她太大驚小怪了。要是事情真有這麼簡單,那就好辦了,她道,「豈止是讓逸郡王賠禮道歉啊,北晉要的是獻老王爺一起去,北晉認定逸郡王敢偷盜夜明珠,全是因為他這麼多年的縱容和教孫無方,咱們大錦朝縱容他,他們北晉不會。」

清韻聽著,眸底閃過一抹似笑非笑來。北晉這哪裡是要逸郡王和獻老王爺去賠禮道歉啊,分明是找理由挑起戰亂呢。

大錦朝這一場乾旱,災情太嚴重,北晉蠢蠢欲動,迫不及待了。

只是如此一來,就太叫皇上和獻老王爺他們為難了。

獻老王爺手握十萬重兵,是赫赫有名的將軍王,北晉有多少將士們是死在獻老王爺的手裡,他去北晉,不說是羊入虎穴。可就算是羊入虎穴也凶多吉少啊。

萬一北晉真的有心要打仗,獻老王爺去北晉,北晉肯定會竭盡全力將他斬殺,斷大錦朝一條胳膊。此消彼長,北晉將來的勝算會更大。

就算獻老王爺能活著回來,軍威也必定受損,試想一下,他帶著逸郡王去北晉賠禮道歉了,回來之後。要是手底下的將士手腳不幹凈,偷幾個饅頭,或許去偷百姓的財物,獻老王爺還怎麼管他們,到時候一句你孫子不也偷過么,就能把獻老王爺氣吐血了。

可要是獻老王爺不帶著逸郡王去北晉賠禮道歉,北晉就能以大錦朝蔑視羞辱北晉皇帝為由,兵臨城下,要抓逸郡王去給北晉皇帝賠禮道歉。

因為不道歉,就惹出戰亂來,只怕整個大錦朝都會怨恨獻老王爺和逸郡王了。

不得不說,北晉這一場謀劃太精彩了,簡直是穩贏不輸啊。

幾個丫鬟也很關心逸郡王,你一句我一句的商議著,只是都議論不出個所以然來,青鶯就問清韻了,「王妃,逸郡王和獻老王爺會不會去北晉賠禮道歉?」

她剛問完,外面有腳步聲傳來。

紫箋打了珠簾進來,道,「王妃,定國公夫人求見。」

聽說是定國公夫人來,清韻下意識的就以為是沐清凌出什麼事了,可是一想,又覺得她多心了,要是沐清凌真出什麼問題了,也該讓小廝來,那樣才不會耽誤時間,沐清凌是她嫡親的姐姐,不會因為她現在成了宸王妃就有所改變,她會第一時間趕去的。

只是現在定國公夫人來,不知道所為何事?

清韻讓丫鬟請定國公夫人進府。

很快,定國公夫人就來了。

看到清韻,她連忙福身給她見禮。

清韻望著她,笑問道,「天這麼熱,定國公夫人怎麼來了,可是我大姐姐出什麼事了?」

定國公夫人連連搖頭,道,「清凌一切都好,王妃不必擔心。」

她著急解釋,因為定國公府和清韻牽扯上關係,全是因為沐清凌的緣故,她來找她,清韻會往沐清凌出事了上面想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清韻點頭笑道,「那國公夫人來找我是……?」

定國公夫人有些尷尬,其實她會來王府找清韻,也是權衡再三才來的,有件事,她實在是有些難以啟齒。

清韻看出來了,她道,「國公夫人有話不妨直說。」

定國公夫人尷尬一笑,道,「幾天前,王妃不是派人給清凌送了幾盒面膜去嗎,那面膜實在是……。」

她話還沒說完,清韻就笑了,原來定國公夫人不好開口是想要面膜啊,她還以為是多大點事呢,她瞥頭吩咐秋荷道,「拿一盒面膜來給定國公夫人。」

秋荷轉身就要走。

定國公夫人面紅耳赤,直接從花梨木雕花椅子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