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世嫁 >第三百七十七章 添堵

第三百七十七章 添堵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

陳欣兒想想也是,清韻跟她說了,她完全可以不放在心上,只要她不告訴娘和祖母,她說了也是白說。

她倒是要聽聽她要說什麼,「你說吧。」

見她上鉤,清韻眸底就笑了,她道,「陳三姑娘應該知道右相夫人和沈側妃中毒的事吧?」

陳欣兒點頭,然後不耐煩道,「你不要轉移話題。」

風吹過,清韻將一抹碎發勾於耳際,她笑道,「看來陳三姑娘知道,那我就不用費什麼口舌了,當初右相夫人和沈側妃中的毒是由好幾種毒混合的,不巧,今兒興國公夫人中的就是其中一種。」

陳欣兒驚站了起來。

右相夫人和沈側妃中的毒都出自寧太妃之手,這事她知道的一清二楚。

現在祖母中的毒是寧太妃下的?

她方才說寧太妃是她和她共同的敵人?

絕對是挑撥離間!

陳欣兒有些生氣了,「我沒那麼愚蠢,你隨意挑撥,我就信了!」

清韻赫然一笑,「真正的愚蠢是被人騙了,還被蒙在鼓裡,我和興國公府立場對立,我說什麼都會被貼上挑撥離間的標籤,陳三姑娘覺得我會那麼傻做這樣吃力不討好的事?我也不跟陳三姑娘你饒彎子了,老夫人中的毒不是寧太妃下的,就是興國公下的,目的很明顯,就是不想老夫人進宮找太后,促成你和安郡王的婚事,再說的直白一點,興國公和寧太妃不想你嫁給安郡王,至於我為什麼知道,最近太后沒以前那麼厭惡我了,我有事沒事就往永寧宮跑,所以知道的會比旁人多一點。」

「不可能,太妃沒有反對過我嫁給安郡王,她還很贊同!」陳欣兒反駁道。

清韻笑了,這就是寧太妃做事滴水不漏的地方。興國公夫人和興國公府幾位老爺和太太都贊同的事,她反對,那她往後再來興國公府,還有人歡迎她嗎?

只要興國公不贊同就行了。她何必做得罪人的事?

清韻望著陳欣兒,笑道,「我想陳三姑娘有那個本事找太后身邊人打聽一二吧?」

「我一會兒就進宮!」陳欣兒咬了牙道,「你休想挑撥離間!」

清韻聳肩一笑,「還有下毒的事。那面膜我想應該還有剩下的,一樣的面膜,等興國公夫人臉好了,你再幫她敷一回,就知道我所言是真是假了,就算真的再起紅疹,藥方也有,我言盡於此,希望陳三姑娘以後不要隨便讓我背黑鍋,我不是每一回都有心情給自己洗刷冤屈。告辭。」

說完,她邁步下台階,走了兩步後,她又回頭了,「如果陳三姑娘非嫁安郡王不可,我或許能幫上點忙。」

陳欣兒哼道,「誰要你幫忙了?不用!」

清韻輕笑一聲。

她邁步下涼亭,那邊就有丫鬟去通知定國公夫人。

兩人一同出了興國公府。

定國公夫人要送清韻回王府,清韻沒要她送。

在她們走後不久,興國公府大太太就找陳欣兒了。問道,「你和宸王妃聊什麼了?」

陳欣兒坐在那裡,撅嘴道,「沒聊什麼。就聊了會兒老夫人的病,她打算開間鋪子專門賣面膜,現在老夫人因為面膜起了紅疹,咱們國公府若是宣揚出去,她再開鋪子,生意就會受損。她還說過兩日,給我送幾張新面膜來。」

她這麼說,興國公府大太太也沒有懷疑。

陳欣兒就對她撒嬌道,「娘,我有一段時間沒進宮了,我想進宮給太后請安。」

說著還給興國公府大太太俏皮的笑。

興國公府大太太哪有不答應的。

要是太后真的今兒給安郡王挑親事,欣兒去給她請安,她或許會改變主意,而且,太后一直就傾向把欣兒許配給安郡王。

坐上馬車,陳欣兒就進宮去見太后了。

真如她所料,太后確實在和瑾淑縣主給安郡王挑親事。

她進殿的時候,正好聽瑾淑縣主道,「好像挑來挑去,還是興國公府三姑娘最合適。」

就這一句,陳欣兒對瑾淑縣主的好感是蹭蹭蹭的往上漲。

她沒好意思上前,等丫鬟稟告後。

太后高興道,「是欣兒來了,到姑奶奶這裡來。」

陳欣兒就上前給太后和瑾淑縣主請安了。

本來是商議親事的,但是她來了,商議就打斷了。

陳欣兒陪著太后說話,還把興國公夫人敷面膜臉上起紅疹,最後清韻去給她治臉的事告訴太后了。

太后聽得怔住,「她去興國公府了?」

陳欣兒點頭,「去了,還給祖母開了藥方呢。」

太后很詫異,她還從沒見過這麼不計前嫌的人呢,宸王妃的心胸之寬廣,倒是能用宰相肚裡能撐船來形容了。

大殿內閑聊著,有陳欣兒說笑解悶,還有瑾淑縣主在,太后的心情很好。

陳欣兒待了半個時辰,便起身告退了。

出了永寧宮,她就問丫鬟道,「打聽到什麼?」

丫鬟就望著她道,「奴婢真沒想到,經常在老夫人面前誇讚姑娘賢惠,贊同姑娘嫁給安郡王的寧太妃會在太后面前說姑娘和安郡王不合適,說安郡王的親事應該挑對他奪嫡有幫助的人家,真是氣死人了,咱們興國公府沒少幫安郡王啊,要不是有咱們興國公府,安郡王他……前兒,寧太妃還說起安郡王的親事,太后還是覺得姑娘你最合適,寧太妃說要聽聽興國公的意思,倒是瑾淑縣主,她說姑娘是太后看著長大的,和安郡王青梅竹馬,兩小無猜,知根知底最好,只是太后很信任寧太妃,加上國公爺又反對,所以太后還有些猶豫不決,要不是瑾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