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世嫁 >第三百八十一章 莊家

第三百八十一章 莊家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

逸郡王跪求老天爺下雨,以示清白的事,一陣風傳遍京都。

等傳到清韻耳朵里的時候,她正欣賞著天邊絢爛的晚霞。

秋荷站在一旁,隨著清韻眺目遠望,看著天際的晚霞,她眸底有擔憂之色。

青鶯抬著手,指著遠方,道,「秋荷,你看,那是不是就是你說的金黃色的雲彩」

綠兒歪著頭看著青鶯,「金黃色的雲彩怎麼了」

青鶯耷拉了肩道,「秋荷最會看天氣了,她以前說過,傍晚夕陽最深處堆積著金黃色的雲彩,明天就會是個艷陽天。」

秋荷最會看天氣的事,不當丫鬟知道,清韻也知道。

她還向秋荷請教過呢,秋荷教過她不少有關天氣的諺語,那都是祖祖輩輩經驗之語。

比如,泥鰍跳,風雨到。

再比如,久晴大霧陰,久陰大霧晴,還有日暈三更雨,月暈午時風

逸郡王為了證明自己的清白,跪在祭壇求老天爺下雨,現在大家最關心的是明天會不會下雨。

「萬一明天真的不下雨怎麼辦」青鶯有些擔心。

雖然秋荷極少看天氣,但是她看幾回,靈驗幾回啊,尤其是這些天,天氣乾旱,她盼著下雨,幾乎每天都會問秋荷,但凡秋荷搖頭,說明天不會下雨,第二天就保准還大太陽,曬得人都能融化了。

已經靈驗了那麼多回,她不相信明天會是個例外。

她可不信什麼老天爺會看到逸郡王的受的委屈,他是郡王爺,高高在上,而且性子頑劣,如果他受一次委屈,老天爺就同情他,還放在了心上,那那些保守烈日之苦,靠天過活。苦苦哀求老天爺下雨的窮苦百姓呢

他們深處水深火熱之中,老天爺眼瞎了才看不見。

雖然心底這樣想,青鶯還是很盼望明天會下雨。

聽到有腳步聲傳來,青鶯回頭。見楚北走過來,她趕緊退開幾步。

楚北走過來,和清韻並肩而立,見她看著天邊的火燒雲,笑道。「你也不信明天會下雨」

清韻笑了,她轉過身,看著楚北嘴角和額頭還沒有完全消去的淤青,她笑道,「天有不測風雲,僅憑火燒雲就斷定明天不會下雨,太絕對了,況且逸郡王當眾撂下狠話,將自己置於絕境,我想謀的應該是置之死地而後生吧」

她真服了他們了。在夜明珠一案,逸郡王幾乎是「罪證確鑿」,毫無翻案可能的情況下,還能另闢奇徑,找到一條證明清白的路。

而這條路,天下人都看的見,而且還深信不疑。

這和竇娥的血染白綾、天降大雪、大旱三年有異曲同工之妙,只是竇娥是死後。

「對了,京都久旱,賭坊前些天還有賭明天會不會下雨的。逸郡王的事,沒有人賭嗎」清韻笑問道。

楚北看向遠處,從懷裡掏出一張銀票來,笑道。「這是逸郡王給我,托我幫他賭下雨的,只可惜,一年前,他和楚彥在花燈會上比拳腳,永濟賭坊設賭了。莊家買他輸,逸郡王輸了之後,去找永濟賭坊晦氣了,差點把賭坊給掀了,打那以後,有關他的事,賭坊一概不賭。」

永濟賭坊是京都最大的賭坊,連他都不敢拿逸郡王開局涉賭,其他小賭坊哪個敢

贏的錢,還不夠賠的。

清韻聽著,額頭有黑線,但是她也更好奇了,「逸郡王不會不知道賭坊不敢賭他輸贏,還給你錢做什麼」

楚北很無奈,「他知道沒人敢賭他輸贏,這銀票是給我開賭坊的,他要佔一半股份。」

清韻,「。」

開酒樓就算了,開賭坊

如果將來的儲君,甚至是帝王開賭坊,還怎麼教化於民啊

這不是給自己臉上抹黑嗎

只是楚北接了錢,這是答應了啊。

沒辦法,逸郡王在祭壇跪求老天爺下雨的事,是楚北提的,逸郡王覺得很滑稽,他根本就不信。

楚北很慎重道,「這是我能想到唯一能證明你清白的辦法了,旱情嚴重,北晉逼迫,根本就沒有更多的時間給我去查出偷夜明珠的真兇。」

逸郡王大笑一聲,指著天上的烈日道,「跪求老天爺下雨看見天上那討人厭的太陽了沒有,你確定你是在幫我,不是借故整我,把我晒成人干」

「不會讓你曬死的,」楚北道。

「半死不活也不行,」逸郡王一屁股坐下,拒絕道。

他沒有偷夜明珠,哪能受那份鳥氣

要依他的脾氣,真恨不得一把火將安王府和興國公府給燒個精光,敢讓他不好過,他讓他全家都不好過

楚北知道很難說服的動逸郡王虐待自己,只能苦口婆心道,「讓你和獻老王爺就這樣背了黑鍋去北晉賠禮道歉,會是什麼樣的後果,你很清楚,獻老王爺軍威受損,而你,將來想擺脫這件事的陰影,樹立軍威有多困難,兩權相害取其輕,有什麼仇什麼恨,隨後再說不遲,這一關迫在眉睫,你必須要扛過去,我從沒有騙過你。」

逸郡王磨著牙齒,他望著楚北,「你確定會下雨」

楚北點頭,「必定會下雨。」

逸郡王笑了,「既然是穩贏之局,本郡王豁出去了我受的罪,終有一日會加倍甚至十倍的討回來」

說完,然後就從懷裡掏了臟皺巴巴的銀票出來,要乘機掙一筆。

楚北拒絕,結果逸郡王道,「我那麼辛苦,可以說搭上半條命,撈不到點好處怎麼行既然你篤定會下雨,你完全可以坐莊啊,以一賠七,贏了,我兩分,輸了,我受罪,你賠錢,將來我不會有軍威,你傾家蕩產。我好歹心裡好受一些,不然我白受那麼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