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世嫁 >第三百八十五章 令牌

第三百八十五章 令牌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

明天就是515,起點周年慶,福利最多的一天。除了禮包書包,這次的『515紅包狂翻』肯定要看,紅包哪有不搶的道理,定好鬧鐘昂~

安王府和宸王府離得很近,安王府著火,宸王府看的很清楚。

站在迴廊上,能看到安王府上空綿綿不絕的濃煙,空氣中都瀰漫著一股刺鼻的味道。

清韻抬手捂鼻子,那邊就傳來一聲惋嘆,有些捶足頓胸的味道在,「可憐安王府,遭此厄運,實在是出人意料,要不是我病的實在出不了門,我……。」

聲音很熟悉,是逸郡王無疑。

聽他如此感慨,一眾丫鬟婆子都望著他,清韻也不例外。

逸郡王和安郡王雖然不算斗得你死我活,但對方倒霉,心底絕對高興的啊,怎麼還替安王府惋惜起來了?

難道是這兩日高燒,燒壞了腦子,敵我不分了?

正詫異呢,只聽逸郡王嘆息一聲後,道,「讓我去安王府探望一下,不用吃藥,我這病至少也能好一半了。」

一群丫鬟只覺得腮幫子憋疼的厲害。

清韻也是忍俊不禁,這才是她所認識的逸郡王,睚眥必報,怎麼可能有那份好心呢。

況且安王府著火這事,來的怪異,指不定她還是幫凶了。

酒精達到一定純度,就能燃燒。

昨天逸郡王從昏睡中醒過來,不知道和楚北他們在藥房說了什麼,沒有片刻時間,就找她要烈酒,還越多越好。

要知道烈酒達到一定的純度。是能燃燒的。

不過院子里人多口雜,逸郡王幸災樂禍沒關係,她可不能貿然質問逸郡王把烈酒用到何處了。

清韻在院子里站了片刻,季嬤嬤就過來請道,「王妃,先用早膳。」

清韻輕點頭,欲轉身走。

那邊綠兒一溜煙跑過來。她臉頰有些紅。嘴角掛著笑,雙眼閃亮,她近前來。雙手摁著膝蓋,粗喘氣道,「王妃,昨兒不僅安王府被燒了。寧王府也著火了。」

清韻怔了下,她瞥頭望向逸郡王。

逸郡王搖頭。他可沒有要燒寧王府的想法,他這人恩怨分明,他只是想找安郡王的晦氣,讓自己心底舒坦些。與寧王府半點關係也沒有。

再說了,要是叫若瑤郡主知道他燒寧王府,他可擔待不起。

見清韻眸露不解。綠兒趕緊擺手道,「寧王府沒有全部燒。因為寧太妃的住處緊挨著安王府,燒的是寧太妃的院子。」

清韻赫然一笑。

安王府很大,就算全部燒成灰燼,那火勢也很難蔓延到寧王府來,何況還只燒寧太妃的院子了。

在燒安王府時,還不忘把寧太妃捎帶上的,不是楚北特地吩咐的,就是暗衛擅自做主了。

只是她有些擔心,怕會留下什麼蛛絲馬跡,要真如此,那可就是偷了狐狸,也惹回來一身騷。

尤其,她還記得皇上派了暗衛守著寧王府,暗查寧太妃的啊。

在暗衛的眼皮子底下燒了寧王妃的住處……這可不是小事呢。

雖然現在皇上也懷疑寧太妃,但到底沒有確鑿的證據,就這樣燒掉一個太妃的住處,有違國法。

不過現在燒也燒了,擔心也沒用了。

而且,很快,清韻就知道她白擔心了。

安王府被燒一事,安郡王怒不可抑,派人嚴加搜查,把廢墟里里外外都翻了一個遍,總算找到了點蛛絲馬跡。

在廢墟里,找到一塊令牌。

那令牌他不認得,但他敢確定不是王府之物。

安郡王也沒有多想,畢竟刺客在燒王府時,難免會掉落隨身之物,膽敢燒掉他的王府,找他的晦氣,這口氣,安郡王咽不下。

他帶著令牌就直接進宮找皇上了。

當時,皇上正在御書房和大臣商議朝政。

安郡王求見,還是為了王府著火一事,皇上就停了手頭的事,讓他進去了。

進了御書房,安郡王就將找到的令牌,遞給皇上,道,「皇上,這是在王府廢墟里找到的令牌,不是我王府之物,應該是敵人留下的。」

孫公公接了令牌,遞給皇上過目。

看著那令牌,皇上眉頭皺的緊緊的,道,「這塊令牌看著倒是有些眼熟。」

說著,他把令牌遞給鎮南侯,讓鎮南侯看看。

鎮南侯拿著令牌,左右翻看,道,「臣沒有見過這樣的令牌,但是這令牌上的花紋,我倒是見過,皇上還記得臣那件從北晉威遠大將軍兒子身上扒下來的金絲軟甲嗎,軟甲內側就有這花紋。」

聽到北晉兩個字,安郡王眸光一縮。

御書房內其他大臣就交頭接耳了,懷疑安王府著火,是北晉所為。

皇上又多看了令牌幾眼,恍然道,「怪不得朕覺得眼熟了,朕想起來了,當年朕在戰場,曾帶兵夜襲北晉,本想殺了北晉威遠大將軍,他暗衛出來阻攔,朕一劍劃破他衣裳,從他懷裡掉出來一塊令牌來,和這個一般無二。」

安郡王沒想到這令牌會是北晉威遠大將軍暗衛的,但是北晉怎麼可能會燒他王府呢?!

這明顯是有人嫁禍給北晉!

正想著呢,就聽右相道,「宣王送夜明珠去北晉賀壽,被人掉包了,北晉逮著不放,一定要逸郡王和獻老王爺親自去北晉賠禮道歉,為此,差點逼死逸郡王,現在北晉威遠大將軍的令牌卻出現在安王府,罪證確鑿,北晉威遠大將軍是不是也該來我大錦朝給安郡王賠禮道歉?」

皇上左右翻著令牌,道,「要是早兩日拿到這令牌,倒也不用逸郡王跪在祭壇以證清白了。」

說完,皇上把令牌放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