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世嫁 >第三百八十七章 要挾(二更)

第三百八十七章 要挾(二更)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

?

紫箋早回過神來了,忙回道,「奴婢只聽到說什麼不合、相剋……。」

「還有呢,」香蘭追問道。

紫箋就搖頭了,「其他就沒了,當時奴婢想聽聽道士說什麼的,還故意湊過去,可是奴婢身上的衣裳,安王府總管知道奴婢是宸王府的丫鬟,還沒有走近,他就瞪奴婢,奴婢有些害怕,就走了。」

她覺得以後出門,有必要換一身衣裳,倒不是為了刺探安王府的秘密,而是穿著宸王府的丫鬟衣裳出去,路過安王府門前時,總能被安王府的下人瞪。

她怕哪一天,安王府的下人揍她。

不合?相剋?

不用想也知道是八字不合,命理相剋啊!

清韻有些服了興國公和寧太妃了,安王府被燒,這麼大的事,他們居然能想到借安王府著火一事,退掉這樁婚事。

而且,這麼好的理由,誰也沒理由拒絕啊。

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誰敢拿安郡王的性命開玩笑?

更何況,他並非娶不上媳婦,只要他願意,想嫁給他的姑娘能從安王府排到城門口去,還有陳三姑娘也不是嫁不出去。

楚北和逸郡王燒安王府,是為了解氣的,可不是幫興國公和寧太妃的。

清韻手托著下顎,思岑了幾秒,就又寫了起來。

寫完了信,然後裝好,遞給秋荷道,「想辦法給興國公府陳三姑娘送去。」

秋荷領了吩咐離開。

這會兒,已經是正午了。

她忙完,丫鬟就端飯菜進來。

擺好飯菜後,楚北就進來了。

兩人一起上了桌,然後吃飯。

一邊吃著。一邊閑聊,清韻望著楚北道,「對了,還有不到十天,我們就要離開京都去雍州了,怎麼我一點也沒有即將要離京的感覺?」

興國公和寧太妃的事還沒有查清楚,就這樣走了。實在難甘心。

楚北給她夾菜道。「估計不能按時離京,母后會多留我們三五天的。」

他說著,紅箋打了珠簾進來道。「王爺,暗衛有事稟告。」

聽紅箋稟告,清韻嘴裡嚼菜的速度慢了下來,丫鬟肯定告訴暗衛楚北在吃午飯。暗衛等不及讓丫鬟來稟告,說明事情很重要。不能耽擱。

楚北就道,「讓他進來。」

丫鬟退出去後,暗衛就進來了。

又是一個生面孔的暗衛。

他進來後,先是給清韻請安。然後道,「挽香樓花魁上官清心中毒了,已經請了七八個大夫了。」

聽了暗衛稟告。楚北眉心一皺。

他擺手,暗衛就退了出去。

楚北抬眸。就見清韻似笑非笑的看著他,他忍不住問道,「這麼看著我做什麼?」

清韻把筷子放下,道,「相公怎麼對挽香樓的花魁這麼感興趣?」

清韻問完,楚北皺攏的眉頭鬆開,嘴角還帶了些笑,清韻見了,忙道,「你別會錯意了,我不是吃醋,我就是有些好奇。」

楚北綿長的嗯了一聲,然後道,「那枚令牌就是她的。」

清韻驚訝。

那塊令牌是北晉威遠大將軍的暗衛的,她是北晉安插在大錦朝的姦細?

也是,青樓酒肆,是最容易收集機密的。

「逸郡王怎麼從她手裡拿到令牌的?」清韻很好奇。

她知道令牌是逸郡王給楚北的,但不知道他是怎麼來的。

見清韻好奇,楚北就告訴他。

那令牌得來,算是個巧合,而且還是前不多久的才發生的事。

挽香樓花魁,貌美驚人,才華洋溢,多少人想成為她入幕之賓,可都沒能得償所願。

逸郡王生性頑劣,雖然經常坑人,但身邊還是有一群狐朋狗友的,經常開玩笑,拿事為難他,或者刁難他。

讓逸郡王拿下挽香樓花魁上官清心。

逸郡王也接受了。

他很看好自己,讓小廝去告訴上官清心,他邀請她游湖。

然後,被拒絕了。

逸郡王的暴脾氣,他邀請她游湖,也讓小廝跟她說了,她如果不接受邀請,他會很沒面子,他生氣,後果很嚴重。

然而,人家上官姑娘就是心高氣傲,不懼權貴,不鳥他。

逸郡王忍不了,決定親自去找上官姑娘聊聊。

只是他正大光明的去,被人知道了,實在沒面子,所以就換了個打扮。

結果上官姑娘人不在,他撲了個空。

本來心情很糟,結果叫他發現,有人偷溜進上官姑娘的屋子,而且很鬼祟,東張西望的,怕被人發現。

逸郡王好奇心很重,就跟了上去。

只見那姑娘偷進上官清心的屋子,打開柜子,拿出錦盒來,然後打開。

把裡面東西拿了個乾淨,然後從懷裡拿了一摞紙塞進去,還掏了個小腰包撒進屋,然後把錦盒鎖上,放回原位。

然後趕緊退出來。

等出了屋子,她高興的大鬆一口氣。

結果還沒高興完呢,逸郡王手一點,就將她點暈了,拖著進了個房間。

然後,那姑娘偷得東西,就全到逸郡王手裡了。

尤其那塊令牌,看著有些奇怪,他從未見過,但是和銀票放在一起,顯然不是尋常之物。

他是打算拿這令牌和上官姑娘談一談。

結果就出了夜明珠被盜一事了,什麼風花雪月打賭都拋諸腦後了,在知道逸郡王惹了大麻煩之後,誰也不敢在這時候觸他眉頭。

令牌的事就不了了之了。

昨晚,他和楚北在商議給安郡王一個教訓的時候,暗衛提議嫁禍,留下點什麼東西。

然後逸郡王就想到了那塊令牌。

他讓暗衛去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