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世嫁 >第三百九十六章 糊塗

第三百九十六章 糊塗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

來的時候,有丫鬟在前面帶路,走的時候,就沒有丫鬟送了。本文由l。首發

對此,青鶯很有意見,而且意見很大。

不是她們想要來的,是寧太妃借著若瑤郡主的名號把她家王妃騙來的,現在卻不管她們了

就沒有見過這樣待客的,不過想到方才屋子裡的爭執,青鶯就覺得渾身充滿了昂揚鬥志。

以前覺得寧太妃有太后做靠山,簡直就跟一座巍峨的大山一樣,堅不可摧,只能仰望,可是方才,她覺得最厲害的還是她家王妃,山再高,在巍峨又有什麼用,總會被人踩在腳底下的。

只是,方才回頭看一眼,寧太妃那嗜血狠毒的眼神,恨不得將她們生吞活剝了,現在想想都還覺得毛骨悚然,估計夜裡都難睡著了,她有些擔心,「王妃,咱們手裡握了證據的事,你怎麼都跟寧太妃說了,這不是打草驚蛇嗎」

雖然她沒怎麼讀書,但是打草驚蛇可不是什麼好事,會壞事的。

清韻聽得一笑,她抬眸看了眼天上飄蕩的白雲,潔白無瑕,悠然自在的叫人羨慕,她抬手指著遠處的花圃,有隻五彩蝴蝶,翩翩振翅,落在一朵開的雍容華貴的牡丹上,她笑問道,「我讓你采那朵牡丹花,但是花圃里有兩條劇毒無比的蛇,你會怎麼做」

青鶯第一想法是,明知道花圃里有蛇,王妃怎麼可能讓我去采牡丹花呢,第二就是真要採的話,那要肯定要拿根棍子在手裡,打了草過後,才能稍稍安心的去采牡丹花啊。最放心的,當然還是把蛇給逮住了,那花想怎麼采就怎麼采了,可千萬別花沒採到,卻被毒蛇給咬了,那得多冤啊。

想著,青鶯就把唇瓣抿著。不說話了。

那牡丹花。就好比是儲君之位,是皇位,那毒蛇就是興國公他們。借著太后這濃密的草叢隱藏,蟄伏其中,伺機使壞,不讓大家知道這裡面躲著兩條蛇。不逮住了,想要採到牡丹花。總會有危險,把蛇給逮住了,滅了,才能安心啊。

只是現在王妃狠狠地朝花圃丟了塊大石頭。那兩條蛇估計也嚇得不輕了,現在估計已經吐著蛇信子,準備咬人了。

只是。為什麼是兩條蛇,而不是三條呢。安郡王不算嗎

青鶯歪著腦袋想,正要問呢,那邊兩道清麗的身影走過來,是若瑤郡主和丫鬟秋兒。

看見清韻,若瑤郡主臉上焦灼神情稍稍安定,快步走過來,她臉蛋紅撲撲的,還有些粗喘氣,顯然是一路小跑著過來的。

清韻心底微暖,她進了王府,還是去寧太妃那裡,肯定會有丫鬟稟告她和王妃知道,這麼急著趕來,是怕她會被太妃欺負呢。

果然,清韻才這樣想,若瑤郡主就問了,「清韻姐姐,太妃好端端的怎麼會找你呢,她沒欺負你吧」

太妃的霸道,沒有人比若瑤郡主更知道了,因為知道,所以更擔心,雖然她也沒覺得清韻就好欺負了。

清韻沒說話,青鶯嘴快道,「我家王妃是被騙來的,寧太妃是以郡主你的名義請的王妃來,不過她沒能欺負到我家王妃。」

非但沒有欺負到,反倒是被王妃氣的快吐血,這不是找罪受么

若瑤郡主聽了,臉當即就跨了,心口起伏不定,「她哪裡還有半點長輩的樣子」

見若瑤郡主氣的不輕,要去找寧太妃理論,想到寧太妃方才受氣的模樣,若瑤郡主現在去,不是送上門給人做出氣筒嗎,不管怎麼說,寧王的身世沒有明了前,寧太妃就還是若瑤郡主的親祖母,污泥指責長輩,總是不孝。

清韻攔下若瑤郡主,笑道,「不生氣了,雖然太妃是騙我來的,但我沒吃虧。」

若瑤郡主撅嘴了,她知道清韻是怕她被太妃罵,可是她忍不住,想到寧太妃做的那些事,若瑤郡主對她是沒有絲毫的敬意,她道,「這事不是你沒受氣就算了的,她居然假借我的名義騙你來,這也太卑鄙齷齪了,我怕有一回,就有第二回。」

次數多了,往後只怕她邀請清韻姐姐來,她都該懷疑是不是太妃找她了。

「不會有下一回了,你放心吧,」清韻看的很開,除非寧太妃今兒還沒有被罵夠,否則絕對不會再找她了。

清韻拉著若瑤郡主往前走,若瑤郡主想了想,此事就作罷了,不過和清韻約定了,往後她找她,都親自去,再不行就讓秋兒和雪雁去,換成旁人去請,她就別來。

清韻都一一應下。

若瑤郡主到這時,才想起來問清韻,太妃找她來是為了什麼事。

清韻說了一半,隱藏了一半,她答應若瑤郡主不說寧太妃未婚先孕的事,就不能食言,免得她胡思亂想,又鑽了死胡同,那可就麻煩了。

可是清韻說的那一半,若瑤郡主聽的是嘴角亂抽,她望著清韻,抬手摸她額頭道,「也沒發燒啊,你怎麼就和興國公府陳三姑娘交好呢,還書信往來,你和我都沒有寫過幾封信呢。」

整個京都誰不知道興國公支持安郡王啊,和鎮南侯和皇后是死敵,她居然跟興國公府的人往來,若瑤郡主表示十分的不理解。

雖然寧太妃和興國公府往來密切,但是若瑤郡主長這麼大,也只去過興國公府兩回,能不去,就是丫鬟抬著她,她都不願意去的。

不理解清韻為什麼這麼做,但是她還是很好心的提醒清韻,她和陳三姑娘往來的事,最好別讓楚北和鎮南侯他們知道,免得他們多心。

清韻沒法解釋,只能笑笑不語了。

清韻難得來王府一趟,又是太妃請來的,還是冒著若瑤郡主的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