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世嫁 >第四百零一章 隱瞞

第四百零一章 隱瞞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

?看著遞到跟前的信,太后看了清韻一眼,又去看長公主,還有趙院使。

趙院使有些摸不著頭腦,他實在想不出來清韻找他來所謂何事,若是給人治病,不需要他,而且方才宸王妃讓雲貴妃和二皇子妃出去了,連太后身邊的季嬤嬤都走了,卻留下了他,他什麼時候這麼得宸王妃和太后他們的信任了,他怎麼不知道?

趙院使覺得這不是什麼好事,宮裡的事,除了該知道的,其他的是知道的越少越好,更何況,議政殿的事都傳開了,他豈會沒有耳聞?

皇上禪位給安郡王,雖然不是皇上心甘情願,是太后逼迫的,可總歸是禪位了啊,聖旨可不是鬧著玩的。

一旦安郡王登基了,宸王和鎮南侯府會有什麼好下場?

這會兒宸王妃已經急的跳腳哭出來才對,她卻給太后看一封信,這也太奇怪了。

別說趙院使納悶了,長公主也不解呢,聖旨宣召,皇上禪位這麼大的事,難道一封信能解決?

有什麼話,當面說不更直接了當嗎?

不過清韻都把信送到太后跟前了,太后眸帶遲疑,卻也伸手接了,是不知道信上寫了些什麼?

太后接了信,拆開之前,還看了清韻一眼。

等拆開信,太后把信紙展開,眼睛橫掃了兩眼,眉頭皺緊了。

再看兩眼,她驚站起來了,她臉鐵青,看著清韻道,「這信上寫的,都是真的?!」

清韻回望著太后,然後轉身,指著趙院使道,「信上的事,是不是真的。趙院使在這裡,太后一問便知。」

聽清韻這麼說,趙院使心咯噔一下跳了,跳的有些快。額頭都冒冷汗了。

清韻語氣篤定,太后望著趙院使了。

她雖然身居後位,皇宮有皇后打點,卻不是什麼事都不知道,一些大臣的來歷和背景。她算不清楚,也知道一二。

趙院使有個一母同胞的長姐,嫁給的是當時名燥京都的程家藥鋪的程大夫,程家一夜之間被滅了門,程家藥鋪也毀了的事,雖然過去了那麼多年,太后依然還記得。

當年程家藥鋪一案,並沒有查清楚,只說是竊賊所為,謀財害命。

現在這封信卻是已經「死」了三十多年的程老夫人寫了。為了救自己不孝獨孫,逼不得已才威脅寧太妃的,信上寫著程家藥鋪是因為寧太妃才被滅門的,只因為當時她要寧太妃進宮伺候皇上,而她當時已經身懷有孕了……這,這怎麼可能?!

她不相信!

太后不相信,卻也忍不住問趙院使了,她問道,「寧太妃進宮之前,有了身孕?三十多年前。程家為何會一夜之間被滅門,如實說來!」

果然,果然宸王妃找他來是問這事,可這件事。宸王妃是怎麼知道的?

她不應該知道啊。

趙院使心中膽懼,他撲通一聲跪下,道,「太后,臣什麼都不知道啊。」

太后手握著信,然後望著清韻了。

清韻看著趙院使了。她笑道,「趙院使,你果真是什麼都不知道嗎,我今兒找你來,是給趙家一條活路,明知道寧太妃混亂皇室血脈,身為太醫,卻知情不報,是什麼罪,要受怎麼樣的處罰,你心知肚明,你若從實招來,我會替你向太后還有皇上求情,保你趙家平安無事,你若還欺瞞,我只能讓人去請程老夫人來了。」

清韻語速不快,但每一個字都挑動著趙院使的心,讓他感到害怕。

聖旨已經下了,宸王已經輸了,他們現在重提三十多年前的舊事,不過是要了寧太妃的命,皇位還是安郡王的啊,他現在幫宸王妃滅寧太妃,安郡王和興國公會饒了他嗎?

說,沒有好下場,不說,更沒有好下場。

趙院使現在是騎虎難下,左右為難了,再加上他猶豫不決,太后發怒,趙院使一咬牙,豁出去了。

不管怎麼說,慧凈大師說了安定侯府會出以為皇位,宸王妃又在祭天時祭出鳳凰異象來,雖然有太后幫著安郡王,聖旨也宣了,皇上禪位給他,可宸王妃如此氣定神閑,顯然是不怕啊,別忘了,鎮南侯手裡還有十萬兵權呢,逸郡王現在在宸王府養傷。

以興國公手裡的十萬兵權,根本鬥不過鎮南侯和獻老王爺,不到最後一刻,誰又知道鹿死誰手呢?

他這時候幫安郡王,太不明智了。

趙院使心中百轉千回,左右權衡,最後一握拳頭,望著太后了,「太后,三十多年前,程家被滅門,確實和寧太妃懷了身孕有關,若不是臣命大,只怕臣也要沒命了,太妃食欲不振,找了程大夫去幫她號脈,程大夫知道她尚在閨閣,過不多久要嫁給先皇了。「

「本該是黃花閨女,卻懷了身孕,這是辱沒家門的大事,更是誅九族的大罪,程大夫當時沒說什麼,只開了兩副靜心的葯給太妃服用,便告辭了,他出來時,正好瞧見臣也要去給太妃號脈,讓人攔下了臣,不讓臣去給太妃號脈,臣才躲過這一劫。」

「當天夜裡,程家被滅了門,臣膽小怕事,加上太妃又進了宮,臣告假三月,幫程家操持後事,太妃進宮一個月,懷了身孕,不足月生了寧王,在大家看來,寧王是早產兒,卻比足月的孩子還要健康,都說寧王福大命大,臣卻是知道寧王是足月生的,他不是先皇龍種……。」

說完,趙院使開始認罪了,「臣雖然知情,可太妃是皇妃,更是太后您的親表妹,也是您提拔進宮的,受您寵幸,臣甚至想過,您生了長公主,當時又有人懷疑您腹中懷的還是個公主,所以存了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