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女生小說 >世嫁 >第四百零三章 解釋

第四百零三章 解釋

小說:世嫁| 作者:木嬴| 類別:女生

聖旨上寫的事,百官不敢信,卻也免不了有些懷疑。

朝中大臣,尤其是那些老大臣,是見證了太后對皇上態度巨變的,這麼多年就沒人知道原因過,但一個仁慈和藹的皇后,自打先太子和先皇相繼去世後,就性情大變,尤其是對皇上,那幾乎就沒有什麼母子情分了,這其中,必定是有原因的啊。

如果皇上當年真的殺了先太子,不論是國法,還是道德,這都是不可饒恕的大罪啊,這皇位怎麼也輪不到他來當。

今日太后要皇上禪位,他們就是想幫皇上都幫不了,不然傳揚出去,人人效仿,這天下豈不是要大亂

百官急需要太后給一個解釋,興國公的話,他們不信。

大殿外,季嬤嬤敲了門過後,一陣咳嗽,可是大殿內卻沒有了動靜,好像一下子就安靜了下來,就連之前還隱約能聽見的爭執也沒了。

怕自己喊得太小聲,殿內的人沒有聽見,季嬤嬤又一陣敲門,喊太后。

大殿內,清韻站在一旁,她望著太后凌亂的髮髻,忍不住撓額頭了,太后這樣子,像是被她們欺負了一般,要是嘴角帶點淤青,就更像是被人給打了一頓。

這要叫大殿外那些丫鬟嬤嬤門瞧見了,還不知道會傳出怎麼樣的流言蜚語來呢。

見沒人說話,她忍不住先出聲了,「議政殿肯定亂成一鍋粥了,清韻讓季嬤嬤她們進來,幫太后您重新梳妝,擺駕議政殿吧」

太后臉色蒼白,但是眼眶又赤紅,兩相對比,看著有些駭人。

清韻看的腦殼疼,這樣子絕對不能去見百官啊,不然太后說什麼,反倒成了被她和長公主逼迫的了。

太后看了清韻一眼,又去望著長公主了,眼神帶著希夷,希望長公主能和清韻一般,跟她說句軟話,哪怕看她一眼也好。

長公主知道太后在看她,她身子側著,在氣頭上的長公主,怎麼可能有好話說呢,她道,「母后不要看我,去不去議政殿,去了又該幫誰,如何選擇,我不會左右你,但做了選擇之後,就不要後悔。」

太后去議政殿,無非兩個選擇。

一個是幫皇上,一個是幫安郡王。

幫了安郡王,就是承認聖旨上說的都是真的,那皇上肯定要禪位給安郡王,一個曾經做過皇帝,還對即將繼任的新皇帝有殺父之仇,絕對不會有好下場,識相的,寫道聖旨將自己的罪行公告天下,然後自刎去九泉給先太子賠罪,這樣還能叫人敬佩他,如果還活著,遊走於街頭鬧市,百姓看他的眼神估計都能叫皇上撞牆了。

當然了,安郡王和興國公也不可能讓皇上活著,總歸逃不了一個死的下場。

可要是幫了皇上,那安郡王這輩子就再沒有了繼承皇位的可能了,這是他唯一的一次機會。

先太子和寧王被調換,而且他還是寧太妃和興國公所出一事,太后知道還沒有一盞茶的時間,平心而論,換做是她,這麼短的時間內,估計也沒法接受,畢竟這事太過重大了,事先沒有一點點的心理準備啊,尤其在這樣的關鍵時候,在太后心裡,估計還會懷疑是她聯合長公主,還有趙院使在欺騙她,好讓她去幫皇上。

清韻有些後悔,她應該早點跟太后說的,可誰能想到興國公會直接逼皇上禪位啊,而且還偷太后的聖旨,借太后的名義,敢情這麼多年,他從來就沒把太后放在眼裡過,估計在興國公和寧太妃眼裡,太后最大的用處,就是幫他們逼迫皇上,再就是出了事,給他們做擋箭牌用的。

想到她現在做的,倒有點像是以子之矛攻子之盾了,不知道是矛厲害,還是盾厲害。

正想著呢,就聽太后吩咐道,「讓季嬤嬤進來吧。」

說完,她就起身去內殿了。

清韻屁顛屁顛的下台階,開殿門,讓季嬤嬤去幫太后梳妝。

她和長公主就在大殿內等候,倒也沒有太著急,議政殿既然派人來請太后,得不到一個準確的答覆,就不會下朝的。

等了一盞茶的功夫,季嬤嬤才扶著太后從內殿出來。

太后重新梳妝,髮髻梳理的一絲不亂,雖然臉色還難掩一抹蒼白,神情也有些憔悴,但比方才已經好太多了。

太后看了清韻一眼,又看了長公主一眼,清韻笑著福身,長公主依然沒有什麼反應。

不過太后走了幾步,長公主倒是在後面跟著。

永寧宮距離議政殿,有些距離。

宮殿外,準備了步攆,季嬤嬤要扶太后坐步攆去,被太后拒絕了。

清韻知道,太后想多些時間,把事情想想清楚。

季嬤嬤扶著太后往前走,清韻跟在後面,看不到太后的神情,但是她卻能感覺到太后的腳步漸漸的快了。

但是,快到議政殿的時候,又忽然停了下來。

清韻納悶了,長公主眉頭也皺著,想開口問太后,可是到嘴邊的話,又咽了回去。

清韻往前走了一步,見太后望著議政殿外,嚴肅以待的侍衛,眸光冰冷,憤怒的她,手握的緊緊的,可憐季嬤嬤就遭罪了,疼著還不敢哼聲。

清韻多看了兩眼,正要問太后呢,結果還不等她開口,太后又走了。

腳步比之前更快,清韻抬眸看了眼天空,只能默默跟上。

到了議政殿前,那侍衛統領就過來給太后請安了。

太后臉色肅冷,聲音更是不帶一絲的溫度,「是誰讓你包圍議政殿的」

那統領應道,「是國公爺。」

「給哀家退下」太后聲音冷硬,眸底難掩一抹憤怒。

她沒料到興國公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