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其他小說 >大魏宮廷 >第304章:李睦之死【二合一】

第304章:李睦之死【二合一】

小說:大魏宮廷| 作者:賤宗首席弟子| 類別:其他

『PS:如果上一章也算是水的話,那這本書已經沒什麼好寫了,該寫的劇情都寫完了,剩下的只是收尾,心急的書友直接等大結局吧。』

————以下正文————

正因為魏國與諸國聯軍的戰爭,乃是重中之重,是故,早前薊城亦暗中派人前往魏國,監察這兩方勢力的最後勝敗。

因此,繼張啟功抵達薊城後沒過幾日,薊城派往魏國的細作,亦陸陸續續將魏國近期的消息送回了韓國王都,那些密信中所述,與張啟功所言一般無二:衛魯臨陣倒戈,魏國擊潰聯軍。

在反覆確認了密信的真實性後,韓國丞相張開地悵然長嘆。

雖然此前張啟功那勝券在握的模樣,已讓張開地、韓奎二人意識到了大勢已難以更改的殘酷,但他還是希望那只是張啟功的詭計——比如說魏國其實並未戰勝聯軍,張啟功只是強裝鎮定什麼的。

但那些細作送來密信,卻打破了張開地心底的希望。

「或許這就是天數啊!」

張開地在府上書房長嘆了一番,親筆寫下一封書信,派長子張平將其送到沮陽一帶,交給雁門守李睦。

這封書信,通篇只有一行字:已經證實,衛、魯兩軍臨陣倒戈,助魏王擊敗諸國聯軍。

數日後,身在沮陽一帶的雁門守李睦,收到了張開地的這份書信,在看完書信後,久久不語。

原因很簡單,因為局勢比他預測的還要糟糕。

『衛魯兩國軍隊竟然臨陣倒戈?!』

捏著手中這份書信,雁門守李睦的雙手都在顫抖。

他完全不能理解,衛魯兩國的軍隊為何會倒向魏國——相比較之下,衛國的軍隊倒戈稍稍能讓李睦釋懷,畢竟魏衛兩國和睦為鄰近百年,可魯國的軍隊為何會倒向魏國?魯國不應該是堅定地站在齊國那邊么?

齊魯利害一致,這是世人公認的呀,魏王趙潤究竟使了什麼手段,竟令魯國軍隊背叛了齊國?

李睦實在想不明白。

不過次事的他,已無暇去思忖那些,畢竟此刻他面前亦擺著一個重大的選擇:繼續,或者放棄。

繼續,即在「魏國已擊敗諸國聯軍、且有衛魯兩國軍隊倒戈魏國」的情況下,繼續施行他那匡扶國家的計劃。

但可以預見,此舉必定會引來魏國的報復,再次點燃魏韓兩國的戰爭,介時,他李睦就不再是拯救國家的英雄,而是將這個國家繼續推向更黑暗的深淵的罪人。

可是放棄,這就意味著韓國遲早將成為魏國的腹中餐,被後者傾吞,再沒有人能夠扭轉局勢。

猶豫不決的李睦,召來了長子李瑻、副將嚴奉、族弟李任以及麾下其餘將領,將信中的噩耗告訴了諸將,想聽聽這些人的意見。

當得知「魏國已擊敗諸國聯軍」後,李瑻、嚴奉、李任以及其餘將領皆露出了震撼之色,面面相覷,久久不能言語。

要知道,他們此番罔顧薊城的命令,擅自起兵勤王,堵的就是「魏國敗於諸國聯軍」這萬中之一的機會,可沒想到,上天並沒有庇護他韓國,魏國竟然戰勝了諸國聯軍,這可如何是好?

難道只能地灰溜溜地解散軍隊,乞求那位魏王的寬恕么?

豈能如此!

「砰!」

李睦的族弟李任用手一錘面前的案幾,咬著牙說道:「事已至此,豈有半途而廢之說?」說罷,他轉頭面向李睦,沉聲說道:「族兄,事不宜遲,當立刻率軍攻打薊城!」

聽聞此言,帥帳內或有將領遲疑地問道:「可是魏國那邊……」

李任打斷了那人的話,沉聲說道:「我就不信魏國毫無損失就能戰勝諸國聯軍!」他環視了帳內諸將,最終將目光定格在族兄李睦身上,沉聲說道:「魏國與我大韓在邊境駐軍僵持六年,隨後又遭到諸國聯軍的進攻,甚至於,族兄成功地挑起了魏國與秦國的戰爭,末將認為,當前的局勢雖說萬般不利,但仔細想想,其實仍有迴旋餘地。」

聽了這話,李睦的眼神一陣閃爍。

事實上,李任說得並沒有錯,魏國此番與韓國、與諸國聯軍、與秦國三線開戰,國力消耗空前之大,縱使眼下魏國擊敗了諸國聯軍,但若是所料不差的話,魏國接下來應該會將戰爭重心放在西邊的秦國身上,而不是他韓國——哪怕他李睦攻陷了薊城,使韓國重新脫離了魏國的掌控。

為何?

原因說來令人感到悲傷,只是因為現如今他韓國對魏國的威脅,遠遠不及秦國對魏國的威脅來的大。

而這樣一來,他韓國就有了喘息之機。

『……秦國絕非弱國,而魏國此番因為三線作戰,國力消耗空前巨大,未必能在短時間內擊敗秦國……若是秦國能支撐到今年年底的話,半年時間……半年時間我大韓未必不能重新打造上谷防線!』

李睦越想越覺得這件事大有可圖,遂立刻親筆寫了一封信,派人送到薊城,送到丞相張開地的手中。

數日後,張開地收到了書信,拆信觀瞧。

在看完李睦的信中建議後,張開地猶豫不決,遂又請來治粟內史韓奎,與後者商議。

在將韓奎請到內室後,張開地出示了李睦的書信,語氣莫名地說道:「李睦將軍仍未放棄,他建議我薊城派使者前往秦國,取得秦國的支持……他在信中寫道,若是秦國能拖住魏國至少半年,他可利用這段時間重新打造上谷防線,韓奎大人,你怎麼看?」

韓奎靜靜地看完了李睦的書信,隨即黯然嘆了口氣,反問張開地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