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遊戲競技小說 >琥珀之劍 >強推《我家後院通向武俠世界》

強推《我家後院通向武俠世界》

小說:琥珀之劍| 作者:緋炎| 類別:遊戲競技

奇蹟般的一幕出現了,在那些逃難的平民眼中,沖向那個年輕人的騎兵彷彿是紙糊的一樣他們舉起劍與布蘭多交劍,精鋼長劍馬上向後彎折、斷裂、化為千萬片鋼針倒射回去,然後巨大的力道催使騎手連人帶馬一齊高高仰起,整個人倒飛出去。

一個,二個,三個,最後布蘭多身後那些難民忍不住齊聲數起來,一直數到第七個。後面三個人已經嚇得心驚膽戰,死死地勒緊韁繩,死活也不敢靠上去了。

尤利爾死死盯住布蘭多,好像是見了鬼一樣。而馬科夫那些護衛更是嚇得連手上的事情都忘了,竟一時被後面的難民沖開防線,跑到布蘭多這一邊來。

「你是誰?」騎兵隊長忍不住有點手腳發冷。他見過白鬃軍團劍士團的那些隊長級別的人物,那些人的實力與劍術在他眼中也算得上是出神入化,可與眼前這個年輕人一比,好像也不算什麼了。

這究竟是何方神聖?

布蘭多收回劍,也輕輕喘了一口氣。一連使用七次力量爆發,消耗總體力的五分之一,布蘭多隱隱感到手臂有些發麻。

「我說了,我叫杜恩。」他用劍指了指對方:「所以說,現在你們可以靜下心來聽我說話了吧?」

尤利爾和馬科夫面面相覷,他們能不聽嗎。他十一個手下雖不說多厲害,但至少也是經過本地民兵中抽調出的好手,白位劍士中游水平,再算上馬的衝擊力,就是白鬃軍團的一般士兵也不敢正面抵擋。

而又要作到一連七劍,劍劍崩飛一個人,打完後還面不紅心不跳,在他心中大約只有呂克貝鬆手下那六個中隊長才有這樣的水平了。

黑鐵中段,這麼年輕,尤利爾忍不住咽了一口唾沫。呂克貝松那幾個中隊長可個個都是三四十歲的人老兵啊。

「看來可以了。」布蘭多看到尤利爾和馬科夫瞠目結舌的樣子,點點頭:「我剛才讓你們滾,但現在後悔了。所以我收回之前的話,現在你們給我去把路堵上,不管有多少亡靈過來,你們的任務就是攔住它們。」

「夏爾。」

「在。」夏爾從馬車上跳下來,看到布蘭多向他平伸出手,心領神會地將他那隻懷錶遞過來。

布蘭多看了一下時間,離四點還有一刻鐘。但芙雷婭還是不見人影,他忍不住皺了皺眉然後抬頭說道:「諸位是里登堡的治安騎兵,幫助逃難的市民爭取時間是分內之事,想來不必我提醒也會奮勇爭先」

「大人,我是商人。」馬科夫這會兒不敢囂張了,小心翼翼地說道。

布蘭多看了他一眼,沒好氣地說道:「你被徵調了。」

馬科夫張了張嘴。

「當然,」布蘭多看看那些從地上爬起來的治安騎兵,答道:「我會親自在這裡監督你們,你們有誰想當逃兵的,大可以回來試試我的劍。與我還是與那些骨頭架子戰鬥,你們必須從兩者中選出一個。」

他又回頭看著自己身後那些平民除了小部分還聚集在自己身邊,之前因為被尤利爾威脅不敢動彈以外遠一些的人正隨著恐慌在人群中蔓延加速向北邊逃去,人推擠著人,不少人被踩踏在下面,就再也爬不起來。哭聲、叫喊聲、叫罵聲與慘叫聲混合在一起,構成一幅彷彿末世的景象,相比起來反倒是他們這兒像是颱風的風暴眼,一片平靜。

而這平靜的中心,就是布蘭多自己。

「你們也走吧,抓緊時間,不要辜負了里登堡的治安騎兵用生命為你們爭取的機會。」布蘭多朝他這些人擺了擺手,他不是救世主,不過有順水人情不送白不送。

可讓他沒料到的是,除了小部分人以外大多數人竟然一動不動不願意離開。事實上這些人也看到了,看到了那些推推擠擠前進的人的慘象,他們不身在其中當然不願意變成那個樣子,他們更願意寄希望於布蘭多,希望這個厲害的年輕人能帶領他們走出去。

這個世界上有力量的人很多,可願意保護弱者的卻不多。布蘭多的所作所為已經給這些人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尤其是他最後那一句話,更讓這些人生出一種信任來。

「你們不願意走?」布蘭多一愣,大約猜到這些人的想法。他敲了敲劍柄,回過頭來正好看到夏爾一臉崇拜之色,忍不住問道:「你又有什麼話好說?」

「在聖者的年代,騎士有八條美德。憐憫就是其中之一,每一年在炎之聖殿以八美德宣誓就職的騎士很多,可真正做到的人又有幾個呢?」

「能讓弱者依靠,也是強者的魅力。關鍵在於我們要怎麼做呢,領主大人。」年輕的法師扈從問。

「讓他們留下來好了,我來想辦法。」布蘭多答道,他一邊說一邊走到尤利爾和馬科夫身邊,問道:「你們考慮好了嗎?」

「當然,當然。」商人馬科夫點頭不迭。

尤利爾一言不發,轉頭就把自己的人召集起來,準備去和骨頭架子拚命。他們也想好了,和那些骨頭架子干架還有一線生機,而回頭卻找那個年輕人的麻煩估計頃刻之間就會斃命。而且那個年輕人也說了,他會留下來,那想必不會見死不救吧。

尤利爾作為治安騎兵隊長,至少在里登堡也算得上是一時人傑,這些細節一想就通,也沒什麼好拉不下臉的。他甚至不像馬科夫那麼不自然,反正在里登堡也是看呂克貝松的臉色、看金果勛爵的臉色,現在再看這個年輕人的臉色行事就是了,看誰的臉色不是臉色。

布蘭多倒是很欣賞他這種光棍,他在他們兩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