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二章 造化玉碟(第二更)

第二章 造化玉碟(第二更)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第二章造化玉碟

昏迷之中的張宇,感覺自己的靈魂好像到了傳說中的天堂一般,沐浴在和煦的眼光下,全身上下都感到發自靈魂的舒坦。

「啊」,不自覺得,張宇的口中發出了一聲舒服的**,恰好喚醒了因為連續幾天都在張宇身邊服侍而伏床而睡的青杏兒。、「嗯?少爺你醒了?少爺?、」邊說著話,青杏兒還用手晃了晃張宇的胳膊。

「嗯?這是,這是我的房間!」張宇緩緩地睜開了惺忪的雙眼,揉了揉眼角道,「我不是要死了嗎?怎麼回家了?」連續幾天的昏迷,讓張宇還沒有真正的清醒過來,有些迷糊的說道。

「少爺,是老爺把你救回來的,你不知道,你剛到家的時候,身上都是血,嚇死人了,杏兒害怕極了。嗚嗚」青杏說著就趴在張宇身邊低低的抽泣了起來。那哭聲是因為喜極而泣,同時也傾注著這幾天的所有擔心與害怕。雖然早就知道了醫師周濤的診斷說明,但是內心還是壓抑著不能說的擔憂,這一刻,全都得到了釋放。

「好了,好了,杏兒不哭。少爺我不是活得好好的嗎!看你的鼻涕眼淚都流到我身上了,」看著侍女青杏兒伏在自己身上哭泣,張宇的心也微微的掀起著波瀾。雖然名義上是主僕的關係,可能是由於自己不能修鍊的緣故,張宇從來都沒有真的把青杏當做僕人,更多的是親人。而青杏兒,也對這位從來沒有對自己發過脾氣的主人有著些許特殊的感情,這次見到張宇受了這麼重的傷才會感情爆發。

「哎呀,杏兒,鼻涕都流到我身上了。杏兒變成鼻涕蟲了!好難看!」為了讓青杏兒趕緊高興起來,張宇不得不打趣她起來。

女孩子都是愛美的,何況更不能在自家公子面前露出洋相。青杏兒一聽張宇這麼說,趕緊止住了哭泣。「公子太壞了,杏兒才不難看!」青杏兒慌手慌腳的擦乾眼淚道。

「公子昏迷的這幾天,每天都只是喝一點參湯,想必現在一定很餓了,杏兒去給你準備吃的去。」

「咕嚕」不提餓還沒什麼感覺,這一說吃飯張宇的肚子還真立刻抗議起來了

「嘿嘿,還是我家杏兒好。」張宇摸摸鼻子尷尬的說道。

「公子,你稍等一會,我這就去準備,正好跟老爺稟報一下。」

「不用稟報了,宇兒剛醒門口的侍衛就已經告訴我了,要不是看見你們倆在那鬧騰,我早就進來了。」正在此時,張宇的老爹張森也已經推門而入了。

「啊,是老爺,杏兒趕緊去給少爺準備吃的,杏兒先告退了。」聽著張森的話,青杏兒紅著小臉趕緊小跑離開了。

「這丫頭,」張森搖搖頭道「宇兒,你醒了,身體有什麼異樣的感覺沒有?傷口還疼不疼?」

聽著老爹關心的問候,張宇心裡不禁湧進一股暖流。「爹,沒事了,傷口都開始結痂了,而且感覺挺好的。」張宇趕忙答道。

「別人都拿刀要你命了。還感覺不錯,你這小子。」張森以為張宇是在安慰自己,微微喝到。「對了,在你遇襲的那天,你有沒有看到那兩個人的樣子?」說到這,張森眉頭一鎖問道,眼底不禁有著些許殺氣隱現。

「這我到真沒有騙您,感覺還真挺爽的!」張宇在心底自言自語著想。

「沒有,他們倆人都蒙著臉看不到真面目,不過聽聲音應該是一個中年人,一個和我年紀差不多大的少年。不過那個少年已經達到武者的境界了。」張宇答道。

「哦,十五歲左右的武者,這在咱們伊水鎮可不多見,看來是王劉兩家之一了。你放心這件事不會就這麼算了的。」張森對著兒子張宇說道。

「嗯,知道了。」

「宇兒,你先好好休息,族中還有事等我處理,我先離開了。」張森查看完兒子的情況之後,有匆匆的離開了。

。。。。。。

「杏兒,我吃飽了,謝謝你了。這幾天你忙裡忙外也夠累的了,現在我也不用人照顧了,你先下去休息一下吧。」吃過青杏兒精心準備得飯菜之後,張宇心疼的對青杏兒說道。

「嗯,好吧,那我就先離開了,你也要注意自己的身體哦。」杏兒揉揉自己的額頭,甜甜的說道。

。。。。。。

待的屋內只剩下自己一個人時,張宇趕忙從胸口拿出母親留給自己的唯一遺物——吊墜,之所以讓杏兒先離開,就是因為剛剛胸口的吊墜竟然傳來了異動!倒不是說不相信青杏兒,只是張宇自己也沒搞明白是怎麼回事,所以就沒有聲張。

就在這時,吊墜突然發出柔和的光芒,完全籠罩了張宇的全身,剛開始張宇還感覺是暖洋洋的,漸漸地,就感覺身上越來越熱,有一種灼燒的感覺。突的一下,吊墜發出一道奪目的光芒,張宇根本就來不及反應,就「嗖」的一下進到了張宇的識海之內。

「啊」張宇不禁低吼了一聲,如果有人這時能夠看到張宇的表情,一定會十分的震驚。他的臉上,哪裡還有以前的溫文爾雅,一根根暴起的青筋是那麼的猙獰可怕。

「大道五十,天衍四十九,遁去其一,是為一線生機!存我之神,想我之身,得以天人合一。。。。。。」

「煉養陰陽,性命雙修,我守其一。。。。。。」

一段段晦澀難懂的口訣配合著許多符文圖像就這樣強行灌輸進入了張宇的大腦。饒是張宇從小受盡冷眼嘲諷,心志堅定,也痛得****。但是在那些口訣開始向自己識海傳輸的那一刻起,張宇就意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