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五章 菊花殘

第五章 菊花殘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拖著重傷的身體,一陣疾馳之後,張宇終於找到了一片相對安全的地方。

「嘶,還真疼。」感受著胸口處傳來的劇痛,張宇不禁吸了一口涼氣道。

「趁著現在安全,還是趕緊療傷,現在要是再冒出來一隻妖獸,那我可真的招架不住了。」

默默地回想起造化神功的運行路線,時不時的變換著手勢,一絲絲不可見到的靈氣順著天靈開始在張宇的全身遊走。一邊是功法運行時的舒爽,一邊是身體受到創傷帶來的疼痛,矛盾的兩種感覺此時正在張宇的身上上演。而張宇本人,也是一會如在九霄雲端,一會又彷彿墜入深淵煉獄,表情的變換煞是頻繁。

自從上次無意中開啟了造化玉碟後,造化玉碟便被吸收進入了張宇的身體,一直都安安靜靜的呆在他的丹田處。就這這時,突然從造化玉碟中傳來一絲絲渴望之意,讓身為主人的張宇嚇了一跳。

「娘的,怎麼回事?」感受著這股渴望,張宇也是一陣莫名其妙。「明明剛剛還好好的,怎麼突然這樣了?」

突然,靈光一現,他想到了一種可能。「難道是妖晶?自己身上也就剛剛得到的兩塊妖晶才最有可能引起造化玉碟的異動。張宇取下緊繃在身上的包袱,從裡面挑出了那兩塊妖晶。

「沒錯,還真是。」感受著越加強烈的渴望,張宇也確定了答案。

突然,從張宇的掌心傳來一陣吸引力,兩塊妖晶內部的能量開始緩緩地向張宇體內的造化玉碟流去。

霎時,張宇也懵了。妖晶只能通過煉丹師的手轉化成丹藥才能被人體吸收,因為妖晶內部的靈力異常狂躁,人類根本就不能向妖獸那樣直接吸收,這是整個蒼龍大陸的共識!但是現在,張宇手中的造化玉碟卻能直接吸收其中的能量,簡直讓人匪夷所思!

很快,兩塊妖晶內部的靈力就被吸收一空,看著變成碎末的妖晶,張宇一陣牙疼。這些拿回去都是白花花的銀子啊,就這麼沒了。失望還沒完,張宇立刻又狂喜起來,因為被造化玉碟吸收的那些靈力竟然開始反哺給了張宇。要知道,靈氣的吸收都要靠日積月累來完成,如果以後自己能夠通過造化玉碟直接吸收妖晶的靈力,那不就省去了許多苦功,直接比別人多出一大部分時間用於修鍊。

感受著大概有兩隻妖晶內部三分之一的靈力又重新回到了自己體內,張宇的境界開始蠢蠢欲動起來,畢竟就算三分之一的靈力,也比的上張宇體內的靈力總和了。

「一鼓作氣,突破練氣!」張宇開始凝神靜氣,加緊吸收這股靈力。倏地,張宇渾身一震,他清晰地感覺到天地之間一股股靈氣向自己的身體湧來,然後被身體一個個飢渴的細胞所吸收。張宇知道,自己終於突破成為了武者,造化神功也自然而然的進入到了運氣境。

感受著體內暴增了五六倍的靈力,張宇嘴角露出了滿意的微笑。

「都說生死之間才能更快的突破,這次冒險幹掉蠻甲巨蜥能夠換來境界的突破,真是值了。」

只聽「咔嚓」一聲,旁邊的灌木叢中突然傳來一聲樹枝折斷的聲音。

「誰?」張宇警惕的喝問道。「再不出來,可別怪我不客氣了。」

就在這時,從灌木中走出一隻渾身是血的猿妖來,看著它那雙眼裡流露出的焦急與哀求,張宇並沒有立即動手。

猿妖,在妖獸中並不算強大,但是它們的智慧可是出了名的。微微一感應,就確定了這是一隻一級的猿妖,張宇稍微鬆了一口氣。

「你快走吧,我不想傷你。」張宇道

「吱吱,吱吱」猿妖突然對著張宇叫了起來,並且還用手指指張宇,又指了指找自己,又指了指自己來時的方向,好像在向張宇述說著什麼。

「猿兄,你的話我可是真的不能理解呀!。」張宇無奈的對猿妖說著。

興許是看出了張宇沒有惡意,猿妖大著膽子走近了張宇,拉了拉張宇的褲腳,然後又往回退了幾步,又拉了拉張宇的褲腳一次,又往回退了幾步。

「難道你想帶我去一個地方?」張宇看著猿妖的動作有了些許的明悟,但是又有些猶豫,畢竟,妖獸山脈自己人生地不熟的,萬一闖進了什麼險地,自己的小命可就不保了。但是,看著猿妖苦苦哀求的眼神,似乎觸動了自己心底的某處柔軟。「也罷,我就跟你走一遭,有什麼危險的話,就不要怪我獨自脫身了,前面帶路。」張宇說罷指了指猿妖來時的方向。

猿妖也發現張宇答應了自己的請求,快速的開始行動起來,敏捷的猿妖在前面疾馳,還時不時回頭看一下張宇有沒有跟上。

大約在崎嶇的山路上左拐右拐前行了一刻鐘,猿妖終於在一處山谷停了下來。看著眼前的情形,張宇也明白了猿妖帶自己來此的原因。

山谷之中,一隻一丈有餘的鐵背蒼熊正在大開殺戒,看著橫七豎八倒在鐵背蒼熊周圍的猿妖屍體,張宇發覺如果沒有外力的介入的話,再有十幾分鐘這些猿妖就要死傷殆盡了。

看著像一座鐵塔般的鐵背蒼熊,張宇默默的估量了一下雙方的力量對比。憑著氣息的感應,這隻鐵背蒼熊怕是到了二級巔峰,即將突破成為三級妖獸了。自己剛剛突破,憑著造化神功的優勢,頂多能夠比擬二級初期的妖獸,就算加入戰團的話,勝率也不大。

看著默默不動的張宇,那隻將他領來的猿妖又開始焦急的對著張宇叫了起來,還不時扯扯張宇的衣服。

看著苦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