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七章 廢物不如

第七章 廢物不如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雷鳴,你還是乖乖的把剛剛得到的那本武技交出來吧,我們這麼多人,你今天是插翅難逃了。交出那本武技,並宣誓向我效忠,你才能有活路。再說了,我好歹也是劉家二少,跟了我你也不算吃虧。」只見一個面相陰柔,眼睛好似毒蛇般的年輕人說道,悄悄伏在遠處的張宇一眼就認出了那是劉家的劉峰。

「劉峰,剛剛發現遺迹的時候說好了你取丹藥妖晶我們只要武技,這才轉眼的功夫你就狠下黑手,不怕遭報應嗎?」名叫雷鳴的壯碩男子憤怒的問道。

「報應,呵呵!剛才是因為怕打不過你們,才把那本武技暫時讓你保管的,現在,我們家族的高手到了,還是乖乖地交出我的武技吧。不要不識好歹,如果武師境界的三叔到了,你連和我提條件的資格都沒有了。」劉峰狠戾的說道。

「就算我交出武技,你真的能放過我們?我雷鳴也不是傻子,今天就算是死,也得拉上幾個墊背的。」雷鳴決絕道。

「兄弟們,你們怕不怕?」雷鳴對著周圍的兩男一女吼道。

「出來混,早晚要還的。兄弟們早就知道會有這天。只不過想不到死在奸人手裡,殺一個夠本,殺兩個賺一個,大哥咱們跟他們拼了!」一個臉色蒼白,左肩還在滴血的青年道。看樣子,剛才的慘叫就是他發出的。

「拼了」

「拼了」

「有種,給我上,男的都殺了,女的給我留下。這小娘皮還有幾分姿色,等少爺享用完,你們也能樂呵樂呵。」劉峰對著手下的人道。

一聽這話,劉家那個巔峰武士劉水臉上顯出陣陣**的笑容,猥瑣的嘿道「放心吧,少爺。」

看著眼前的場景,張宇暗暗的打量著雙方。

雷鳴一夥四人中,雷鳴是武士巔峰,另外兩個男人中,受傷的那個是武士中級,現在可能只相當於武士初期了,另一個男人和那個女子都只是巔峰武者。而劉峰這裡,一個巔峰武士,兩個中級武士,,一個初級武士再加上武者巔峰的劉峰,可以說完勝雷鳴他們,怪不得劉峰敢如此肆無忌憚。

「都小心他們的臨死反撲,給我慢慢的耗,等我三叔來了他們就翻不起什麼浪花了。」旁邊觀戰的劉峰道。

雷鳴他們幾個人一看就是常年在一起做任務的小型傭兵團,即使處於劣勢,但還是配合默契,死死地防禦著。劉家眾人眼看著佔據上風,但就是不能給雷鳴他們造成傷亡。

「小七,有機會你就帶著蝴蝶突圍,不要管我們。」雷鳴使著眼色對那個受傷的武者道。

「好的,大哥,就算死,我也會保護好大嫂的。」名叫小七的武者道。

就在這時,劉家的那個巔峰武士劉水發現急於幫助小七他們突圍的雷鳴漏出了一個明顯的破綻,心頭一喜,舉劍向著雷鳴刺去。

「哈哈,看來今天的頭功非我莫屬了。劉水心頭美滋滋的想著。

突然,雷鳴招式一變,用手中的雙鉤緊緊地夾住了劉水的長劍。

「噗」,雖然避開了要害,但長劍還是刺進了雷鳴的右胸。

劉水微微一怔,正想拔尖繼續殺向避開自己致命一擊的雷鳴,卻發現自己的長劍被死死鎖住,根本就無法拔出來。

「去死」就在這時,劉水耳邊突然傳來一聲怒吼。

「噗呲」,看著從心臟一穿而過的長劍,劉水滿臉的不甘的倒了下去。雙目圓睜,死不瞑目!

拔出染血的長劍,小七馬上迴轉了身形,多年的默契讓他一眼就看出大哥故意留下的破綻給自己製造的機會,好在自己沒有辜負大哥的期望。

看到劉水被殺,雷鳴拔出插在胸口的長劍,大口大口的喘著粗氣。

以自己的重傷換來劉水一條命,雖然佔了便宜,但自己也身受重傷,今天看來真的過不去了,雷鳴苦澀的想到。

「啊,媽的,都給我上,亂刀砍死他們。」看到劉水被殺,劉峰一下子暴怒了,大吼道。

「各位兄弟,老雷我今天拖累你們了,黃泉路上,我們還是兄弟!」雷鳴大聲道。

「哈哈,死有何懼,大哥你太見外了。」小七笑呵呵的道。

「就是」另一個一直沉默寡言的漢子也說道。

「好兄弟。」簡簡單單三個字,道出了雷鳴此時內心的一切。

。。。。。。

隨著戰鬥的繼續,雷鳴四人都受到了或輕或重的傷,而失去了巔峰戰力的劉家眾人也受到許多傷害,但是勝利的天平已經開始向劉家傾斜。畢竟戰鬥了這麼久,雷鳴四人早已是強弩之末,還沒有倒下全憑的是心中的一口氣!

就在這時,像一隻獵豹一樣,已經觀看雙方戰鬥許久的張宇如一道幽靈般開始動了。

「噗」的一聲,劉家還倖存的兩個中級武士中的一個,滿臉愕然的倒了下去。到死,他也不明白自己身上的短劍是怎麼回事。

突然的變故,另交戰雙方都是一臉愕然。

但是,雷鳴眾人臉上更多的是喜意,劉家人臉上是卻是憤怒。

感應著來人的氣息頂多不過是武者中期的雷鳴突然喊道「這位小兄弟,多謝你出手相助,但是你還不是他們的對手,還是趕緊離開吧。」

迅速的走向因為自己的出現而暫時停戰的雷鳴四人,張宇微微一笑道「多謝雷大哥關心,小弟對於自己的斤兩還是知道的,對付幾個雜碎還是不成問題的。」

看到已經來到自己身邊的張宇,雷鳴沒有再催促他離開,因為自己真的是太需要幫助了,哪怕是為了這幾個至死都對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