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十一章 大逃亡

第十一章 大逃亡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聽著劉能二人的談話,張宇的心中騰的一下竄出一股無名之火。

原來你們才是真兇!

正所謂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如果放在以前的張宇身上,可能明知兇手就在眼前也無能為力,但是從自己踏上修鍊的道路的那一刻,一切都不一樣了!

張宇不懂什麼是以德報怨,只知道有仇報仇,血債血償!

眯了眯雙眼,猶如潛藏起來正要撲向獵物的獵豹,猛然間,張宇露出了他的爪牙!

「噗呲」血花四濺,猶如一朵怒放的紅花。

上一刻還在溜須拍馬,阿諛奉承劉能的劉家族人,頃刻間命喪黃泉。到死,他的嘴角都還殘留著一絲笑容。

突如起來的變故,使得劉能驟然間神色劇變,滿臉煞白,雙眼大睜。

「啊,是你,怎麼可能!」看著出現在自己面前,渾身散發出陣陣寒意的張宇,劉能不可思議的喊道。

「很驚訝嗎?好奇我僥倖逃得一命,還是驚訝我一劍殺了一隻走狗?」張宇淡然的道。

「你一個廢物,怎麼突然變得這麼厲害,這不可能!」劉能失聲問道。

「哼哼,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上次對我的侮辱,還有我說過的話,不知道你忘了沒有?」張宇反駁道。

「你偷聽我們談話?看來今日不能善了了。來吧張宇,讓我看看你有多大的本事。」話音未落,劉能就向著張宇襲來。

「當」,張宇毫不費力就擋下了劉能的襲擊,今時今日,劉能還是原來的那個武者境界,但是張宇已經隱隱超過了他。

感受著武器上傳來的強悍反震力道,劉能終於一驚,明白張宇真的有著擊殺自己的能力,不禁說道「張宇,上次的事是我錯了,你今天如果能放我一馬,來日我必有厚報。」

「厚報?是不是再赳結一幫劉家的高手,打得我跪地求饒?」張宇冷笑一聲道。

「呵呵,張大哥你說笑了,我怎麼敢呢。」劉能尷尬的答道,露出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容。

「廢話少說,今天我必取你的狗命!」

「張宇,好話我已說盡,你真的想要魚死網破,那就來吧。」看到張宇不為所動,劉能惱怒的說道。

但是,自從張宇學會移形換影之後,劉能根本連他的影子都打不到,如何和張宇硬拼!交手才不過三招,就被一劍架在了脖子上。

「魚會死,但網可不會破。」張宇看著倒地的劉能冷聲道。「現在就讓我送你去見你的可憐兄弟劉峰吧。」

「張宇,張爺,等一下,等一下。我這有藏寶圖,還有劉家這幾天狩獵的妖晶,這些全給你,只求你放我一命,求求你,而且,我還可以告訴你我們劉家的秘聞,只要你想知道的,我都可以告訴你。」眼看著張宇真的舉劍要殺自己,嚇破了膽的劉能毫無節操的說道。

「不用了,殺了你我都能得到,呵呵,你還是上路吧,不要讓劉峰他們等急了。」

「張宇,你個王八蛋,你不得好死,我就算做鬼也不放過你的。」求生無望的劉能立刻開始大罵起來「哈哈,我等著你,我三叔一定會我為報仇的。」

」反正你是看不到那一天了。」說罷,張宇就要砍殺了劉能,突然一聲憤怒的吼聲傳來「畜生,住手!」

原來劉能的三叔劉忠此刻竟然趕了上來。

本已經絕望地劉能眼底暮然間升起一絲求生的慾望,大吼一聲「三叔救」

「噗呲」劉能的話還沒有說完,就被張宇無情的砍下了頭顱。沒有多看一眼眼中滿含不甘的劉能,張宇隨手扯過劉能隨身攜帶的包袱,趕緊疾馳了去。他知道現在的自己還不是武師的對手,現在趕緊離開才是良策。

遠遠地看著劉能的頭顱在地上滾動,劉忠頃刻間目眥盡裂。

「張宇小雜種,你跑不了的,天上地下,沒人能救的了你!等我抓到你,我會一刀一刀的把你切成肉片。」劉能看著逃跑的張宇憤怒的吼道。

張宇根本就不理會後面如瘋狗邊吠邊追的劉忠,只是一個勁的在密林中奔襲而去。

「嘩啦啦」不時會有一群群正在林中棲息的鳥兒被張宇驚飛而起。

「小雜種,等我抓到你,一定要將你扒皮抽筋,以泄我心頭只恨。」就在這時,張宇的身後又傳來劉忠的聲音。

感受著越來越接近自己的劉忠,張宇心中也是一陣焦急。畢竟打又打不過,這跑也跑不了。必須想辦法阻擋一下劉老狗的腳步,要不遲早自己會被追上的。

張宇突然方向一該,向著一處有妖獸生存的地方奔去。「只希望這些妖獸能夠阻擋住劉老狗的腳步。」張宇心中默默地想著。

「嗷嗚」剛剛激起妖獸的敵意,張宇立刻是撒腿就跑。緊隨其後的劉忠也自然而然的成為了妖獸發泄的對象。但是,畢竟張宇修為有限,也不敢去招惹真正厲害的妖獸,害怕自己反被纏住就真的回天乏力了。所以,攔路的一些妖獸多是一二級的低級妖獸,對於已經突破武師境界的劉忠起到的作用微乎其微。

「這小東西,還真是滑不留手,前些天見到他的時候還是一個一無是處的廢物,怎麼突然間變得這麼厲害?而且明明是巔峰武者的境界,能兒沒有抵擋幾下就被殺了,跑起來速度比我也就稍差而已。看來,他的身上一定有什麼秘密,等會抓到他先從他嘴裡敲出那些秘密,說不定我也能收穫一份大機緣!」緊緊追著張宇不放的劉忠暗暗的想著。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了,感受著體內靈力的劇烈消耗,不得已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