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二十章 安頓

第二十章 安頓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望著死狀慘烈的劉雲升,王鵬飛愣住了,口中喃喃道,「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

看著已經喪失鬥志的王鵬飛,張森沒有任何憐憫,殺人者,人恆殺之,手起劍落,一顆大好頭顱雙眼茫然的滾向了一旁。

「家主被殺了,為家主報仇啊!」有劉王兩家的死忠份子喊道,但是更多的卻是樹倒猢猻散,轉身就逃。

「殺,一個不留。」恢復些元氣的張宇冷冷地說道,並且提劍加入反圍剿的行列。如果今天自己沒有及時趕回來,那想必張家就是家破人亡的局面,所以對待這些人不能心軟,只有以殺止殺。

即使被所有人視為嗜血惡魔那又如何,只要能夠保護我愛的人,我甘心成魔。

「父親,你帶一部分人去王家清除王家殘餘勢力,我帶人去劉家,一個時辰之後,我們家族匯合。雷大哥,彪叔,我們走。」

此時的劉家大院中,本正在緊鑼密鼓的準備劉家人大勝歸來的慶功宴,突然一個滿身是血的劉家人衝過來,大聲喊道「家主死了,張家人殺來了,大家快跑啊!」

「劉悅,你發什麼瘋,你不是和家主去滅張家去了,怎麼就你自己回來了?」有認識劉悅的人攔住他問道。

「家主死了,被張宇殺了,快跑,快跑啊!」還沒說完,就掙脫了那個人的束縛,揚塵而去。

「什麼,張宇?那個張家廢物?你他媽的搞什麼鬼!」這人指著劉悅的身影大罵道。

「武士以上,不論男女老幼皆殺之。」就在這時,張宇已經率人趕到,毫不留情的命令道。

「殺」

尾隨而來的張家眾人立刻紅著眼殺入了沒有什麼防備的劉家大院,大聲吼著,發泄著心中的憤怒。此刻的劉家主力早就在張家的時候被殲滅,這時候根本就組織不起來什麼有效的抵抗。張宇只是默默地看著眼前殺戮的繼續,並沒有插手。

不下片刻,戰鬥已經接近了尾聲,雷鳴等人突然押著七八個劉家人走了過來,「張兄弟,這幾個是剛才投降的人,你看怎麼處理?」

張宇直了直身子,眼睛裡掠過一道寒芒,緩緩地張開嘴道「都殺了。」

「是」此時的所有人儼然將張宇當成了靈魂人物,張宇話音剛落,幾個張家人就如狼似虎的撲了上去,將他們跪成一排處決。看到張宇竟然如此冷血,這幾個被俘虜的劉家人或咒罵,或求饒,大聲嚎叫起來,但是這些張家人並沒有為之所動,手起刀落,鮮血飛濺,幾個生命就這樣逝去。

在這個世界,生命如草介,是那麼的脆弱,想要簡簡單單的活著,有時都是一種奢望。所以要想掌握自己的命運,唯有不斷地修鍊,不斷地變強。實力才是最重要的。

「少爺,這些是從劉家寶庫搬出來的東西,你看看。」就在這是,一聲問詢打斷了張宇的沉思。

隨手打開其中一個黑色箱子,只見整整齊齊的碼放著一箱的下品靈石,這樣的箱子整整有十箱,每箱一千塊,也就是一萬塊下品靈石。這些就是劉家這麼多年的積蓄。只是微微瞄了一眼,張宇就移開了視線,對於身價達到千萬的土豪來說,這些實在是提不起興趣。

其他就是一些靈藥,武技,但多是一些低品級的,對於他現在已經沒有任何作用,但是拉回家族,對於許多境界低微的人來說,還是很不錯的。粗略的查看一番之後,張宇道「登記在冊,都拉回家族。」

「是」,一車車的財貨,好像排成了長龍,向著張家開赴。

。。。。。。

此時張家的演武堂,在座的人數比之大戰發生前少了將近一半,除了極少數重傷未到外,其他的都已經戰死。一股悲涼的氣氛在著屋內蔓延開來。

「諸位,逝者已矣,生者如斯。相信那些為了家族,流盡最後一滴血的族人更願意家族能夠強大起來,而不是像現在這樣。這次多虧我兒張宇力挽狂瀾,但是他也只是家族一員而已,家族的強大還需要我們的共同努力。這次我們掃平一切障礙,成為了伊水鎮第一家族,大家更應該拿出百分百的熱情,建設家族,為家族爭光,」張森這時突然開口,打破壓抑的氣氛道。

聽了張森的話,在做的沒有人是笨蛋,都明白了其中的道理,眼中也開始閃爍出希望的光芒,如果自己足夠強大,怎麼還有人敢侵犯。現在家族經歷大劫,正是浴火重生,更進一步的時候。

張宇這是也適時的站了出來道「各位在座的長輩,我這次有了逆天奇遇,才能拯救家族於水火之中,但是,家族終究還是需要大家一起來支撐,萬一哪天我不在了,怎麼辦?所以,通過這次從劉王兩家得到的財富,我們需要加緊修鍊,迅速強大起來。這些是我得到的一些東西,都拿出來貢獻給家族。」

說著,一揮手,十幾把靈器和數千快中品靈石,一些低級丹藥,就出現在了眾人的面前。不是張宇小氣不願再拿出更多,實在怕人多嘴雜,漏了口風,這些東西還不足以讓那些真正的強者心動,如果再多的話,怕給家族招來無妄之災。

看著面前的一切,感受著靈器傳來的能量波動,張家在座的眾人都不禁呼吸急促起來。對於武者,沒有什麼比提升自己修為更具誘惑力了。

「什麼時候家族這麼富有過,看來張家真的要騰飛起來了。」眾人心裡都暗暗想到,連帶著悲傷的陰霾都一掃而空。

「這些我會交給父親,然後讓父親根據每人對於家族的貢獻把東西分發下去,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