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二十四章 衝突

第二十四章 衝突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此時,來運客棧。

「爺,裡面請,您是打尖還是住店?」店小二滿臉堆笑的向著眼前的黑衣青年問道。

這個青年郝然就是剛剛將那奇物買到手,急於查看的張宇。

「住店,不過給我找一個清凈點的地方,我不希望有人打擾。」張宇淡淡的說道。

「爺,您來的真是時候,正好小店還有一處獨院,那裡特別的清凈,絕不會有人打擾您。就是這花費可不低,您看?」店小二輕聲的詢問道。

「多少錢一天?」

「每天九十塊下品靈石,不知您意下如何?」

「先給我訂五天,剩下的賞給你了。」話音未落,張宇就隨手丟出五塊中品靈石。

覺察出張宇語氣中的不耐,店小二不敢怠慢,立刻諂笑著道「天字型大小院落一處,爺,您跟我來。」

。。。。。。

隨手關閉房門,確定院子里沒有什麼人之後,張宇從儲物戒之中拿出了引起造化玉碟異動的那塊黑色石頭。

「這玩意也沒有什麼特殊啊?」張宇仔仔細細檢查了好幾遍都沒有什麼發現,不禁有些沮喪。

「既然能夠引起造化玉碟的關注,想必一定有它的特殊之處。如果這麼容易就被人發現了,哪還輪得到我得到它!」

張宇並不死心,又是摔,又是砸,還用上了靈力,但是黑石依舊頑強的毫無變化。

「擦,這麼結實!我倒要看看是你硬氣還是我的劍鋒利!」

說著,拔出了背在背上的驚雷劍,向黑石劈去!

「咔嚓」黑石終於應聲而裂,竟然從內部掉出來一枚小巧令牌,還散發出強大的靈力波動。

「這就是引起造化玉碟異動地根源?」張宇從地上將令牌撿了起來,放在手心仔細的查看起來。

也不怪一直沒有被別人發現黑石的秘密,要知道驚雷劍可是玄器,本身就鋒利無比,張宇灌輸了靈力才將其劈開,別的人就算功力比他高,沒有玄器還是白搭。

「竟然是靈石精魄做成的!」張宇禁不住發出一聲驚呼。

不怪他這麼大驚小怪,實在是靈石精魄太難得了。一座巨型礦脈,可以產生上品靈石,但是卻不一定會產生靈石精魄。但有靈石精魄存在就一定會有巨型靈石礦的存在!

在整個蒼龍大陸上。靈石精魄都是一種傳說級的存在,每一個得到它的勢力都會小心翼翼的收藏起來,因為只有靈石精魄中的精純靈力,才能讓武者度過突破武宗時的危險期。

而現在,這麼珍貴的靈石精魄竟然被做成了一枚令牌,讓張宇感到萬分的憤怒。這簡直就是暴殄天物!

不知道聖人有云:浪費是可恥的!

雖然沒有弄明白這枚令牌的真正作用,但是張宇還是特別高興。不提這令牌的作用,單說將它摺合成靈石,起碼價值近萬上品靈石!自己一個撿漏,賺了何止萬倍!

張玉明白,這一次,歸根到底,其實還是造化玉碟的功勞,要不是它,自己豈能走這滔天大運。

「還好沒被那老叟發現,要是被他知道了,還不得腸子悔青了。」

張宇將令牌小心的收在造化玉碟中,看了看窗外的天色,發覺還早,站起身,打算再去坊市逛一逛,因為張宇回來的急切,還沒有將坊市逛夠一遍。

走在大街上的張宇,只覺得整個身體都輕飄飄的,只差唱起那首「咱們老百姓啊,今兒個真高興!」

就在這時,異變陡生。只見一伙人騎著赤龍駒急速而來,許多人都因避閃不及被撞倒在地。

但是這夥人卻沒有絲毫要減速的樣子,仍然橫衝直撞而來。

張宇初來乍到,不想招惹是非,所以只得躲避開來。

眼看著眾人都已散去,張宇隨意的一瞅,竟然發現還有一個小女孩正坐在大街中央茫然無比的望著四周,照著這夥人的前進方向,這個小女孩必然血濺當場!

也許是知道對方勢大,或者是只顧明哲保身,周圍卻並沒有人上前幫那小女孩一把。

眼看著馬蹄就要踐踏在小女孩的身上,說時遲,那時快,張宇如流星般的衝上前去,一掌拍向了那匹馬的身上。

「撲通」

由於慣性,這匹被張宇突然擋住的赤龍駒上的壯漢,一下子被甩在了地上。

「咴咴」接連幾聲赤龍駒的嘶鳴聲響起,被它的主人強行停在了原地。

「媽的,你小子是想死嗎!敢擋大爺的道!」那名被甩飛在地上的壯漢,站起身,氣急敗壞的對著張宇怒吼道。

「小妹妹,沒事吧?」張宇小聲的問著眼前的小女孩。

「多謝恩人救了小女,我給您磕頭了。」就在這時,突然一個面色稍顯蠟黃的中年婦女猛地衝到張宇面前,叩拜起來。

「您快起來,我只是舉手之勞而已,下次您可要看好自己的孩子。」張宇客氣的說道。

看到張宇根本連正眼都不看自己一下,壯漢頃刻間感覺到莫大侮辱,突然拔出刀向著張宇砍去。

感受著壯漢武師的修為,張宇並沒有有多動容,將懷中的小女孩交給了中年婦女之後,隨手一掌打在了壯漢的胸口。

「噗」

壯漢突然一口鮮血吐了出來。

這下輪到張宇納悶了,雖然知道中年壯漢不是自己的對手,可是自己那一掌也並沒有使多大的氣力,頂多將他擊退而已。

張宇沒有看到,中年壯漢低下的頭閃過一絲怨毒,突然跑回停在一旁的一匹馬前面,滿含悲憤的哭訴道「我給少爺丟臉了,請少爺責罰!」

就在這時,從馬上飄然落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