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三十五章 殘魂

第三十五章 殘魂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第三十五章殘魂

再三確認之後,張宇發現石棺之內確實空空如也。

不信邪的張宇以為還有什麼幻陣存在,特意用手摸來摸去了好幾遍,最後終於肯定,除了中間的凹槽,石棺中確實什麼也沒有!

「唉,這他么是玩我呢吧!」

見到最終是這種結果,張宇不由得地罵了一聲,費盡心機辛辛苦苦到達最終的寶藏之地,結果確連根毛都沒撈到,這和前面的大豐收想比,簡直就是兩個極端。

冷靜了一會之後,張宇也認清了事實,既然天意如此,自己又能如何?收拾了心情,張宇已經打算帶著小黑離開了,突然腦中靈光一閃,想起了些什麼。

不甘心的再次來到石棺前,仔細的審視了一番,就在眼光觸碰到那處凹槽的一霎那,張宇明白過來為什麼總有種熟悉之感了。

心神一動,從造化玉碟中取出了當日在坊市偶然獲得的那枚用靈石精魄打造而成的小巧令牌。拿在手中,仔細的端詳著。

「沒錯,這令牌的模樣不正好吻合石棺中的那處凹槽!」

張宇沒有想到事情竟然峰迴路轉,有了轉機。現在想來,這枚令牌一定就是開啟最終之地的秘密所在。

「哈哈,看來老天還是待我不薄啊。如果沒有這枚令牌,就算別人洞悉了石棺的奧妙,也是瞎子點燈白費蠟!現在就讓我看看到底有什麼驚喜在等著我吧。」

張宇將令牌小心翼翼的放置進凹槽,微微用力,只聽「咔」的一聲,竟然在石室的門口再次顯現出一扇門。

「這麼隱蔽?誰能想得到。現在還是被我捷足先登,小黑,咱們一起進去看看。」

懷著激動的心情,張宇帶著小黑進入了石門。

「咔」

張宇剛剛進入,石門就重新關閉起來,不漏一絲痕迹。

望著前方正襟危坐在前方黑色大椅上的人影,張宇心中不禁閃過一絲忐忑。環視四周,張宇發現這裡應該是一個類似書房的地方。左邊是一排排的書架,由於長時間沒有人打掃,上面已經布滿了灰塵。右邊則是一套桌椅,在桌子上還有著茶具等一些東西。

看得出,墓葬主人已經死去很久了,就連屍體都已經只剩下一副白骨套在被腐蝕的破爛不堪的衣服中。

走進幾步,張宇神色間露出幾分尊敬,微微躬身,又是三拜。

「前輩仙隕,晚輩偶然間進的此處,有打擾的地方還請您恕罪。這次受您恩惠良多,無以為報,只待我出去之日為您收斂屍身,入土為安。」

張宇恭敬的說道,好像面對一位長輩一樣。他本來就是一個恩怨分明的人,有恩必還,有仇必報。今天在墓葬主人這裡已經受益匪淺,雖然是其無意為之,但張宇內心還是滿懷感激的。

張宇上前,拂袖間將座椅上的白骨收進了儲物戒之中,然後就開始準備四處找找看有什麼寶貝沒有。

「嘿嘿,小娃娃還算不錯!」

就在這時,一聲蒼老的怪笑聲,忽然穿進了張宇的耳朵。

張宇臉色一變,豁然轉身,銳利的目光向著身後一陣審視,但是卻未曾發現半個人影。

「嘿嘿,別找了,我不出來,就算到死,你也發現不了我。」

就在張宇以為是錯覺的時候,蒼老的聲音再次突兀的傳了出來。

「行了,看在你還尊敬老人家的份上不嚇唬你了,我在這呢。」

循著聲音望去,只見原本空無一物的黑色大椅上,一點點白芒凝聚,最終幻化成一個虛幻的蒼老人影,笑呵呵的看著張宇。

「你是誰?」

見到這突然出現的身影,張宇神情凝重的問道。

「哈哈,在我的洞府中呆著,你還問我是誰。」只聽蒼老人影有些戲虐的說道。

聽到面前的老者這樣回答,張宇心中頓時一緊,拔出驚雷劍,做好了隨時戰鬥的準備。

看到張宇一副如臨大敵的模樣,蒼老人影臉上的笑意更深。

「小傢伙,不要緊張,老夫現在只是一具魂魄而已,對你可沒有什麼威脅。」

聽到老者這麼說,張宇緊繃的身體才稍有放鬆,但是眼中的戒備之色卻不減反增。畢竟一個本應該死了不知多少年的高手突然冒出來一具魂魄,除了沒有軀殼,與真人無異。就算只有魂魄,也必須小心對待。

「不知道前輩有何指教,沒有的話晚輩家裡有事,就先離開了。」張宇此時已經顧不得什麼寶藏了,還是小命要緊,只想著早點脫身離開。

「呵呵,老夫有這麼可怕?本想送你一場機緣造化,現在看來是沒辦法實現了。既然如此,你就走吧。」

聽到老者這麼說話,張宇如蒙大赦,抬起腳就準備飛速離開。

「可憐老夫的一手難得的煉丹術就這麼失傳了,可悲可悲啊!」

就在這時,張宇耳邊突然再一次響起老者的聲音,聞言,張宇的本要邁出的步子一收,停了下來。

「老人家,您是煉丹師?」張宇舔了舔嘴唇,聲音已經不自覺的帶了幾分客氣。

畢竟在蒼龍大陸,煉丹師可是如大熊貓一般的國寶級物種。在任何勢力,煉丹師都是搶手的存在。如果你是煉丹師的話,只用安安靜靜的待在家中,就會有無數的勢力向你伸出橄欖枝,待遇之豐厚,可想而知。

「沒錯,老夫自恃還是略有幾分實力的。」老者雖然聲音平靜,但其中的傲然之意還是表露無遺。

聽到老者承認自己真的是煉丹師,張宇哪還有半點輕視,想想當日在煉丹師公會的時候,韋黎一個小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