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三十八章 返城

第三十八章 返城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第三十八章回城

「小宇,現在感覺怎麼樣?」墨塵如幽靈一般突兀的出現在了張宇的身後道,實際上,他本身也和幽靈差不多了。

感受著墨塵的關切之意,張宇微微躬身道:「師傅,現在一品丹藥的煉製我已經能夠熟練掌控了。」

稍一停頓,張宇略顯尷尬的說道「但是,弟子二品丹藥煉製的成功率不到一成。」

聞言,墨塵上前一步,對著張宇就勢一個暴粟,沒好氣的說道:「你是在我面前炫耀嗎?老子當年可是花了三個月的時間才真正掌握一品丹藥,半年才接觸二品丹藥,你區區一個月多點的時間就達到我當年的程度還不滿意!」

「我告訴你,要不是你的靈魂之力異於常人,你想到今天這一步還不知道要花費多長時間呢,你就給我偷著樂吧!」

話雖嚴厲,但是張宇還是能感覺到墨塵的自豪,畢竟能夠收到一名得意門生,也是一件十分長臉面的事情。

「現在,你感覺還要多久能突破到武師中級?」墨塵再次問道。

「再有三到四天吧,相信不會讓您失望的。」張宇道。

「好,那你就全力著手突破,等你突破以後,我們就離開這裡吧,好久沒有見過外面的世界了,真有些懷念呢。」說著,露出幾分緬懷之色。

。。。。。。

三天四夜之後,張宇終於突破成功,看著張宇逐漸的穩固了境界,墨塵的老臉上也好像泛起了紅光。

「不錯,不驕不躁,心性可嘉,是個好苗子。」

「把房間內的東西都收拾一下,咱們準備離開吧,別忘了,把所有的書都給我帶上了。」

「好的,師傅。」張宇乖巧的應著,手腳麻利的將房間剩下的靈藥等物一併收了起來,看著少了許多的靈藥,張宇一陣心疼,煉丹師真是一個燒錢的職業啊!

「師傅,一切準備就緒了。」

抬頭看了看四周,墨塵聲音稍微有些低沉,畢竟這麼地方陪伴了自己無數個日夜。

「你放開識海,我會寄居在那裡,以減少我的靈魂力的損耗,現在咱們出發。」

早在幾天前,張宇師徒就已經著手準備離開了,為了幫助墨塵在外面生存,商討之後,最終決定,讓他暫時寄居到張宇識海,經過幾番實驗,發現這是最理想的地方了。

其實,想比之下,造化玉碟才是最佳的地方,但是因為造化玉碟干係重大,張宇連自己的父親都沒有告知,幾經鬥爭之後,決定暫時隱瞞,等到時機合適的時候再告訴墨塵。

踏著清晨的第一抹餘暉,張宇和小黑再一次回到了幾十天前來到的那處山谷,此時這裡早已人去樓空,沒有一個人影。憑著腦海中殘存的路線記憶,張宇開始向著落日城行去。

幾經曲折之後,花費了小半天的時間,張宇再次站在了落日城那厚實的城門前。

進的城門之後,此時的大街上,依舊一片繁華,人聲鼎沸。偶爾有城衛軍整齊的走過,鎧甲互相碰撞的整齊聲音輕響,威懾著心懷不軌的人。但是張宇明白,這些不過是城裡的統治階級,也就是四大勢力為了維護自己的利益罷了。

沿著寬闊的街道,轉了好半晌之後,張宇緩緩的停住了腳步,抬起頭看著面前莊重的建築。

「煉丹師公會。」張宇口中低聲呢喃了一句,他偏過頭,四下望了望,發現所有路過這裡的人,大都會對著牌匾投去一抹敬畏的目光,當然也會有許多人匆匆的看一眼之後,邁步進入其中,採買丹藥。

張宇來這裡,正是和墨塵商量之後的結果,打算先來考取一個一品煉丹師,畢竟有了這一重身份,還是能夠獲取不小的便利的。

稍微停頓之後,張宇便邁步走進了煉丹師公會。

「美女,請問一下在哪裡進行煉丹師品級考核?」張宇禮貌的問著面前的一位工作人員道。

看著張宇稍顯稚嫩的臉龐,雖然有些詫異,但是出於職業習慣,還是告訴了張宇位置所在。

按著指點,張宇來到了一處櫃檯前。這裡人並不多,只有寥寥數人,還都在忙碌著自己的事情。就在張宇想要張口再次詢問之時,一個身穿藍色衣裙的女子,連忙從一處櫃檯處走出,邁步到了張宇面前。

「這位公子,有什麼我能為您服務的嗎?」雖然有些驚異張宇帶著的妖獸長得奇特,但是畢竟蒼龍大陸太大了,出現一些變異品種很正常,藍衣女子仍舊含笑問道。

看著面前面容清秀,頗惹人喜愛的女子,張宇笑道:「嗯,我想打算考取一品煉丹師。」

「您是煉丹師?」顯然,女子沒有想到張宇如此年輕,竟然會是數量稀少的煉丹師,有些錯愕的問道。

「怎麼?有什麼問題?」張宇反問道。

也許是覺察到自己的失態,藍衣女子連忙道「您請跟我來。」

說罷,俏臉上顯出幾分恭敬,退後幾步,來到櫃檯前,從其中取出一本古樸的黃色書籍之後,將一隻筆遞到了張宇的手中,抬頭沖著張宇盈盈一笑道:「公子,請您登記一下您的信息。」

張宇接過筆,略一查看之後,就迅速的將信息填寫完畢之後交了上去。

「公子,您真是年少有為啊!」接過張宇遞來的書籍瀏覽之後,少女心裡輕嘆了一聲,微笑著小小的拍了一個馬屁,接著道「公子,接下來您就能進行等級考核了。」

聞言,張宇心中微松,轉身準備開始進行考核。

就在這時,一陣香風忽然從後面撲鼻而來,轉身,四目相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