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四十一章 招攬

第四十一章 招攬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張宇收拾了一下,轉身下了石台,打算和林聰離開,領取獨屬於自己的身份證明。

見到張宇準備離開,大廳之中的一眾煉丹師都對他報以和善的微笑,畢竟如此天才的人物,只要不中途隕落,總有一天會達到他們所無法企及的地步。現在交個善緣,以後說不定還真會遇到什麼事求助於他。

張宇自然明白他們所打的主意,但是自己和這些人又沒有什麼衝突,多一個朋友總好過多一個敵人,所以張宇對於熱情的眾人同樣報以恭敬的回應。

看著張宇離去的背影,大廳之中的眾人又開始三五個一團的聚在一起,神色興奮的聊了起來,而韋黎,早已被人遺忘在角落之中,沒有人願意搭理。

「以前還以為韋黎這傢伙挺聰明,沒想到竟然是一個蠢貨,得罪誰不好,偏偏得罪有著光明未來的張宇,看來以後我們要和他劃清界限才好。」

「趙兄說的不錯,這種就知道逞口舌之利的小人,離的越遠越好。」

。。。。。。

一臉陰沉的韋黎聽著其他人的指指點點,此時要死的心都有了,連帶著對在場的所有人都恨了起來。

「你們這一群鼠目寸光,就知道趨炎附勢的小人,總有一天我會讓你們發現得罪我韋黎的後果。還有張宇,我有今天都是你一手造成的,此仇不報,我誓不為人。」

此時的韋黎已經完全被仇恨遮蔽了雙眼,默默地在心底詛咒著每一個人,還把所有的罪責都推到了別人的身上。殊不知,要不是因為他的妒忌之因,也不會有今日之果。

跟著林聰出的大廳之後,張宇又來到了一處布置精美的房間中。

「張公子,這是你的煉丹師法袍,以後,你就可以穿著它來煉丹師公會了。」說著,一揮手,一名女僕雙手將一套精緻的黑色長袍用托盤盛著,端了過來。

「煉丹師公會發放的法袍,都是用一種特殊的材料——天蠶絲製成,並且製作之前,還要經過特製的藥水的浸泡,穿在身上很有彈性,也很舒服。不僅如此,它還水火不侵,衣不沾塵,可以讓你時刻保持清潔。當然了,如果是修鍊者的攻擊火焰就另當別論了。」

「這種服飾,只有考取品級的煉丹師才會擁有,其他人想要買都買不來呢。」

聽著林聰對煉丹師法袍的誇耀,張宇也不禁有著些許驚愕,畢竟他可沒能想到,僅僅只是一件衣服而已,竟然有著如此繁瑣的工藝和獨特的性能。

接過長袍,張宇細細的打量了一番,只見它整體呈黑色,但是在光線的照射下,卻又閃現出些許熒光,在胸口的位置,還綴著一顆閃閃發光的金星,十分漂亮。

張宇的手輕輕划過黑色長袍,入手微涼,但是卻感覺特別爽滑,好像新生兒的柔嫩肌膚一般,給人一種極為享受之感。

「謝謝林長老的饋贈,小子特別的喜歡。」張宇面帶笑意的躬身謝道。

「不用客氣,我不是都說了,這是每一個考核成功的人應得的。雖然這種法袍造價昂貴,但是咱們煉丹師公會還是承擔得起的。煉丹師可是一種高貴的職業,不能在衣著上拉了面子。」

「冒昧的問一句,看你的樣子,你應該不是落日城的人吧。」林聰突然話題一轉問道。

「沒錯,我只是歷練修行才到了這裡。」張宇爽快的回答道。

「你應該還沒有加入任何勢力吧,不知道張公子有沒有興趣加入煉丹師公會?」林聰語氣一緩,再次問道。

「師傅?您在嗎?」張宇見狀,趕忙在腦海中呼喚著墨塵。

「嗯,剛才的一切我都知道了,小宇你還算沒有給我丟人。反正你暫時也不離開這裡,加入煉丹師公會也是一個不錯的主意,可以考慮一下。」墨塵通過精神力,回應著張宇。

「那好,我就答應下來。」

看著張宇的沉默,林聰沒有繼續追問,默默地等待著。就在他以為要失望的時候,張宇終於開口了。

「不知道加入煉丹師公會有什麼好處沒?」張宇話剛出口,就連自己都覺得有些市儈了。

聽聞此言,林聰並沒有生氣,畢竟沒有人願意平白無故的加入一方勢力,何況是張宇這種近乎妖孽的煉丹天才呢。

「其實,煉丹師公會好處非常之多。比如,你如果想要某些靈藥就可以在公會寶庫中購買,就算寶庫沒有你也可以直接通過煉丹師公會的平台發布懸賞來獲得,這一條就省卻了你不少尋找靈藥的功夫。」

「還有你加入煉丹師公會之後,不會強制你做任何事情,不像其他的勢力那樣,整日煉丹,耽誤自己的修行。但是你如果想要獲取公會積分的話,就需要接受一些公會任務,這些積分在你購買東西,查詢文獻的時候就有大作用,畢竟煉丹師公會這麼大,維持它每日的正常運轉就要消耗一筆不菲的開銷。」

「還有你在購買任何東西的時候相對於外人來說都有優先權,並且可以享受八折優惠。每月還能定時得到一定的俸祿,雖然你可能不在意,但是蚊子再小也是肉,反正是無償贈送的。」

「最重要的是,你如果有什麼仇家的話,來煉丹師公會可以無償得到庇護,只是想要藉助煉丹師公會的手報仇,就需要付出相應的報酬了。因為煉丹師公會也有著一個個複雜的利益集團,無償庇護就已經需要付出不小的代價了。」

「我就先和你說個大概,這本書中講述的非常詳細,你感興趣的話可以仔細讀一下。」說罷,林聰從儲物戒中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