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四十八章 秘境開啟

第四十八章 秘境開啟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我大致翻閱了一下,這本書還是很有價值的,你仔細看看,對你此次之行有不小益處。」墨塵看過張宇從林聰處得來的老舊書籍後說道。

「好的師傅,這幾天功夫我的境界也不可能再度突破,所以我就主要煉製一些此次必備的丹藥,休息之餘就研究一下這本古籍,那我現在就開始了。」邊說,張宇便從儲物戒之中取出早已準備齊全的一株株靈藥。

「避毒丹,回元丹,辟穀丹……這些二三品丹藥你自己來煉製,大還丹,靈魄丹等一些四五品的丹藥就交給我吧,咱們分工合作,力求秘境開啟前完工。」林聰神情一肅,開口道。

時間就這樣一天天的過去了,張宇的準備工作也在緊鑼密鼓的進行之中。

。。。。。。

「終於完成了,還真是不容易。」張宇抹了一把額頭的汗珠,喘了一口粗氣道。

「能提前一天完工說明你現在進步很大,晉陞三品中級煉丹師已經綽綽有餘,還有一天時間就該前往隕龍秘境了,接下來的時間你不用在苦修了,養足精神備戰吧!」墨塵微微一笑道。

聽著師傅的表揚,張宇心裡也美滋滋的,將屋子收拾了一番之後,往床上一躺呼呼大睡起來。

。。。。。。

當清晨第一縷陽光透過窗戶照射進來的時候,張宇就已經醒了過來,但是他並沒有立刻起床,而是躺在床上,望著房頂發起呆來。

「時間過得真快,眨眼間離家已經將近半年時間了,也不知道父親過得怎麼樣,家族發展的如何了。算了,多想無益,等這次秘境結束,就回家看看吧。」心底默默地想著,張宇已經疊好被褥,穿好了衣衫。

出門在外的遊子,就像那漂泊的風箏,不論飛的再高再遠,最終還是要落葉歸根。

簡單的用過早餐之後,張宇如約來到了城主府的大門口。

看著絡繹不絕的人群和城主府宏偉的建築,張宇已經沒有了鄉巴佬初到大城市時的那種驚艷之感,可以說已經習以為常。

「我是張宇,勞煩您通秉一聲就說我到了。」張宇對著門口的一名守衛道。

「您就是張宇公子?果真少年英才,府里早已經吩咐過,您一到不用通報,我直接帶您進去,您請跟我來。」張宇話音剛落,一名文質彬彬,體態稍豐的中年男子連忙站了出來對著張宇道。

「您前行。」張宇見狀,沒有猶豫,手一揮作出請的姿勢。

「我是城主府的管家姜溫,張公子您的名字,現在整個落日城可謂是無人不知無人不曉,年紀輕輕就取得如此成就,今日一見,果然器宇不凡。」一邊走,中年男子做了自我介紹還順帶著誇讚了張宇一番。

「您謬讚了,這些天我是兩耳不聞窗外事,還真不知道自己已經成名人了。」張宇回應著姜溫的同時也在打量著整個城主府的布局。

一路行來,入得大門之後,是一扇屏風,轉過之後,一條青石小路蜿蜒向前延伸而去,一路上各種花木爭相鬥艷,好不漂亮。一座座房屋錯路有致的排列其中,絲毫不顯得混亂。

值得一提的是,在行進的途中,張宇還路過了一處人工湖,湖中生長的藍菱蓮正處在盛花期,一朵朵盛開的藍色小花將整個湖面都映成了藍色,加之偶爾越出湖面的錦鯉和湖中蕩漾的小舟,一番美景簡直秀色可餐。

由於有著人的交流和美景相伴,當張宇恍過神來的時候姜溫已經停止了腳步。

「張公子,就是這裡,前面的院子您進去就行了,我不方便進只能將您送到這裡,我先回去了。」姜溫腰身稍彎,恭敬的對張宇說道。

「謝謝您,有事您先忙去吧,接下來我自己就可以了。」看到姜溫離去,張宇轉身走進了庭院。雙目四望,此時庭院中早已經存在了不少人,但是大部分都是二三十左右的年紀,只有三名老者,林聰郝然在列。

抬首見進來的是張宇,林聰趕忙吆喝起來「小宇,快過來,我給你介紹幾位長輩。」

本來想安安靜靜等候開始的張宇無奈只得走到了林聰的旁邊,略一躬身道「張宇見過林大師。」

「這個是歐陽家此次帶隊者歐陽武大師,這位是丁家帶隊者丁奉先,老武,老丁,我身邊的就是張宇了。」

見到林聰這麼熱情的給自己作介紹,張宇也是躬身一個個問好,而歐陽武與丁奉先對張宇也是一陣讚揚。

「為什麼沒有見到郝家帶隊者?」張宇有些疑惑的問道。

「哼,每屆隕龍秘境的開啟,四大勢力輪流主持,這次剛好輪到郝家,他們不擺足譜,怎麼會露面。」林聰有些不滿的說道。

「等會一定是郝家老祖郝無極帶隊,他可是郝家唯一的武宗強者,要不是為了主持本屆秘境開啟,根本就不會露面。你等會可不要和郝家人起衝突,畢竟郝家人的德行,你懂得!」林聰向著張宇囑託道。

「好。」

就在這時,突然人群中傳來一陣騷動,只見郝家眾人聯袂而來,一股王八之氣隔著老遠就能感受到,恢復多日的郝劍也在其中,不僅如此,觀他氣息不難發現,他還突破到大武師中級的境界。

「恭迎老祖」

突然郝家眾人齊齊單膝跪地,高聲齊呼。

只見一道人影從天而降,張宇瞬間感到一陣心頭一緊,一股攝人心魄的氣勢壓了下來。

承受著無匹氣勢的壓迫,此刻的張宇感到自己根本就是一艘暴風雨中飄搖的小船,隨時都有傾覆的可能。體內靈力涌動,他咬緊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