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五十二章 援手

第五十二章 援手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張宇一路行來,接連採集到十一株四品靈藥和四株五品靈藥,六品靈藥就僅僅採到一株仙茅草,還是不算太過珍惜的類型,三品一下的低級靈藥則有數百株之多。

沿途發現不可力敵的妖獸族群張宇很有自知之明的繞了過去,無它,沒有任何利益,與靈智未開的妖獸拼個你死我活是在是愚蠢之舉。

「這都五天時間了,竟然還沒有碰到其他的人,真不知道是我運氣差還是隕龍秘境太大!」張宇有些無奈的說著。

再次穿過一片密林之後,張宇的視野終於開闊起來,無意間的一掃,張宇發現視線的前方竟然存在著大批的人影。由於暫時敵我不明,張宇隱藏好身形,悄悄的潛伏過去。

。。。。。。

「郝無心,碧芯龍櫻草我已經答應讓給你了,你這是什麼意思,難道是想連我一併吃下,就不怕被撐死?這次我歐陽崇山認栽了,但是你不要忘了不是因為我怕你,而是我需要顧及我歐陽家其他的人。你如果不怕魚死網破的,就出手吧。」只見一名身形挺拔,面容剛毅的自稱歐陽崇山的男子道。歐陽笑與另一名張宇未曾見過面的男人神色凝重的站在他的身邊。

」呵呵,你也不看看現在是什麼形式,你還和我硬氣!三對七,你們只有灰飛煙滅的下場,咱們倆不過伯仲之間,等我郝家的人收拾了你那兩個幫手,你還是難逃一死,還想魚死網破,做夢去吧!」只見一個長相與郝劍有著八分相似被稱為郝無心的男子緩緩地說道。

外貌相似,但是氣質卻截然不同,一張臉好像萬年不化的冰川,沒有絲毫的表情,聲音也是那麼的冰冷,讓人不寒而慄。

「郝劍,動手吧,你們先將其他的倆人解決,歐陽崇山留給我對付。」只聽郝無心充斥著殺意的聲音響起,打破了僵持的局面,郝家眾人皆在這一刻爆發出驚天殺意,目光森然的望著歐陽崇山一行人,人群迅速的將他們包圍起來,顯然是打著全滅的主意。

此次隕龍秘境開啟,四大勢力所出動的強者,皆是族內的年輕精銳,每一位都有著不弱的實力,戰力全都在普通的中級大武師之上。但是現在這種局勢,就算歐陽崇山三人氣勢稍強,但是郝家人數量上遠遠超越歐陽笑三人,更何況郝家諸人一個個氣息悠長,顯然也非泛泛之輩。

戰鬥瞬間爆發,兩方勢力剛剛碰面,未曾有過多言語,便是直接爆發起混亂的大戰,雄渾的靈力夾雜著陰冷殺意,在空氣中製造出一聲聲轟鳴聲響。

歐陽笑兩人體內靈力毫不吝嗇的揮灑著,他們知道今日凶多吉少,完全是採取著攻多守少,以命換命的方式在戰鬥。雖然懾於兩人的不要命打法郝家眾人沒有取得多大的進展,但是每次都要面對三人甚至四人的進攻,二人的身上已經被鮮血染紅,處境已經岌岌可危,落敗身隕只在片刻之間。

望著那爆發出的慘烈大戰的戰團,郝無心嘴角浮現出一抹陰冷的笑容,目光緊緊的盯著歐陽崇山,淡淡的說道:「馬上又可以有鮮活的心臟吃了,你放心,為了尊重你,我會將你的心臟好好炮製一番的。」

面對郝無心的激將,歐陽崇山雖然心中焦急萬分,但是卻沒有表露絲毫,他知道,郝無心猶如伺機而動的毒蛇正等著自己露出破綻,好狠狠的咬上一口,所以雖然關心另外二人,但是他卻不能亂了陣腳,不然就真的沒有一點希望了。

「郝無心,你打的什麼主意你我二人都心知肚明,如果現在我放棄他倆拼著重傷還是能逃走的,但是我和你這沒心沒肺的畜生不一樣,所以不可能放棄他們。我再退一步,將我的儲物戒一併留下換他二人一命如何?」歐陽崇山聲音低沉的說道。

「我還是想將你的命一塊留下!」

隨著郝無心最後一個字音落下,一股充斥著陰冷血腥的強橫氣勢,猛然自其體內暴涌而出,而在這股強大的氣勢震動之下,這片天地彷彿都受到影響,空氣彷彿被血液所充斥一般,鮮紅如血。

郝無心眼瞳之中逐漸的湧上一抹赤紅,森然目光直射向歐陽崇山:「幾年不見,今日便讓我瞧瞧你比當年長進了多少!」

感受著郝無心的強橫氣息,歐陽崇山身形一動,同樣無匹的力量奔涌而出,淡淡的說道:「最少比你這種嗜血如命的畜生強。」

「死吧!」郝無心一聲嘶吼,猙獰殘忍之色布滿臉龐,一股鮮紅的雄渾能量,自體內鋪天蓋地的暴涌而出,身形一動,根本不給人反映的時間,竟然宛如鬼魅般的出現在歐陽崇山的面前,血腥的勁風,猶如滾燙的岩漿,帶著令人心悸的力量,刁鑽而狠辣的砸向他的胸膛。

拳風所過之處,無形的空氣彷彿被撕裂,發出嗶嗶啵啵的聲音。

感受著郝無極的強悍,歐陽崇山臉色微微一變,衣衫陡然鼓盪起來,旋即帶起一股融化一切的陽剛偉力,狠狠的與郝無心的拳頭碰撞在了一起。

「嘭」

一股恐怖勁風以他倆為中心,呼嘯著,向著四周擴散開來。而歐陽崇山與郝無心同時向後退去,旋即身形閃動,再度如猛虎下山般,狠狠的撲上,糾纏在了一起,爆發出陣陣驚人勁氣與能量炸響。

由於雙方都在以命相搏,所以沒有人察覺到張宇已經窺視良久。

「歐陽崇山與郝無心兩人都是半步武尊的戰力,不可小覷,剩下的郝家諸人到還是不足為慮,眼下關鍵是到底應不應該出手!畢竟我與歐陽笑還有些交情,眼下雪中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