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五十五章 碧睛水蟒

第五十五章 碧睛水蟒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斬殺了兩人之後,張宇習慣性的檢查起此次的戰利品儲物戒。張宇發現,丁發財兩人顯然已經不是第一次干這種勾當,他倆,每個人身上都有著數枚儲物戒。

張宇將儲物戒中的東西直接倒了出來,擺放成一堆小山,挑揀著其中有價值的物品。丁發財不愧是生意人,秉著蚊子再小也是肉的道理,什麼衣物,生活用品之類的竟然都沒有扔,看的張宇是一陣汗顏。

諸如此類的東西,張宇全挑了出來,夥同兩人的屍體,一把火燒成了灰燼。就算這樣,兩人身價也高達近百萬的中品靈石。

「人無橫財不富,馬無夜草不肥。就這樣多來幾次,我也就可以全身而退了。」張宇不禁感慨道。

「小黑,你丫的也長得挺快的啊!你要是現在就能變成君級妖獸該多好,不僅可以化成人形,整個落日城咱們都可以橫著走了。」

這一路行來,張宇斬殺的妖獸幾乎都被小黑吞入腹中,它現在的實力是與日俱增,馬上就要突破成為四級妖獸了,到時候才會給張宇更大的臂助。

。。。。。。

「遭圍攻的是煉丹師公會的人,就算看在林聰長老對我的照拂面子,我也要救他們一命。」剛開始進入隕龍秘境的時候,眾人都是忙著到處尋找機緣,隨著時間的推移,越來越多的人聚在了一起,顯然截殺他人要比自己辛苦尋找要來的方便許多,所以許多人就打起了搶劫的勾當。

這不張宇正好碰到了兩名遭到三人圍攻的煉丹師公會的弟子,雖然叫不出來名字,但是張宇腦海中還是有些印象的。

比如張宇不久前遭遇到的丁發財兩人,當然前提是要有那個實力才行,否則偷雞不成蝕把米還罷了,搭上自己的小命就追悔莫及了。

「這次可能回不去了,楊兄,等會我拚命拖住他們,你找準時機逃走,禍是我闖的,自然由我來承擔。只希望日後能對我家中老小照拂一二我也就瞑目了。」劉謙語氣堅定的說道。

見到對面的郝家人攻來,彷彿立完遺囑的劉謙牙關緊咬,便欲催動體內靈力再度相迎,然而剛欲有所動作,身旁突然傳來一聲驚雷般的破風之聲,旋即一道耀眼的白芒,一閃而逝,擊中了郝家其中一人身上。

恐怖的勁力,直接將那滿臉駭然之色的郝家人洞穿而過。見到突然發生的變故,剩下的兩人面色也是變得濃濃的駭然之色,目光驚恐的望著突然出現的黑影,身形連連後退。

「二位,在下出現的還不算晚吧。」一擊擊殺一人之後,穩定身形之後,一聲清脆之音也是緩緩響起。

聽著張宇的話,郝家人的臉色變得更加陰沉。

「是你!」劉謙有些難以置信的說道,對張宇他還是有些印象的,畢竟煉丹師公會一共也就進來了二十人,張宇就佔據一個名額。但是對於張宇的認知,他更多停留在煉丹上,張宇武力也是如此強悍,顯然超出他的預料。

「嗯,等會咱們再聊,先讓我料理了剩下的倆人。」張宇點頭道。

「我們是郝家人,閣下可否放我二人一馬,來日定當重謝!」見識到張宇攻擊的強悍後,其中一個郝家人低著頭祈求道,但是身上靈力卻是悄然運轉,小心的提防著張宇的突然襲擊。

「郝家的人還是如瘋狗一般亂咬人啊!」張宇呵呵一笑,冷冷的說道。

聽到張宇這麼說,郝家之人知道今天不能善了了,那面色,也是徹底猙獰起來,腳尖向著地面一點,身形爆掠而出,便是向著張宇衝去,拳頭一握,大喝道:「想讓我死,你也別想好過!天馬流星拳!」

只見一道宛如流星的巨拳,帶著極其猛烈的聲勢,然後在咆哮中帶著一股恐怖旋風,狠狠的轟向了張宇。另一個人手中長劍一抖,幾乎在同時猶如一條毒蛇般刺向張宇要害部位。

對於郝家人這等聲勢浩大的攻擊,張宇神色並沒有起多大變化,雙手握拳,體內靈力驟然湧出,一拳轟出的同時,螺旋刺也破體而出。

「彭」

張宇的重拳,與疾馳而來的流星重重撞擊在一起,可怕的力量,在接觸的一剎那,如決堤的洪水一般傾瀉而出,只聽到一聲骨骼碎裂之聲響起,揮拳的郝家人猶如一個破布袋一樣,重重摔在了地上,渾身抽搐著。

另外一人感受到張宇的可怕,正欲轉身退卻,腳步尚未挪動,便是一聲慘叫,七竅流血而亡。

「嘶」

見到張宇眨眼見解決掉兩名在自己看來強大無比的對手之後,劉謙禁不住倒吸一口涼氣,濃濃的驚駭毫不掩飾表現在臉上。對於張宇的實力,自己已經高估了,沒想到比自己的想像還要超出一截,他能如此輕鬆的擊殺郝家人,那自己豈不是一樣猶如待宰的羔羊!

「張,張宇,你怎麼變得這麼強?」劉謙的聲音都有些不自然,結結巴巴的問道張宇。

「強嗎?他們太弱了而已。放心我不會對你們出手的,再怎麼說咱們也是一夥的不是嘛。」張宇當然知道劉謙心裡所想,寬慰他道。

聽到張宇這麼說,劉謙懸著的心才放下來,剛才只顧著慌張,把張宇和自己同屬一個勢力之事都給忘了。從儲物戒中掏出一枚丹藥服下,臉色才逐漸好轉起來。

「我叫劉謙,這是張超,多謝張兄出手相救。」劉謙感激的說道。

「舉手之勞而已,我倒是奇怪,就算打不過他們,你們倆怎麼不逃呢?」張宇有些好奇的問道。

劉謙聞言,臉上一陣苦笑道「我們先前一直往西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