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六十章 爭端開啟

第六十章 爭端開啟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哼,到時候鹿死誰手還說不定!」張宇冷哼一聲,反唇相譏道。如果不是由於郝家人多勢眾,害怕連累劉謙兩人,張宇早就悍然出手擊殺那個口出狂言的郝家人,而不是僅僅將他打成了重傷。

張宇現在達到武師巔峰,早就想要檢驗一下自己的極限在哪裡,郝無心身為半步武尊境的天才強者,如果有可能,張宇不吝出手討教一番。

「大言不慚,好好珍惜你最後剩餘的時間吧!」郝無心聲音森然的說道,身上暴戾的氣息逐漸消散,閉上雙目,不再看張宇一眼。

「能不被情緒掌握左右,倒也是個難纏的角色。」

張宇見到原本已經處於暴走狀態的郝無心竟然這麼快就平穩下來,心底不禁對他又高看了一眼。易怒易被情緒掌控的人只是莽夫,像郝無心這種自制力極強的修者才更加顯得可怕!

歐陽崇山輕輕拍了拍張宇的肩膀,道:「張兄放心,有我在,郝無心就不敢肆意出手。」

張宇明白歐陽崇山的好意,點了點頭,答道:「多謝崇山大哥今日出手相助。」

「張兄弟,這就是你的不對了,咱們兄弟之間還用得著說謝嘛?走,過去好好聊聊。」說著拉起的胳膊就向著歐陽家的聚集地而去,張宇拒絕不過,將劉謙二人一起帶了過去。

隨著時間的流逝,越來越多的人從四面八方到來,煉丹師公會這次的帶隊者紫霜寒與丁家的帶隊者丁英虛都已經到達,在宮殿門口的廣場上四大勢力之人涇渭分明的形成了四個小團體,歐陽家現有十五人,郝家十六人,煉丹師公會十五人,丁家最少僅有十四人。

「崇山大哥,你們先到了為什麼不進入宮殿,搶佔先機呢?」張宇有些好奇的問道。

「喏,你沒看見那邊躺著的丁家小子?他就是被妖獸打傷的。隕龍秘境之中可是有著三隻五級妖獸的存在,你來之後見到一頭沒有?由於秘境之中某種規則的壓制,妖獸突破五級之後,修為就會一直停留在五級初期,單打獨鬥的話,我和郝無極最起碼能將之擊敗,但想要擊殺就變得毫不可能。」

「所以,在進入之前,四大勢力就曾約定,當到達秘境中心之後,所有人首先要聯合起來擊殺那三頭五級妖獸,掃清一切障礙,讓隕龍秘境以後成為我們的天下。開始的時候,我們人手不足,只得暫避鋒芒,這才讓那些妖獸搶先進入宮殿,反正它們也出不去,到時候所得到的還是要歸我們所有。」

「現在所有人都到齊了,我就不信那些妖獸還能翻起什麼浪花!」歐陽崇山此時滿臉自信的說道。

「各位,機緣就在眼前,我相信你們沒有人甘願退卻,想要一飛衝天就靠今日了!現在,讓我們沖吧!」歐陽崇山豪情萬丈的大聲吼道,說完身形一動,帶著歐陽家諸人,向著大門爆射而去,其他人自然不甘落後,緊接著魚貫而出。

張宇見狀,也未多做停留,同樣化為一道流光,徑直投射進那古樸石門之中。

進門之後,眾人才發現一切並沒有自己想的那麼美好,怔怔的看著四周,內心遍布衝擊之感。宮殿內部顯得十分巨大,但是許多房屋卻已經倒塌,只剩下一些殘垣斷壁,地上隨處可見一個個大坑,可以想像的到,若干年以前這裡一定爆發過極為慘烈的大戰。

「怎麼會是這樣,神器,神丹都在哪裡?」人群中不禁發來一聲不甘的聲音。

「快,那邊還有殘存的大殿,有人發現了大量靈石。」

「這裡,快,這裡有靈藥!」

不甘的人群向著四周開始分散搜索,果然此起彼伏的聲音響起,都有了重大發現,所有人的熱情也開始被點燃,呼嘯著向著四周散去。

「師傅,我們現在去哪裡?」張宇看看四周,為了不浪費時間,開口向墨塵問道。

「你現在修為是最大的短板,所以我們先抓緊時間找尋丹藥與靈藥,其他的可以先放一放。我雖然不能精確定位,但是能夠隱約感覺到,藥味最濃的是那個地方!」

張宇順著墨塵所指的方向看了看,臉上也是浮現出了笑容,不再多說廢話,身形爆掠而出。

「麻煩還真不少。」張宇一掌拍飛一隻攔路的妖獸後,有些無奈的搖了搖頭,由於妖獸大批進入,密布其中,當張宇從中通過時,也是遭遇了不少的攻擊,雖然沒有遇到什麼危險,但是速度卻是被延緩不少。

對此,張宇倒是有些不勝其擾,只得盡量躲避開來。如此這般,張宇的速度明顯提升許多,大概十幾分鐘之後,終於出現在墨塵所感應的那片宮殿周圍。

此地顯然距離當年交戰的地方有些距離,建築保存的都比較完整。當張宇落地之後,那地面的灰塵也是飄蕩而起,顯然這裡,已經塵封多年,沒有人踏入了。

這裡的宮殿顯得更為古老,泛黃的大門上隱隱有著一絲絲奇異的波動。

「這種門上加持的防禦禁制因為時間的流逝已經大不如從前,你只要攻擊足夠,必能一力破之,慢慢破解反而要花費更多的時間。」墨塵的聲音再次響起,提醒張宇道。

張宇知道時間緊迫,未做任何拖延,迅速向前,體內靈力呼嘯而出,然後便是一拳狠狠的轟向大門。

「轟」

古老的大門承受張宇的全力一擊,開始劇烈的晃動起來,隨後咔嚓聲響起,便見到一道道裂紋開始密布其上,最終,大門再也承受不住,嘩啦一聲倒塌了下來。

「果然是丹室!」穿過破碎的大門之後,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