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六十二章 慘烈

第六十二章 慘烈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張宇擦了擦嘴角的鮮血,將嘴裡的一口血沫吐出,深吸了一口氣,正欲出手反擊,赤焰金角猊的攻擊已經不期而至。

只見那尖銳的利爪猛然彎曲成詭異的弧度,火紅色的靈氣在縈繞其上,閃爍出森然的寒芒,毫不留情的滑向張宇的腹部,顯然是想將其開膛破肚!

低沉喝聲突兀響起,張宇左手化拳,澎湃的靈力噴薄而出,覆蓋其上,狠狠的向著赤焰金角猊的雙眼砸去,拳頭未至,拳風呼嘯,不絕於耳的音爆之聲驟然響起。

感受到張宇的的難纏,赤焰金角猊那詭異的一抓一按,瞬間改變方向,直射張宇爆射而來的左拳。兩者相撞,猶如鋼鐵碰撞的聲音,在整個大殿之中迴響起來。

猛烈的撞擊之後之後,張宇的整隻手掌都露出其內慘白的骨節,鮮血順著指縫滴答滴答的滴落下來。面對著赤焰金角猊如此狂暴的攻擊,他雖然暫時落入下風,但卻沒有絲毫氣餒之色,因為他仍有大量手段尚未使出。

經過連續出手之後,赤焰金角猊身形也不得暫時一頓,想要一口喘息,敏銳的張宇迅速抓住這稍縱即逝戰機,悍然出手!

「長河落日,劍若驚雷,細雨飛花!」

一聲長嘯,張宇早已準備多時的驚雷劍訣中的三大劍技接踵而至,這一瞬,天地間的靈氣彷彿都被攪動,風雲色變,攜帶著無可匹敵的恐怖威勢,瞬間將赤焰金角猊的整個身軀籠罩。

「轟」

無數火紅的劍芒,在赤焰金角猊不斷變大的瞳孔中急速接近,宛如炸雷般的聲音驟然響起。

一股滿含毀滅之力的可怕勁風,猶如風暴一般,以赤焰金角猊為中心,向著四面八方席捲開來,風暴所過之處,一切建築都被擊為碎末,堅實的地面再也承受不住如此兇猛的衝擊,如破碎的冰面般,出現了一條條手臂粗細的裂縫。然後迅速波及向整個周邊地區。

「嗷嗚!」

一聲極為凄慘的吼叫響起,然後張宇便是見到那滿眼殘忍之色的赤焰金角猊從逐漸散去的灰塵之中走出,此時的它再也沒有剛出現時的那種從容之色,鱗甲破碎,脊背之上一片血肉模糊,猩紅的鮮血猶如小溪一般,嘩啦啦的直往外流。

儘管如此,那龐大的身影仍舊散發出極具威脅的氣勢,雙眼閃爍出兇殘之芒。

「不得不承認你很強,但是今天你必死無疑,天上地下都沒人能救得了你!」此刻的赤焰金角猊的心中再也沒有一絲輕視,將張宇當做了真正的對手,全身的其實彷彿更加凌厲了幾分。那猙獰的面目,與猩紅的雙眼無不顯示出其內心的瘋狂。

張宇拳頭緊握,指節間響起清脆的聲響,面對赤焰金角猊的凶威,張宇一聲冷哼,道:「死的人一定不會是我!」

下一刻,一股異樣的狂暴能量波動,也是驟然蕩漾而起,而這股狂暴能量的源頭,真是赤焰金角猊!這股能量比起它張宇先前所發出的的攻擊恐怕還要強上幾倍不止。

隨著這股能量越加狂暴,一絲絲猶如實質的赤紅色火焰,突然開始從虛無之中滲透出來,縈繞在赤焰金角猊的周身,彷彿天地間的靈氣都被點燃,天空都被染成了赤色。

感受其身上逐漸升騰起的氣勢,墨塵陡然色變。

「小宇,快點出手打斷它,如果讓它將這一擊孕育完成,你就算不死也要重傷,倒時就得任人宰割了。」

從這般異狀上,張宇早就覺察出了一股濃重的危機,一張臉龐上滿是凝重與震驚之色。受到如此重創之後,赤焰金角猊仍能發出這麼恐怖的能量,就連他都感覺到陣陣心寒,僅僅堪比初級武尊的妖獸竟然就如此可怕。

一絲絲的血氣從張宇的毛孔之中逸散而出,然後他的容顏便是肉眼可見的萎縮起來,頭髮都出現根根慘白之色洶湧的靈氣混合著血氣爆涌而出,一股刺眼的璀璨光芒攜帶著凌厲無匹的勁風,猛然砸落。

「泣血殘陽!」

張宇猛地大喝一聲,使出了那極為消耗生命力的禁招泣血殘陽。幾乎在同時識海之中之內靈魂之力翻騰,一根猶如實質的靈魂尖刺破體而出,後發先至,毫無阻擋的刺進了赤焰金角猊的巨大頭顱之中。

妖獸主修肉體,所以靈魂的防禦強度遠遠不能與肉身相提並論。承受張宇的靈魂秘技「螺旋刺」一擊之後,赤焰金角猊的神情一陣恍惚,意識都有些渙散,但是憑藉本能還是將那狂暴的一擊打出。

「轟」

赤焰金角猊承受如此洶湧的攻擊之後,巨大的力道將其整個身體完全的埋葬進如泥土之中,生死不知。

面對著赤焰金角猊打出的赤紅能量光團,張宇一腳踏出,體力靈力瘋狂涌動,盡數灌注進手中的驚雷劍之中,然後不退反進,整個人化為一把利劍,與那爆裂的火焰光團猛地一下撞擊在了一起,砰的一下將其從中間切割成兩半。

「哇」

張宇雙腳剛一落地,就忍不住再次噴出一口鮮血。此時的他衣衫襤褸,精美的黑袍千瘡百孔,再加上臉上沾染的鮮血與泥土,十足一個乞丐樣。

此刻的他不僅表面上血肉模糊,五臟六腑都彷彿移位一般,一股鑽心的疼痛傳遍全身。

「吼」

突然,一聲獸吼響起,赤焰金角猊竟然還未身死,但是腹部卻被轟出一個大窟窿,裡面的內臟都隱約可見,走起路來都顯得一瘸一拐。再次望向張宇。兇殘的雙眼中,竟然閃過一絲懼色。

「小東西,這次我大意了,等我養好傷之後必定取你性命!」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