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貼士:彈窗廣告的確很討厭,不過登錄後不會再出現彈窗,建議先登錄再閱讀.
您的位置:爬書網首頁 > 男生小說 > 玄幻奇幻小說 >蒼龍至尊 >第六十五章 奪舍

第六十五章 奪舍

小說:蒼龍至尊| 作者:駱駝祥子| 類別:玄幻奇幻

?「小宇,你終於醒了!」就在張宇神色恢復如常,睜開雙眼的那一刻,一直目不轉睛擔心張宇的墨塵一個閃身,出現在他的身邊,一張蒼老的臉龐布滿喜色。

張宇沖著墨塵笑了笑,正色道:「讓您擔心了,不過我倒是真有事情想要跟您商量一下,在我剛才修鍊地煞拳的時候……」

在聽張宇將事情的前因後果講述一遍之後,墨塵也一時拿不定主意,陷入了沉思之中。

「照你剛才所說,那個一直呼喚你的聲音的主人已經被這隕龍秘境的主人所鎮壓,現在非死即重傷,我們倒還真有一搏之力。但是怕就怕他還有什麼隱藏手段,否則就算現在的我,也不敢保證能從其手中逃脫。」墨塵沉聲道。

「師傅您的想法基本上與我不謀而合,我也是在考慮到底值不值得冒險一試!」

「不過這麼久了,我們都是只聞其聲,不見其人,想必那位神秘人物真的脫身不得,為了界心,我覺得我們還是值得拼一次,畢竟界心這種東西珍貴無比,錯過了這次,想要再次遇到就不知道猴年馬月了!」張宇有些不甘的說道。

「你說的不錯,修行本就是逆天而為,如果什麼事都等到十拿九穩之後再去做,那還修什麼道,成什麼神!接下來,我會在你的識海藏匿起來,如果真的有什麼意外發生,我也能夠出其不意,打他個措手不及。」墨塵慎重的說道。

張宇聞言,點了點頭,等到墨塵的靈魂體再次進入自己的識海之後,循著聲音,繼續前進起來。

此時通道內的煞氣已經稀薄無比,對於張宇的修鍊起到的作用已經微乎其微。經過大量冤魂煞氣的滋養,張宇已經將地煞拳修鍊圓滿,心意一動,就能在身體表面形成一層極具韌性的皮膜,真箇人散發出的氣息猶如遠古凶獸,讓人望而生畏。

如果張宇現在用地煞拳和別人交手,即使是比他境界高深的對手,面對他那混亂人神智的煞氣衝擊,實力都會被自然削弱幾分。

再次小心翼翼的前進了十分鐘左右的時間之後,張宇終於到達了通道的盡頭。

放眼望去,張宇發現此地顯然也經受過不小的衝擊,一截截碎裂的石柱凌亂的散落再地,除了中間位置一座石台完好無損外,已經再也見不到其他的物品。

但使得張宇瞳孔一縮的是石台上一道被根根古銅色能量鎖鏈鎖住的乾枯男屍,其全身血液已經流盡,就像晒乾的花草,身上的肌肉都已經皺縮在一起,那略顯扭曲的臉龐,只能模糊的看出其原本的容貌。

「救我……救我……」呼喚之聲,在這裡更為清晰的傳到張宇耳中,彷彿有著一股誘惑之意讓你下意識聽從一般。

但是張宇卻不為所動,緊緊地盯著這乾枯的身軀上,在他的感應中,那詭異鎖鏈之上不時地閃過一個個奇異的符文,然後,便是見到乾枯身軀中殘存不多的能量被吸引而出,順著鎖鏈傳遞進了石台的底部化為一股精純的能量消散在天地之中。

「救我,我可以給你重寶,給你功法,給你想要的一切!」眼見張宇依舊神色平靜,那乾枯身軀之上傳來焦急之色,再次給出更加誘人的條件。

「你是誰?」張宇略一沉吟,聲音平淡的問道。

「我名完顏烈,是這隕龍秘境的主人!」那聲音在回答此話時,語氣中偷著一股濃濃的傲意。

「你怎麼會被困鎖於此?」張宇的神色依舊不溫不火的道。

「因為敖拜那個小人的偷襲!當年他依靠的我的信任,趁我不備將我重創,並在此設下滅世大陣,想要將我徹底滅殺,但最終卻被我擊殺,而我因為傷勢嚴重也被大陣封印在此數百年的時間。」完顏烈說著,聲音之中滿是怨恨。

「你如果今天能救我脫困,我發誓在恢復之後守護你三年,並贈你重寶與地級武技如何?而且我還可以將敖拜的屍體送給你,要知道那可是將級妖獸的蛟龍屍身,雖然經過大戰的損毀和這麼多年的風化,價值已經大減,但是依舊珍貴無比。」那聲音急切中,帶著濃重的誘惑。

張宇本來心中一陣冷笑,要不是早已知道真相,還真被顛倒黑白的完顏烈給矇騙過去。本來對於那些所謂的重寶武技根本就不抱什麼希望,但是聽到將級蛟龍的屍身,心頭不禁一緊。

將級妖獸,那可是超越武宗的絕世大能,關鍵它還是龍血濃郁的蛟龍!張宇想要煉製化龍丹,其中最重要的一味藥引就是最起碼為身含龍族血脈的君級妖獸骨髓,偏偏以他的修為,家世,想要得到卻又千難萬難,眼下有這麼一個機會,實在容不得他輕易放棄。

「你恢復之後是什麼修為?」張宇心底激蕩,神色間卻沒有絲毫變化,再次問道。

「窺陰境!」

張宇一聽,心底暗嘆一聲,窺陰境,對於現在的自己簡直就是一座不可逾越的大山,與之相比,自己恐怕連螻蟻都不如。

「你這麼高的修為,都沖不破封印,我一小小的武師又能幫上什麼忙,就算真能幫你脫困,到時候你翻臉不認賬,捏死我還不是輕而易舉的事情。雖然很想要得到你的那些寶貝,但我可不能冒這麼大的險!」張宇滿臉無奈的說道。

「你只需要將石台地下暗室內的晶體移開,我就能脫困而出,你救我,我就答應認你為主!」完顏烈再次拋出一顆重磅炸彈。

「我信不過你!」張宇搖了搖頭,再次拒絕道。

「我都已經放棄尊嚴,答應認你為主了,你為何還是不肯救